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伎回忆录

ocean hotel
2018-05-08 14:59: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千代和夏子在养老町长大,与大海作伴,直到爸爸妈妈为了生计把她们卖到大阪的“祗园”,“祗园”是用来培养艺伎的专业场所。夏子被送去另外一个置屋,千代被妈妈桑一眼相中留在"祗园"。千代想方设法找到夏子,她在一个个艺伎馆打听消息,在街上她也不敢放松,时刻盼望能找到夏子。有一天,夏子终于来“祗园”找她,并给她留了口信。千代溜出去,和夏子见面,夏子告诉她明天傍晚在桥上等她,夏子还说自己离开了就不可能再回来,千代也要下定决心。

第二天傍晚,从屋顶上逃跑的千代不小心滑倒,跌在地上。而夏子成功地离开了置屋,远离艺伎行业。

千代在“祗园”没成为真正的艺伎之前,做着打扫和伺候前辈的工作,成为“艺伎”的“女佣”。初桃是“祗园”的一个忌妒心强烈的前辈,她一度十分辉煌。千代进入“祗园”时,她的辉煌期已经过去了,在名气与地位上落后于和她同时代的真美羽。

初桃见到千代的美貌,深知千代长大后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千代身上有一股“海鱼味”,初桃不许她进入自己的屋子,触摸自己的任何东西。千代讨厌初桃,她和同为女佣的好朋友小南瓜相伴渡过艰苦的女佣生涯。小南瓜和千代上街玩耍,看到路旁掉落的烤章鱼,小南瓜兴奋地捡起来吃。千代被小南瓜的乐观精神感染,慢慢打开心扉,她不再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小女孩。

在街上,千代遇到自己的爱人,他给她买了一碗刨冰,用手绢把刨冰捧到千代面前,还给她许多钱,让她大吃大喝一顿。千代牢牢地记住了这个男人,他是京都一家有名的商会的会长。千代没有大吃大喝,她跑到寺里把钱扔到许愿池,把会长的手绢留下来,她许愿将来能再次见到会长。

千代长到15岁,这是一个普通的艺伎出道的年纪,小南瓜已经是初桃的专属佣人,跟着初桃出台,慢慢练习自己的见识。千代由于不受初桃的喜爱,在“祗园”一直被她压得抬不起头来。真美羽来“祗园”拜访妈妈桑,看到千代的美貌十分动心,千代不小心弄坏了真美羽的和服,真美羽没有责怪她。真美羽瞧不起初桃的盛气凌人,决定收千代为徒弟,教她怎样做一名真正的艺伎。

千代跟随真美羽学艺,千代学习如何掌握扇子舞,如何在高高的枕头上睡觉,保持头的位置丝毫不变,如何用一些身体碰触使男人臣服,如何只看一眼男人就能让他忘了自己在做什么。舞蹈和伺候男人是作为一名艺伎的基本技能。

千代在真美羽的调教下逐渐成熟,千代在真美羽的安排下,用一场舞蹈赢得了整个京都的关注,舞蹈的主题是千代,她手执雨伞穿着高高的木屐出场,她要表现一个艺伎的成名之路。一个女孩身着单薄的衣服在漫天雪花中忍受孤独,压抑自己的情绪,不可以有任何放纵的习惯或思想,她跳着,把挣扎的内心映嵌在肢体的舞动中。

真美羽给了千代一个新的名字----“小百合”,从这以后,千代那双烟雨迷蒙的蓝灰色的眼眸后面的一切统统消失了。

初桃在各个男人耳边说“小百合”的坏话,真美羽和小百合另辟道路,不在初桃的势力范围谋生。真美羽让小百合陪男爵看相扑比赛,以引起男爵的注意,初桃眼看着小百合的人气扶摇直上。

男爵深深迷恋小百合,他给小百合做了一件和服,特意请小百合来观看,小百合看到那件华美的和服,赞叹它的美丽,男爵要小百合在他面前立刻穿上它,小百合挣扎不过,她身上的衣服被男爵扯开,露出了完美的上半身。真美羽十分生气,一个高级艺伎不可以在男人面前随意裸露身体。

真美羽觉得是时候让小百合出卖初夜权,这是艺伎的必经之路,真美羽的初夜曾以一万日元的价格出售,创下了当时艺伎的最高纪录。小百合的初夜最终献给了男爵,售价一万五千日元,一夜之间成为一名红艺伎,此时的她风光无限。

“祗园”的妈妈桑让初桃把房间让给小百合,她告诉大家,小百合将成为“祗园”的继承人,初桃大怒质问妈妈桑,妈妈桑已经说好了把“祗园”交给小南瓜。妈妈桑说,小南瓜是你的傀儡,我不想将来被你扫地出门。初桃抓着妈妈桑大喊,这么多年谁给你吃和喝,都是我,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妈妈桑说,小百合注定成为一个传奇。你和幸一暗中勾搭,每天晚上他还要从窗口溜走,这只是一个普通妓女的级别,而且,你也渐渐老了。

小百合住进了初桃的房间。有一次,初桃跑到小百合的房间大闹,拿了会长留给小百合的手绢,小百合上前去抢,那是她最珍贵的东西。争抢中,翻倒的烛火引燃了整个房间,初桃又推翻了其他烛火,混乱中,小百合从初桃手里抢回了手绢。妈妈桑及时回来,“祗园”从火中救了下来。

二战爆发,“祗园”不能继续营业,会长告诉小百合逃到乡下,自己留在大阪照顾工厂,小百合没有办法只能与会长分别。在乡下,小百合和真美羽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真美羽靠着变卖首饰换取政府配给的食物,以出租房屋过日子。小百合靠洗衣服养活自己。

真美羽看到大街上经常站着一些招揽美军的妓女,她对小百合说,这些女人随便化个妆穿上和服就敢称自己是“艺伎”,小百合,重新出山吧,让她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艺伎。

小百合换上简单的和服,重新捡起了艺伎的手艺。小百合和真美羽回到大阪,陪同会长和美国上校吃饭,泡温泉,真美羽建议小百合将美国上校作为重新出山的第一个客人,小百合心里十分挣扎,但她最终决定和他渡夜。

在小百合和上校渡夜的当晚,小南瓜把会长引到小百合与上校的房间,会长看到小百合和上校交缠在一起。小百合被会长的突然闯入吓呆,她看到旁边站立的小百合明白过来,这是小南瓜的计谋。会长匆匆走了。小百合质问小南瓜为何这么做,小南瓜说,你抢走本应属于我的“祗园”,我也要破坏你最珍视的感情。

小百合陷入低谷,那一夜对会长的打击或许终结他们之间的联系,小百合在窗边发呆。妈妈桑传来口信,男爵要见小百合,小百合紧守本分,迅速装扮。

她来到男爵指定的地方等待,没想到等来的是会长。会长对小百合说,我在一个雪天给一个小女孩买过一碗刨冰。小百合,我一直以为你没有认出我来。会长说,当我知道男爵中意你时,我毫无办法,只能将自己的感情深埋。小百合与会长深情地接吻。

作为一个艺伎,只能是男人的半个妻子,但这对小百合来说已经足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艺伎回忆录的更多影评

推荐艺伎回忆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