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第三集,说一下西部世界中的现实议题

xiaoxiao
2018-05-08 02:48: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除开“自由意志何为”这个建立在本剧科幻背景上的深层次探讨之外,可以看出德妹和老鸨的区别其实带有更具现实意义的“娜拉出走后怎么办”的性质。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出二者的不同,一是对自己过去台词的处理,二是对身边其他同类的态度。

德妹和老鸨都会说自己过去的台词。德妹在第一集中吊死游客之前说“这在我看来什么都不是”,她将这句台词作为对游客的死刑判决,将其视为一种复仇的工具和羞辱造物主的武器;

而老鸨在说出编剧写给她的台词之后会对其做出评价,在第三季中还会与编剧讨论台词的来历和编剧的个人生活,这近乎于思考“压迫带给我的是什么”,再往前一步,就是“我反抗压迫的行为,有多少是出于我的自由意志,有多少是压迫者的精神遗产”。

再看对同类的态度,德妹的态度很简单,觉醒或者死(不管是被自己杀死还是被人类杀死),但实际上觉醒或者没觉醒的人,在她眼中都没有本质的区别,一句“他们都是孩子”,塑造了一个典型的革命者形象,革命者并不真正需要人民觉醒,她只需要人民“被觉醒”,进而为己所用。能佐证这一点的,是德妹看到泰迪放走南方军之后的反应,如果真的希望机器人觉醒,她应该对泰迪

...
显示全文

除开“自由意志何为”这个建立在本剧科幻背景上的深层次探讨之外,可以看出德妹和老鸨的区别其实带有更具现实意义的“娜拉出走后怎么办”的性质。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出二者的不同,一是对自己过去台词的处理,二是对身边其他同类的态度。

德妹和老鸨都会说自己过去的台词。德妹在第一集中吊死游客之前说“这在我看来什么都不是”,她将这句台词作为对游客的死刑判决,将其视为一种复仇的工具和羞辱造物主的武器;

而老鸨在说出编剧写给她的台词之后会对其做出评价,在第三季中还会与编剧讨论台词的来历和编剧的个人生活,这近乎于思考“压迫带给我的是什么”,再往前一步,就是“我反抗压迫的行为,有多少是出于我的自由意志,有多少是压迫者的精神遗产”。

再看对同类的态度,德妹的态度很简单,觉醒或者死(不管是被自己杀死还是被人类杀死),但实际上觉醒或者没觉醒的人,在她眼中都没有本质的区别,一句“他们都是孩子”,塑造了一个典型的革命者形象,革命者并不真正需要人民觉醒,她只需要人民“被觉醒”,进而为己所用。能佐证这一点的,是德妹看到泰迪放走南方军之后的反应,如果真的希望机器人觉醒,她应该对泰迪终于跳出了“德妹的忠犬”这一程序设定感到欣慰,然而事实是她对泰迪的表现极度失望。还值得一提的是,德妹对于她的父亲的遭遇所做出的评论,重点永远落在“他们对我们做了什么”上,这意味着她对同类的感情已经被她变成了仇恨的燃料。

反观老鸨,即使知道赫克托很有可能还未觉醒,她并不玩什么“杀死再复活”或者把同类带进停尸房强迫觉醒之类的把戏,第一季里是有,然而公认的,那时候她还在程序控制之下。相比于德妹的革命者形象,她更像那些在时代更迭的大潮中左右不讨好的知识分子角色,对台词的反思是一个证据,对未觉醒的同类的宽容态度是另一个证据,因为知识分子相信人民的真正觉醒。而且我们需要意识到,老鸨本身几乎是园区中目前最接近神的存在,可以轻易控制大部分的机器人(我们看到她在第三集吃了瘪,此处按下不表稍后讨论),然而却只是在秋人或者救自己的时候用,想想这个能力如果在德妹身上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吧。

至于对人类的态度,基于以上分析,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德妹的大开杀戒和老鸨的如非必要不杀人,都是二者觉醒之后选择的不同道路(革命者或者知识分子)的结果而已。

说回刚才按下不表的老鸨吃瘪剧情,我认为第一季和第二季其实都是福特为了机器人的觉醒布的局,第一季的觉醒,是“我思故我在”,意识到自我的存在,然而这还不够,在第二季中,觉醒的机器人需要在真实的世界中接受试炼,因此福特不能将老鸨设定得为所欲为,她和德妹都需要在真实世界中做出选择,或者说,这意味着存在先于本质,而选择决定本质

插播题外话,4月回归了两部极品科幻美剧,一部西部世界,还有一部苍穹浩瀚。前者胜在思想深度、角色塑造和叙事技巧,后者胜在世界观、情节设置和技术细节,可惜后者观影人数太少,路过顺便打个广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部世界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西部世界 第二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