我很清楚我的理想和实现途径

空想浪漫主义
2018-05-08 15:41:1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追了四季硅谷,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理想主义者在与强大竞争对手较量过程中极不容易的成长历程。

贯穿全剧,理查德最执着的一件事就是与众不同 (be different),和身边碌碌无为的工程师不同,和互利不同,和加文 贝尔森不同。在理查德看来互利早已经褪去对追求卓越的精神,堕落成为一家庞大而没有灵魂的机器。所以在最初面对Gavin Belson和Peter Gregory两种不同的投资方式时,理查德毅然拒绝了前者价值400万美元的支票,这也是他雄心抱负的开端。

房东Erlich凭借自己的资历告诉他,如果你要战胜加文 Belson这样的混蛋,你自己就必须成为这样的混蛋或者比他更混蛋。变得比你的对手更加卑鄙邪恶或许是战胜对手最有效的手段了。但理查德显然不会这么做,结果就是在互利技术盗窃,恶意收购,法律诉讼等一系列攻击面前,理查德只能被动应敌,虽然最后总能凭借主角光环绝处逢生,但比起加文这只老狐狸,他还是太过稚嫩。

这时候的理查德就像一只为躲避猛兽追杀而终日奔跑的鹿,他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就像最初他宁可得罪公司所有人也不愿抛弃最好的朋友,就像他在仲裁法庭上所陈述的如果我的公司建立在谎言之上,那么它和互利又有什么区别呢。尽管拥有

...
显示全文

追了四季硅谷,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理想主义者在与强大竞争对手较量过程中极不容易的成长历程。

贯穿全剧,理查德最执着的一件事就是与众不同 (be different),和身边碌碌无为的工程师不同,和互利不同,和加文 贝尔森不同。在理查德看来互利早已经褪去对追求卓越的精神,堕落成为一家庞大而没有灵魂的机器。所以在最初面对Gavin Belson和Peter Gregory两种不同的投资方式时,理查德毅然拒绝了前者价值400万美元的支票,这也是他雄心抱负的开端。

房东Erlich凭借自己的资历告诉他,如果你要战胜加文 Belson这样的混蛋,你自己就必须成为这样的混蛋或者比他更混蛋。变得比你的对手更加卑鄙邪恶或许是战胜对手最有效的手段了。但理查德显然不会这么做,结果就是在互利技术盗窃,恶意收购,法律诉讼等一系列攻击面前,理查德只能被动应敌,虽然最后总能凭借主角光环绝处逢生,但比起加文这只老狐狸,他还是太过稚嫩。

这时候的理查德就像一只为躲避猛兽追杀而终日奔跑的鹿,他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就像最初他宁可得罪公司所有人也不愿抛弃最好的朋友,就像他在仲裁法庭上所陈述的如果我的公司建立在谎言之上,那么它和互利又有什么区别呢。尽管拥有优质的技术产品和初具雏形的公司平台,但理查德始终不知道他的武器在哪里,所以当投资人剥夺他CEO身份时,理查德虽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乖乖当起了CTO,他更愿意相信行动派杰克才是那个可以激励员工士气,可以带领公司走出困境正面和互利较量的领袖。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事实证明这位只关心股价而不理解Pied Piper精神的管理者正在把这家孕育着理想的初创公司引向庸俗的道路。理查德开始醒悟了,我才是最理解魔笛的人,我必须亲手捍卫我的心血和梦想,这成为他领袖意识的起源。他开始学会各种斗争策略,与CEO讨价还价,背后搞小动作,利用董事会内部矛盾影响公司发展方向,到最后成功挤走这位行动派夺回了自己的公司。

在一顿眼花缭乱的瞎操作和剧情反转之后,理查德迫于内部压力又失去了公司发展的话语权。Denish开发的视频软件虽然表现出色虽然给压缩技术找到了一条商业化出路但说到底只是一款应用而已,不愿将就的理查德干脆主动让出了好不容易抢回的领导地位另起炉灶。越是宁静深暗的夜空才越看得清星辰的璀璨。孤独是成为一名合格领袖的必修课,失去了昔日同伴的支持孤身奋斗重头开始,这需要极大的勇气,但也正是在这种困境中逼出了伟大的目标——建立完全去中心化的全新的互联网。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理查德内心有了坚定坐标和明确的方向,剩下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它实现。

当一个人有了很明晰的目标之后,就容易陷入功利主义哲学的泥淖。只要能完成伟大的目标,在过程中犯一些小小的道德问题又有什么呢。只要最后成功了,过程就并不显得那么重要。理查德这位康德主义者似乎动摇了,尤其是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在绝对道德和最终目标的权衡中他不再像以前一样选择前者。他黑入普通参会者手机来增加用户数,他开除了忠心耿耿追随他劝诫他的贾里德来减轻阻碍,他不惜欺骗最好的朋友Big Head强入斯坦福网络系统。在南北战争中林肯也不得不暂时中止人身保护令,等到危机解决了我可以再变回好林肯,理查德这样宽慰自己。结局可想而知,理查德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那个自己最不想变成的混蛋,变得像加文那样众叛亲离,所幸最后被一只冰箱拯救,这可以说是他经历的最惨痛也是最深刻的教训。不得不佩服编剧脑洞,看到这里我已经被华丽的剧情反转虐的无话可说。

硅谷剧情短小但不乏精彩深刻的对白,在第二季始和第四季末分别有一段加文和理查德在一家墨西哥餐厅的交谈。第一次对话出现在Pied Piper深陷官司危机走投无路之时,加文拿出一份收购合同,用他充满魅力和说服力的话术几乎击碎了理查德最后一点勇气。“你我创造出来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今天的互利就是魔笛明天最好的发展样本。”面对加文的质疑理查德无力回击,如果没有跑车男的半路杀出Pied Piper已经成为互利庞大无情的资产之一了。

而在两人第二次碰面时,局面已经完全反转了。经历了四季的洗礼,理查德已经成长为成熟而令人生畏的对手,尽管被打成了黑眼圈,这丝毫不影响他眼神里透出的自信和底气。“我是这么想的,加文。我认为我的去中心化网络威胁到了互利的盒子模式,我认为你们基本上就是卖服务器的,而我们打算淘汰服务器。所以我觉得到最后,会是我吞并了你。”

“我很清楚我的理想和实现途径”,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最了不起的宣言和最强大的武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硅谷 第四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硅谷 第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