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8.9分

成全

LION
2018-05-07 21:52: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maudie》像是一首悠长的长诗,在加拿大荒凉而温馨的海边小镇,被轻轻地吟诵着。

自由自在长至齐腰的荒草摩挲着一只小小的蓝白色旧木屋。像在冬日捻着干燥的手指肚,溶于一体。

干瘦的女人maudle跛着脚,踩着细碎的发白的石子,安抚了一路狂躁的大狗,来到房前,扣响了命运的门。

脚步深深浅浅,这一路她走得并不容易。好在maudle从来是一个极其执着和勇敢的女人。命运给与她的,她紧紧地握在手里,命运不曾垂怜的,她也一并索求。

有些人天生就是画家。老天爷心疼这个关节炎严重的女人,赠给maudle对生活和色彩最纯粹的感知。画画贯穿了她的一生。在被兄弟赶出家门,寄居刻薄的姑妈家,在和Everett生活的每一天里,她在纸片上,墙壁,窗户和废木板上,不停,不停地涂抹颜料。她是穿上了红舞鞋的女孩子,在自己构筑的世界里,旋转旋转。柔粉的蓝,泛黄的白,她笔下饱满丰富的色彩,是北美及北欧艺术家明显纯粹质朴的风格。

有些人是爱自由的独脚鸟。穿着红裙的maudie夹着烟,站在乡村俱乐部的旋律里笑得格外好看。她属于自由,爱热闹,沉醉于混着烟和酒的五彩声色生活。她踮起脚,伸手把Everett的招聘启事紧紧攥在手里,即使Everett训斥不屑,也义无反顾提着行李箱离开了姑妈家。

有些人天生爱生活。“我只是描述自己的记忆。”加拿大海边风景如画。冬天压着墨绿松树的皑皑白雪,漆得火红的铁桥,流动的淙淙的亮亮的河,鸡棚里羽毛亮丽的肥壮大公鸡,棕毛柔亮的小马,和她善良可爱的男人。她的眼睛覆着一层滤镜,过滤掉不堪、悲伤和病痛,保留住美好的色调。让经年残旧的椅子桌子、男人和房屋,一并温馨柔软起来。

这部电影是maudie的传记,同时也是Everett的进化史。

在独自生活的前三十多年里,他暴躁不安,生活混乱不堪,白汗衫染着黑汗渍。“我需要一个女人。”爱说反话的千年直男光棍着实花了一段时间接纳maudie的闯入。他对着她咆哮,气急败坏时打她耳光,凶狠地警告maudie,在这个家里,狗的地位高于她。随着相处越来越深入,我们可以清楚看到Everett的改变。

Everett和maudie分享唯一一张温暖的床。睡意朦胧时,他开始习惯从背后搂住maudie,揉揉脑袋继续入睡。也会在深夜情动,纵身横亘于maudie身上,深情索吻。 他像一只未曾开化的原始野兽,被温柔驯化,慢慢懂得爱和理解。曾经大男子主义的雇主,在maudie执意不肯出售未完成画作时,也会帅气地退回绿钞,“这幅我们不卖。”甚至从不沾家务的他为了让maudie专心作画拿起了扫帚。“我只能扫地,其他的你还是要做!”他粗着气,一如既往凶狠。maudie嫌扬起的飞尘弄脏了未干的颜料,头也没抬关了门。窗户里露出Everett无可奈何的小眼神。对Everett来说,这已经是极大的宠溺。

如果maudie不曾遇见everett,

她也许不能忠于自己的热爱,只是一个可怜的病人。

如果everett不曾遇见maudie,

他也许会伶仃地过完这一生,只是一个孤僻的恶人。

好在他们相遇了。

彼此融合,彼此成全。秉爱之名,被全世界抛弃的两个人温暖了彼此。

这是一部人物传记电影,同时也是一部可爱的爱情片。

它向我们展示了爱情的另外一张脸。

不是俊男美女死去活来的爱,不是灰姑娘和王子传奇版的情。

只是人世间最普通最简单的一对男女,甚至受过伤,甚至不完整,却因为善良的内心和真诚相待,成全了最好的自己和对方。

相濡以沫,相互成全。

多美的感情。

我的公众号 去你的花花世界

欢迎你来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