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 荒城纪 6.8分

《荒城纪》:荒诞却不荒唐

电影调侃师
2018-05-07 19:20: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那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也是愚昧的年头,那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所有人,无一例外,在电影《荒城纪》中,都朝向天堂的光,直奔相反的方向。

徐啸力是一位地下电影走出的新锐导演,可以说,他的《荒城纪》为我提供了一种在不经意间思考人间悲喜剧的新范式。

山西的一片黄土地,李庄坐落其上,人们在窑洞中如同蜜蜂在蜂巢中聚集穿梭。蜂巢外就是大千世界吗?不是,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反乌托邦。因为绝望,所以从容。仿佛一个社会堕落到底,人们反而就更加安于现状。毕竟外面的世界对于李庄的人太遥远也太可怖了:在动荡的年代里,没有一片守得住的庄稼地。

冲突从一个荒谬而引人发笑的误会开始,层层递进,走向情理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惨烈结局。村里要建

...
显示全文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那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也是愚昧的年头,那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所有人,无一例外,在电影《荒城纪》中,都朝向天堂的光,直奔相反的方向。

徐啸力是一位地下电影走出的新锐导演,可以说,他的《荒城纪》为我提供了一种在不经意间思考人间悲喜剧的新范式。

山西的一片黄土地,李庄坐落其上,人们在窑洞中如同蜜蜂在蜂巢中聚集穿梭。蜂巢外就是大千世界吗?不是,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反乌托邦。因为绝望,所以从容。仿佛一个社会堕落到底,人们反而就更加安于现状。毕竟外面的世界对于李庄的人太遥远也太可怖了:在动荡的年代里,没有一片守得住的庄稼地。

冲突从一个荒谬而引人发笑的误会开始,层层递进,走向情理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惨烈结局。村里要建礼义廉耻堂,却被误听为李忆莲祠堂,于是李忆莲就成了利益链的最底层。

电影中被绑上火堆、活活烧死的李忆莲至死都是无声的。遁进她被强灌鸦片膏后混沌的意识,那些对情人的爱与欲、对生的向往与挣扎、女性意识的觉醒与碰撞,一切在烈火炙烤皮肤带来的剧痛中戛然而止。她的尖叫是无声的,我们甚至看不清她的口型。

她在说些什么?她是在控诉谁?

我不知道,因为有太多的对象和李忆莲的痛苦与死亡相关。

保长与族长直接决定了她的生死。庄里的两个女人亲手给她灌下鸦片膏,把她像一头祭祀给神的猪一样绑上火堆。她的儿子在她生死攸关之际开了小差。她的爱人在面临祖产被掠的首要危险时,对于她的悲惨命运并没有表露出太多关心。

复杂的人性在无尽欲求之中,被毫不留情地揭露出最令人胆战心惊的一面。毕竟,即使面临极端饥饿与贫困的局面,除了果腹,人依旧有欲有求——族长求名,保长求利,李满真求一个公道,林硭求祖传之地,李忆莲求救赎之爱。

更可怕的是,“蒙昧”完全不能作为李庄人如此泯灭人性的托词。满口仁义道德、知书达理之士——譬如被称为文化人的陶管家、去学习礼仪新规的县长——他们都是理应具有先进性的知识分子,却极为讽刺地暴露出贪婪残忍的爪牙。他们道貌岸然,向下肆意压榨,向上曲意逢迎。倡导新生活运动的三十万大洋奖金,在这里将所有人的欲望有序串连,圈照出笼罩整个社会的一片暗影。他们间接而又轻易地,以千百种手段杀死了千百个李忆莲,谋害了那些他们甚至根本不知其存在的受难者。

至于直接给李忆莲上刑的两个女人,足以让所有女性为之毛骨悚然:比起李庄的男人来,她们对李忆莲更加唾弃和痛恨。她们可以粗鄙地表露自己的情欲,却对其他女性的身体与欲望大加诛罚。她们打心底里认为“女人能进祖宗的祠堂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两个受到男权支配的受害者,就这样内化成为了剥夺其他女性自由、践踏其他女性灵魂的加害人。她们在杀死同类与同性的时刻冲锋陷阵,甚至比李庄的男人们更咬牙切齿、义愤填膺。

在这片蛮荒之地,任何情意,即使只有些许,都浸润着嘲弄的味道,最终被荒诞覆盖。错位的是非、颠倒的轻重,蝇营狗苟的狂欢越盛大,点燃的欲求之火越熊熊,就越使旁观的人感到刺骨冰凉。

李忆莲的尖叫湮没在时代的尘嚣、人性的乱舞与勘不破的欲求中。她无可控诉,只能终于无声。

是谁点燃篝火,就是谁杀死了李忆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9)

查看更多回应(19)

荒城纪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城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