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夜姬物语》里的自然与传统之美

梧桐山
2018-05-07 14:46: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辉夜姬物语》的画面极美,日本传统的细瘦工笔勾画,水彩、点彩填满晕染,画风淡雅细腻,古朴灵动,宛像是为我们织了一个梦,一个理想山野田园生活的梦,这个梦从陶渊明的桃花源中走来,孟浩然渭川田家走来,从王维的辋川走来,从我们千百年的农耕血脉中走来。古老的风物、自然的景象和天真烂漫的孩童时光交叠在一起,美得让心都要疼痛起来。 影片中有很多传统的手工业,竹篾编织,伐竹取蔑,用篾片或篾条巧妙穿错交织构架,编织出各种生活用具;木碗制作,伐下大树,在大树干上凿出碗胚,双脚夹住碗胚,双手持斧凿出内凹的空间,再进行细致的打磨抛光。还有编织苇席,纺织、摘青梅泡青梅酒,春日出城赏樱花,这些古老技艺民俗与中国相似,看到的时候产生一种共鸣,同时又不免叹息于这些美好事物的日渐式微。 片中的山间自然可谓美丽至极:爬上山岗,穿越树林,淌过小溪,龙胆野菊肆意盛开,蜜蜂蝴蝶盘旋舞蹈,山路转角处闪过小鹿的身影。春天的时候有百花开,红梅最早在枝头吐露芬芳,玉兰敞开怀抱,点缀出一树的白,紫杜鹃也在山间铺开明媚的粉,山茶的颜色娇艳饱满得要流淌下来,一束一束的紫藤萝瀑布一般肆意垂落,盛满春日的阳光……采山葡萄,采野蘑菇,抓

...
显示全文

《辉夜姬物语》的画面极美,日本传统的细瘦工笔勾画,水彩、点彩填满晕染,画风淡雅细腻,古朴灵动,宛像是为我们织了一个梦,一个理想山野田园生活的梦,这个梦从陶渊明的桃花源中走来,孟浩然渭川田家走来,从王维的辋川走来,从我们千百年的农耕血脉中走来。古老的风物、自然的景象和天真烂漫的孩童时光交叠在一起,美得让心都要疼痛起来。 影片中有很多传统的手工业,竹篾编织,伐竹取蔑,用篾片或篾条巧妙穿错交织构架,编织出各种生活用具;木碗制作,伐下大树,在大树干上凿出碗胚,双脚夹住碗胚,双手持斧凿出内凹的空间,再进行细致的打磨抛光。还有编织苇席,纺织、摘青梅泡青梅酒,春日出城赏樱花,这些古老技艺民俗与中国相似,看到的时候产生一种共鸣,同时又不免叹息于这些美好事物的日渐式微。 片中的山间自然可谓美丽至极:爬上山岗,穿越树林,淌过小溪,龙胆野菊肆意盛开,蜜蜂蝴蝶盘旋舞蹈,山路转角处闪过小鹿的身影。春天的时候有百花开,红梅最早在枝头吐露芬芳,玉兰敞开怀抱,点缀出一树的白,紫杜鹃也在山间铺开明媚的粉,山茶的颜色娇艳饱满得要流淌下来,一束一束的紫藤萝瀑布一般肆意垂落,盛满春日的阳光……采山葡萄,采野蘑菇,抓雉鸡煮火锅,小孩子在大夏天偷地里的甜瓜,坐在舍丸肩上的辉夜姬抬手就可以够着甜美的毛樱桃,秋天的时候用木棒砸豆萁,豆子在阳光中炸裂出来。……山林田野无尽丰饶,赐予无穷无尽的宝物与喜悦。下雨天时候,在家门口奔跑欢笑,双脚融进泥土、青草、雨水,在雨里与万物共生。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这些画面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古老童话。 人是需要与自然亲近的,就像庆山所说:“一个孩子拥有在乡村度过的童年,是幸会的际遇。无拘无束生活在天地之中,如同蓬勃生长的野草,生命力格外旺盛。高山,田野,天地之间的这份坦然自若,与人世的动荡变更没有关联。一个人对土地和大自然怀有的感情,使他与世间保持微小而超脱的距离。会与别人不同。”自然静默无言,人居其中所求甚少,也会对世间的种种物欲保持一个更超脱的状态。在草野山林中浸染,心中会存有某种敬畏,把草木鱼虫鸟兽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由爱和尊重而自然生出的保护。日常的生活也会有更多的意味,周遭植物对于你而言,不再是模糊一片的背景,而是每一种都不同,拥有自己的形态、气味、名字,有自己的生长荣枯,和徐徐的风、绽放的树芽以及变换的流水息息相通,透过它们去感受天地大美。 “把树木都伐光的话,整座山就死了,但是如果让山残留着生命力,山会复活的,经过十年小树长大,就能再回来工作了。”如同孟子所言,“斧斤以时入山林”,这是现代社会所欠缺的一种节制与尊重、一份传统农耕社会对于土地山林存有的纯正的信仰和敬畏之心。「万物会历尽灿然绽放、成熟结果和黯然凋谢。人的一生,也会经历出生、成长和死亡。然而,大自然的风风雨雨却万世不息,宛如水车千回百转,周而复始,万千生命亦会依次轮回。」万物轮回,浮生如寄,又何必执着和贪求过多,爱与包容才能心安,方得长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辉夜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辉夜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