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努斯之望

ay
2018-05-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白天和夜晚

杂错着(交织着)回忆与焦虑;

焦虑是希望的一种形式,

回忆是我们为那顽固的忘却的疏漏所取的名字。

我一生都是那有着两个面孔的雅努斯,

望着落日,也望着晨曦;

——博尔赫斯

1,第一部的主题是“正义不等于复仇”,如结尾布鲁斯所说:“蝙蝠侠只是我的化身”。蝙蝠侠是一种Mask,用来保护亲人和战友,是正义和希望的化身。

第二部的主题变成“正义不等于蝙蝠侠”,蝙蝠侠最终放弃了作为正义或希望化身、符号性的正义,而背负罪恶来践行正义,同时这种Mask已经无力保护亲人和战友。既然蝙蝠侠无法从道德上堕落,白色骑士哈维·邓特已经成为希望和正义的化身不可破灭,蝙蝠侠就只能变成黑暗骑士。而如第一部所说:“面具下的是谁不重要,其所做才最重要”。

2,“这座城市里的罪犯向来有信念,荣誉、敬意”,可是小丑信仰什么呢?小丑从未擦掉的油彩就是他的Mask,作为蝙蝠侠的对立面,小丑践行的是纯粹的暴力与激情。小丑是一切秩序的反抗者,是丛林法则的执行人,小丑的“恶”是纯粹的激情,也就不受理性的制约真正走向“绝对之恶”,无恻隐、无羞恶、无辞让、无是非,他在罪恶中迸发出无限的想象力和创意。

小丑如同蝙蝠侠的影子,或是蝙蝠侠的深渊(全片双面人的另一个隐喻:蝙蝠侠-小丑),当蝙蝠侠以克制理性为己任,寻求探知“犯罪的(理性)目的并彻底打击犯罪时”。小丑的“极恶”,“see the world burn”,让蝙蝠侠从深渊深处看到了小丑,其道德和理想也瞬间失去了重量。蝙蝠侠只能以自身的黑暗来对抗外在的黑暗,来填补正义、理想、原则、亲情被抽离的空缺。

3,对于第三部“基层动员和革命”的主题来说,小丑就像是暴力和激情的先声。世间不再有小丑,(第三部)却无处不是小丑。小丑化身为小丑精神。

4,第一部结尾时瑞秋说:“有一天当高谭不再需要蝙蝠侠,我爱的布鲁斯韦恩就会出现”,第二部仿佛这句话的图解,不仅是瑞秋的告别信/遗书中如是说,最终蝙蝠侠一念无明,瑞秋身死,而她爱的白色骑士(本应是布鲁斯·韦恩)哈维·邓特变成双面人,高谭也不再需要蝙蝠侠。

4,诺兰在《黑暗骑士》中电视新闻评论画外音的运用,似乎深刻影响了扎克·斯奈德。

5,蝙蝠侠在小丑出场时轻敌了,“One man or the entire Mob? He can wait”,蝙蝠侠调查刘氏企业的思路没有错,而理性却无法估量此时崛起的小丑的无尽暴戾。

7,蝙蝠侠相同的炫富方式:在高档餐厅,布鲁斯·韦恩第一次见哈维·邓特时说“I own the place”,而在第一部时则同European们“ I want to buy the hotel”,在JL里,本·阿弗莱克则说“I buy the bank”。

8,20min,布鲁斯·韦恩在餐厅同哈维·邓特对话:“谁任命了蝙蝠侠呢”(韦恩);“是我们,因为我们都站在一旁,放任疯子掌控这个城市”(邓特)”(此时的语义,正是类似于邓特这样的人应该掌握这个城市),说反话的布鲁斯此时善意的笑了笑。而邓特接着说“或作为英雄战死,或是苟活目睹自己变成坏人”,似乎是一语成谶,但邓特“并非逼为坏人”,其道德上的堕落是自选的,而所谓其“作为英雄战死”,是蝙蝠侠背负罪责来成全他的。如同瑞秋此时提到了“民主授权一个人来保护城邦,但凯撒再未交出权力”的隐喻,邓特就像是一个以正义为名义,被权力意志吞没的人:或设想,假如没有小丑,邓特早晚也会变成一个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主义者(邓特见戈登时,提到了其在内政部调查MCU坏警察时的经历,戈登第一次使用了“白色骑士”称谓邓特,但在此语境下似乎有讽刺意,一个类似于凯撒、拿破仑式的,最终走向反面的集权者)

邓特的悲剧在于。小丑以“绝对恶”,超越了邓特的“绝对权力”,作为权力形式、或伪装的“正义”,被小丑彻底解构。被撕下伪装的邓特(毁掉的半张脸的隐喻),立刻毫无困难的转变成自然法则的执行者,但实质,还是他自己在操控硬币,其背后依然是邓特的权力意志。

8,引渡刘,实质是邓特、戈登和蝙蝠侠合谋跨国动私刑,警察或检察系统的权力无法超越主权,但蝙蝠侠可以,此时的隐喻是,如果失手,责任谁来背呢?

