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世纪前的香港,曾经出现过希区柯克式的悬疑片

阿之
2018-05-07 看过

如今大家感慨的香港电影的没落,所对比的维度,基本是基于“七九新浪潮”后出现的电影,许多内地观众熟悉的香港电影导演如许鞍华、杜琪峰、吴宇森、徐克、王家卫都崛起于新浪潮之间或之后。但事实上新浪潮是为了挽救香港电影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金时代过后,在七十年代经历了重大滑坡所诞生的。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对西方类型片所做出的精准复刻并不亚于如今的韩国电影,如今天要推荐的《红蝙蝠公寓》,便是希区柯克式的心理悬疑和黑色电影所做出的完美结合。

《红蝙蝠公寓》上演于1962年,放在当年来看,该片的阵容简直堪称豪华。导演胡小峰是当年香港影坛最活跃的导演之一,彼时刚结为伉俪的男女主角,是有“百万小生”之称的高远和“长城三公主”之一的陈思思(“长城三公主”的另外两位是夏梦和石慧),他们在片中饰演一对大婚临近时却牵涉命案的苦命鸳鸯,饰演女二号贾太太的张冰茜是香港女星关之琳的母亲,张冰茜当时的丈夫关山(即关之琳的父亲)是香港首位国际影帝,而张女士驰骋影坛时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字,叫Filmography,看看这气势,仿佛当时的华语影坛,就是这两口子的天下。

《红蝙蝠公寓》节奏明快,不似希区柯克的迂回,电影开篇便抛下人物困境与故事悬念。梁丽琴(陈思思饰)与胡明林(高远饰)即将步入婚姻殿堂,但胡明林似乎有难言之隐,想推迟结婚的日期。在未婚妻的再三盘问下,胡明林坦言,自己对婚后的经济水平不太有信心,想要搞定工作上的一笔债务之后才结婚。

未几,胡明林的老板贾先生被谋杀,而发现他尸体的,正是当日和贾先生同坐一辆白牌车(即出租车)的梁丽琴。梁丽琴下车之时,发现身边拼车的男人倒在她身上,已经一命呜呼,而送他上车的人,也不见踪影。贾先生身边的所有人,包括连胡明林在内的所有公司职员、出轨的贾太太及其奸夫都成了杀人嫌疑犯,胡明林作为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梁丽琴决定亲自出马,将真凶绳之以法,还未婚夫一个清白。

《红蝙蝠公寓》对于电影的类型化处理,是在对西方的类型片做过深入研究并彻底消化后,所做出的博采众长。对于阅片无数的广大影迷来说,并不难发现《红蝙蝠公寓》的构图,有《后窗》和《夺魂索》的痕迹。《后窗》中密集的建筑分布,被很好地移植到《红蝙蝠公寓》里身为弹丸之地的香港,同时还为女主角偷偷潜入嫌犯的寓所中,提供有效依据。

但《红蝙蝠公寓》里的偷窥构图,又比《后窗》中更加多样化。毕竟《后窗》的主人公患了腿伤,只能通过自己家中的窗户窥视他人,因此他的视角和活动支点是固定死板的,而《红蝙蝠公寓》里的女主人公梁丽琴则需要以身犯险,与罪犯斗智斗勇,因此她的活动支点更加灵活多变。这些丰富新奇的画面,也推动了双方对峙的节奏,让电影更加具有戏剧张力。

梁丽琴为了帮未婚夫胡明林洗脱杀人嫌疑而潜进嫌犯寓所,搜集其犯罪证据时,嫌犯突然回家,梁丽琴情急之下躲进了嫌犯家中的大衣柜,嫌犯却走过来打开衣柜,取出作为杀人凶器的围巾。虽然只是个简单的戏剧动作,可是却包含着好几层作用:一来梁丽琴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而性命攸关,二来嫌犯如果销毁证据则会加剧破案难度,更重要的是,明明亲眼目睹嫌犯销毁证据,梁丽琴却无法捕捉铁证将之绳之以法。在这场戏中,导演巧妙地利用了衣柜的镜子增加悬疑力度——嫌犯打开衣柜时,尽管没发现躲在衣柜里的梁丽琴,可是却忘了把衣柜门关好,以此梁丽琴可以透过半掩着的衣柜门上的镜子,目睹嫌犯销毁证据的全过程。这个透过镜子窥视对方的动作,后来又被梁丽琴透过随身携带的化妆镜看到嫌犯在她酒里下药中用过一次。

除了构图颇有希区柯克遗风之外,这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塑造上,也很有旧时黑色电影的风范。主人公和执法人员进行着抽丝剥茧的侦破,罪犯则在欲望的驱使下犯下罪行,并在事后瞒天过海、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并对主人公产生威胁。这两股力量,在片中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对抗,让戏剧矛盾时时发生着变化,紧紧地抓住观众注意力。贾太太的人物塑造,乍看之下是黑色电影里蛇蝎美人(FEMME FATALE)的典型设定,然而电影的后半部分,编剧大笔一挥让贾太太死于非命,又让剧情再次反转,真相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真相。

对类型片格式的透彻钻研、对细节精益求精的追求、对人物和情节的颠覆,都体现了半个多世纪前的香港电影人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并且当时相较于内地更加宽松自由的土壤,孕育出一批大胆前卫的作品。如今的电影人创作素养的缺失,很大程度是因为便捷的媒介滋养了他们的懒惰。半个多世纪前香港影坛的盛世,也算是时势造英雄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蝙蝠公寓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蝙蝠公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