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湮灭》:就算毁灭,我不会回家。

慢慢11号
2018-05-07 12:14:20

《湮灭》这部电影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可能完全因为《三体》,“打败三体获得星云奖”似乎是这部电影唯一的宣传语,然后就是模糊的“烧脑”二字。不论是怎样的噱头,能够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新的领域,算是幸事。作为一个读者,观影者,在浩瀚的信息世界中,“星云奖”和“雨果奖”这两大坐标都是值得花费时间的。更何况,杰夫·范德米尔的《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代表的是克苏鲁神话和新怪谭。

关于这两个标签,网上有很多解释,关键词就是渲染“未知恐惧”。杰夫·范德米尔是新怪谭的代表,新怪谭相对于克苏鲁神话的特殊就在于以真实世界为起点。要深入了解需要庞大的阅读量,但单为了了解《湮灭》,至少需要知道这两个关键词。

电影《湮灭》的导演亚力克斯·加兰在采访时表示,他只看过一遍这本小说就抛开它自己创作了,而且他也没有看过其他两部,所以说导演相当于自己重写了这个故事,这一点也是很多原著粉不屑的地方。但是否忠于原著并不是评判一部科幻电影好坏的标准,但既然导演做了再创造,我们比较一下各自的优劣。

新怪谭属于神秘主义,所谓渲染“未知恐惧”就是说对于小说中描写的怪物怪现象最终不会做出解答,我们

...
显示全文

《湮灭》这部电影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可能完全因为《三体》,“打败三体获得星云奖”似乎是这部电影唯一的宣传语,然后就是模糊的“烧脑”二字。不论是怎样的噱头,能够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新的领域,算是幸事。作为一个读者,观影者,在浩瀚的信息世界中,“星云奖”和“雨果奖”这两大坐标都是值得花费时间的。更何况,杰夫·范德米尔的《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代表的是克苏鲁神话和新怪谭。

关于这两个标签,网上有很多解释,关键词就是渲染“未知恐惧”。杰夫·范德米尔是新怪谭的代表,新怪谭相对于克苏鲁神话的特殊就在于以真实世界为起点。要深入了解需要庞大的阅读量,但单为了了解《湮灭》,至少需要知道这两个关键词。

电影《湮灭》的导演亚力克斯·加兰在采访时表示,他只看过一遍这本小说就抛开它自己创作了,而且他也没有看过其他两部,所以说导演相当于自己重写了这个故事,这一点也是很多原著粉不屑的地方。但是否忠于原著并不是评判一部科幻电影好坏的标准,但既然导演做了再创造,我们比较一下各自的优劣。

新怪谭属于神秘主义,所谓渲染“未知恐惧”就是说对于小说中描写的怪物怪现象最终不会做出解答,我们和小说的主人公一样,身临其境体会了这种恐惧,有了很多想法,但始终没有探明这是什么,虽然经过这一切我们或许已经不是我们。基于此,《遗落的南境》真的写得十分精彩,不存在的对象物,复杂的意向,抽象的精神,都仿佛触手可及。

第一部《湮灭》:南境局派遣由心理学家、生物学家、勘测学家、人类学家、语言学家五名女性组成的第十二支勘探队进入X区域勘测,语言学家在进入时就已经退出,最后只剩生物学家在深度接触过爬行者之后,走出地下塔,继续前行,其余三人均消失于环境中。

第二部《当权者》讲述生物学家的副本回到了南境局,被控制起来接受调查。心理学家是南境局的前局长,由于她没有回来,一名出生于间谍家庭的外号叫“总管”的男人接管了南境局,南境局与生物学家的副本都跟X区域一样神秘莫测。最终X区域扩散了,包裹了南境局。虽然总管幸免于难,但最终在寻找生物学家副本的过程中与她一起从海边的一个入口进入了X区域。

第三部《接纳》是以第一个被X区域改变的人——灯塔管理员,也就是爬行者的故事,以及生物学家副本找到生物学家本人——已经变成巨大的海怪,从而找寻自我的故事,两条线索交叉并行,两个时空叙事逐渐勾画出X区域及事件的全貌。

这只是大线条上的情节,知道这些并不能丝毫领略小说的精髓,因为重点全部都在过程之中。但要进行比较必须要抓住以下几个点:

X区域,小说中是三十年前一个外星生物解体后的碎片,落到灯塔的镜片组里,无意间被激活进入了灯塔管理员的身体里,改造了他以及周遭的环境,形成了X区域。由于碎片脱离了母体,因此它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只是按照既定的设定完成它的功能。区域内的时间流逝比外界要快,而且边界在不断扩张。

生物学家,一个生活在不太和谐家庭的小孩,从小就关注于自家院子后面的小池塘,对其他人事不太关心,只有在观察自然环境中能保持自我完整性。

灯塔管理员,这是一个想要避世独居的男人,只有一个同性恋男友和一个经常在海边玩的小女孩两个朋友。他非常珍视这两个人,不想要被忘记。

心理学家,就是那个在海边玩的小女孩,为了搞清楚自己小时候玩耍的地方为什么变成了X区域,成为心理学家并进入南境局,曾经擅自私入X区域,后与第十二期勘测队进入X区域,留在其中。