9,蝙蝠侠在香港所用的“天钩”(Sky Hook),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确实被CIA使用过,中国在东北还曾经破获过使用天钩装备的特务。

10,在酒桌上布鲁斯提议给邓特办筹款晚宴,或给邓特做一个基金,但政治目的的筹款晚宴被邓特拒绝,并且邓特明确说三年内不参选,而电影没有给出邓特对布鲁斯基金的看法。但之后筹款晚宴却又办起来了(小丑打劫的这场),原因似乎同市长同邓特单独见面有关(假蝙蝠侠被吊死那场),邓特把黑帮一网打尽,在政治上有了更多资源和机会,因此思路变了。

11,从提议、对话和实际活动中,布鲁斯在全力支持哈维·邓特,支持白色骑士能够接过蝙蝠侠的角色,变成正义和希望的化身(在高档餐厅的对话),而蝙蝠侠也能退休。但似乎布鲁斯做出的是一个两难选择:蝙蝠侠退休,瑞秋才会回到他身边?(或许他这么想)。而无论为了什么,布鲁斯此刻对于蝙蝠侠角色的认同已经动摇,而瑞秋的选择却早已偏向哈维,“布鲁斯,你不能要我一直为这一天等下去”。瑞秋从始至终爱的是“真英雄”,当蝙蝠侠脱下战衣,成全那个白色骑士时,瑞秋的选择又会是谁呢?

12,小丑在杀“假蝙蝠侠”的录影带中说到:“你们希望高谭拥有秩序,蝙蝠侠必须将自己的面具摘下,站出来自首,不然每天都会有人为他死去”,小丑将蝙蝠侠的“私刑者”同高谭的秩序联系在一起,而小丑才是杀人者,之后影片的焦点围绕于小丑录像带制造的恐慌及布鲁斯所面临的压力,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稍有理性或常识地提出“抓捕或击毙小丑”来停止其杀戮的问题。对于高谭来说。有蝙蝠侠这样的义警维护秩序、邓特这样的白色骑士践行秩序(在小丑威胁前刚把黑帮一扫而空)、有戈登这样的好警察维护治安,但高谭的秩序似乎依然一吹即破。

13,在整个三部曲中,诺兰似乎都在探讨“恐慌下的庸众问题”,我称为“阿卡姆的隐喻”,第一部是集体嗑药的癫狂,第二部是小丑疯狂下的恐慌,第三部是贝恩煽动下的狂热浪潮。

这所城市,其中的疯狂者、恐慌的群众是导演反复聚焦的对象:英雄是屹立在城邦的城墙上的。一个超级英雄,其能力和责任同其保护、忠于的对象息息相关。超级英雄,首先应该是人本主义者,捍卫的不是抽象的“城市正义、和谐与稳定”,而是其中无数活生生的人。蝙蝠侠拼劲全力依然要保护捍卫这所城市里的庸众、麻木不仁者,而群众的恐慌、真实反应才更反衬英雄的责任与伟大。

以DC之后的作品为反例,BvS把画外音和新闻表达玩出了花样,但只见大都会/高谭生活的人的皮毛(在导演剪辑版里有更多镜头),蝙蝠侠在超人和佐德大战时的“渺小人类视角”则是一个亮点。JL中,尽管面对的对手是全球性的威胁,但似乎除了在俄罗斯一家人,你看到了JL到底在保护谁?他们的真实反应是什么?人类世界为何值得几方联手来拯救?或者说人类世界除了这几个英雄,还有人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暗骑士》最揭示主旨的,是瑞秋遗书的最后一句话“If you lose your faith in me,please keep your faith in people”

14,邓特似乎从头到尾都不清楚布鲁斯和瑞秋的恋人关系。如果变成双面人后,面对蝙蝠侠,哈维能知道其是布鲁斯·韦恩的身份,那种纠缠的悖论更加深刻。而小丑很早就看穿这一点(没有看穿布鲁斯·韦恩),他在警局被蝙蝠侠殴打时说:“哈维知不知道你和他的小兔兔…”

15,“Gotham needs a hero with a face”(布鲁斯),一语成谶,作为Hero的哈维·邓特拥有作为正义化身的一张“face”,而Hero的“face”却是实在的Mask,真实的哈维·邓特早已变成了“Two face”,如同罗马神里的雅努斯(Janus),开始和结束于一身的矛盾体。唯一的遗憾是电影中哈维似乎用一枚英国银币,用烧伤时钱币烧焦的一面指代黑化,而如果用一枚雅努斯的罗马古钱币其意韵更深。

16,撞见打炮梗:第一部是Alfred送被打镇定剂的瑞秋回家,搬上车时被庄园的厨工认为是“捡尸”。第二部是韦恩在小丑闯入晚宴时进入密室,撞见男女幽会

17,“Some men just wanna watch the world burn”,小丑如同尼禄,而邓特如同凯撒。

18,蝙蝠侠最初两处越界:打击黑帮犯罪到极限导致黑帮被逼同小丑合作(如Alfred所说);以“政府通讯工程”为名大范围监听高谭人;蝙蝠侠也成为不受制约也不理性的存在,开始用私刑(摔断马若尼的腿),在小丑被捕后开始虐待小丑,蝙蝠侠被小丑诱导着失控:不受制约权力的失控、不受监视的行为的失控、绝对理性之人的理性深渊。

19,蝙蝠侠的“政府通讯工程”似乎一直没有被用于监听小丑,而采用对马若尼用私刑这样的笨方法套口信。蝙蝠侠一手的技术装备,弹坑分析弹头指纹之类的,不过是炫技,没大作用。

20,在布鲁斯韦恩准备自揭身份时,哈维邓特把蝙蝠侠的身份认领下来,哈维成全了蝙蝠侠,最终蝙蝠侠成全了哈维。

21,哈维失踪后,戈登让蝙蝠侠对小丑用私刑,MCU一众人就在旁边看着。小丑对戈登说:“哈维现在对处境你也有责任”,实际上所有人都有责任。

22,邓特和戈登互不信任是全片的一条明线,从争论MCU是否可以被信任,到刘的羁押问题,先前邓特指责戈登手下仅是一帮坏警察,戈登反对。当邓特变为双面人后,戈登又回来向邓特征询“我需要知道自己的手下哪些人是可以信任的。”

23,“轻轻推一下梗”:小丑一直在说,只要“轻轻推一下”,就可以破掉黑帮、警察、哈维邓特的底线。这被化用到了JL里蝙蝠侠指导闪电侠“轻轻推一下,救一个”

24,瑞秋在哈维的晚宴上没有给出哈维求婚的答案。在蝙蝠侠和高谭市民被小丑离间,哈维自认蝙蝠侠,而布鲁斯·韦恩却无动于衷时,瑞秋指责韦恩让哈维背黑锅,在此时才明确决定嫁给哈维,并分别告知两人(给韦恩的信/被炸死前的二人通话),期间的瑞秋心理转化:瑞秋爱的永远是最英雄的人,是最纯粹的英雄,乃至能为了城市而背负罪责和骂名也要守护正义的人(此时是哈维)

但是,哈维此举也是有预谋的,首先蝙蝠侠是他认同的人,其次自认蝙蝠侠,并将其引入自己的作战计划(以自己为诱饵,让蝙蝠侠有一个动手的机会)抓捕小丑也能获得更大影响力,同时暗含以英雄举动打动瑞秋芳心的想法(上车前的吻别)。

25,从蝙蝠侠选择救哈维/瑞秋、到炸船两难、到最终戈登、双面人、蝙蝠侠玩轮盘、期间贯彻的是小丑式的两难:“后顾无忧时,谁都可以大义凛然,但当迫不得已底线突破时,谁又能选择正义?或者说正义是如何被选择的?”

26,瑞秋和哈维最后死去的地方:25052,“two fifty fifty-two”,五十对五十,哈维对瑞秋的执念,面具下的布鲁斯韦恩对瑞秋的爱,都无比公平。

27,哈维刷下楼前,枪指着戈登的儿子,落地的银币是白色正面,如果没有摔下楼,哈维或许不会伤害戈登的儿子,但下一发子弹肯定指向戈登。蝙蝠侠让哈维的行刑戛然而止,却又留下一个光明的银币正面,白色骑士陨落了,但蝙蝠侠替他留了一个光明结局(哈维本人都不这样想,他在绑架戈登一家人前根本没想跑)。

28,戈登亲手砸碎蝙蝠灯、阿尔弗莱德烧掉瑞秋给韦恩的信、卢修斯输入密码销毁全高谭范围内的监听设备,三个场景交融在一起:“sometimes the truth isnt good enough, sometimes people deserve more”

29,“Sometimes people deserve to have their faith rewarded”,蝙蝠侠动摇过但坚守了,小丑从未改变,哈维邓特彻底改变。

30,戈登在哈维的葬礼上说“高谭配不上哈维”,在蝙蝠侠逃走时,又对儿子说:“He is the hero Gotham deserves,but not the one it needs right now”

在我看来,全片无处不在构建着雅努斯/双面人的隐喻:

“我一生都是那有着两个面孔的雅努斯,

望着落日,也望着晨曦;”

我即是在破晓前最深刻黑暗中,守望光明的黑暗骑士。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蝙蝠侠:黑暗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