再来看一下电影《湮灭》的情节,莉娜的丈夫是南境局第十一期勘测队成员,突然出现在家里然后重病,莉娜为了搞清楚这一切加入第十二期勘测队,五个女人组成。最后两个被熊吃了,一个变成了树人,另一个在灯塔下的洞里完成了湮灭过程,剩下女主角莉娜被复制出了一个自己,她用炸药炸毁了复制人和灯塔逃出来,回到南境局,丈夫也突然好了。

X区域,电影中或许叫“闪光”,是由外星生物造成的,一层彩色的膜,通过这个膜的“折射”,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复制融合,包括细胞和基因。

生物学家,有名字,叫莉娜,与丈夫关系不好是因为自己出轨,有过当兵的经历。

心理学家,整个勘测队的首领,知道的比其他队员多,绝症患者。

没有灯塔管理员

既然导演自称抛开了小说,那可以说是两个独立的文本,但是我认为即使独立来看,电影依然差距很大。

首先从X区域来看,电影引入膜的折射原理来展现这一区域,可以算是电影最大的创举,从视觉上来看包裹在一层彩色的光膜之中,折射之后产生了具象可以展现出来的发出人声的熊,长着鲨鱼牙齿的鳄鱼,角上开着花的鹿,长成人形的植物,会动的内脏,这些都是电影为了将意象具体化做的努力,甚至让人感觉导演在看书时正是想到了这些形象才有了拍电影的冲动。但是,这依然不能解释出X区域的目的性,也就是说看完了电影你依然不知道这膜来自于哪里要干什么。

小说中没有写外星生物的碎片究竟是怎么改造环境和人的,只是会写到这里的环境似乎经历过沧海桑田,腐化过程非常快,暗示X区域的时间比外界快,另一点是她们遇到的动物眼神有熟悉的感觉,或觉得盯着你,暗示物种的改变。小说突出的是X区域里变化的无目的性,这块碎片脱离了母体,所以它自身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性,但是它有能触发变异的功能,所以一切就发生了。勘探队、南境局、科学降神会,这么多年来就是希望能搞清楚这些,但直至变成了它的一部分仍没有搞清楚。

如此相比,电影虽然做了一定解释,但对于结果而言是一样的,因为导演也还是保持了神秘主义的调子,折射的概念并没有将其拖入技术型硬科幻的领域,结果同样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主要人物来看,电影没有灯塔管理员可以理解,因为小说第一部中只是最后提了一下灯塔管理员的脸。而没有灯塔管理员,心理学家的身份也就没有了根源,因此电影中心理学家的动机就非常模糊,她似乎是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进入X区域的,也明显比其他队员知道得更多,而且她率先进入了灯塔里的洞,完成了湮灭的过程,或者说主动融合,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在人设上,导演只是告诉我们她得了绝症,也许可以猜测她想通过这种办法将生命延续。

生物学家是最重要的人物,电影中她有名字叫莉娜,小说中没有名字。名字暂且不说,人物前史的改编个人认为是最糟糕的改动,将原有主人公的精髓改没了。

在电影中,五个女人都是有名字和前史的,她们的共同特点是带有自我毁灭倾向,所以最终她们都选择融入X区域,只有莉娜最后似乎转变了,努力活下来回到丈夫身边。按照电影的逻辑,人物是在探寻,表面是探寻环境的真相,内在是探寻自我,从女主角的行动而言,她战胜了自我毁灭的倾向,走向了新生。

小说中有很大的篇幅讲生物学家的前史,讲她小时候专注于家里的小池塘,认识池塘里的每一个生物,工作时沉醉于岩石湾的潮水坑,结婚后会在深夜逃出去观察荒地,只有这些能让她活着,“维持我的支柱是生态系统与生物栖息地,而每当忽然意识到生灵之间的互相关联,我就会兴奋异常。对我来说,观察的意义总是大于互动。”这是比她的父母,她的丈夫更为重要的东西,她认为丈夫想要深入了解她是一种拘束,“我对城市中的一切毫无兴趣”。所以,对于她而言,X区域就和小池塘、潮水坑、荒地一样,是一个观测对象,是一个可以让其保持自我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她不容易在X区域被同化,被侵袭的原因,即使最早吸入孢子也始终保持着清醒。最后,她知道了X区域的运作规律,但她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如今我明白了,我是可以被说服的。有信仰或者迷信的人,相信天使和魔鬼的人,他们也许与我看法不同。几乎所有人都与我看法不同。但我不是那些人。我只是生物学家,我不需要更深刻的意义。”她选择了在被同化之前继续探索,书的最后一句话“我不会回家”。

结合起来看,小说中生物学家和X区域的设定是相辅相成的,生物学家来到未知的X区域,即将变成这个环境和规则下的生物,这正如外星碎片来到地球,在地球环境和规则下变成另一种生物,这确实无所谓好坏,只是生物生存特性与环境适用性的结果而已,生物学家领略到了这一层,所以才放弃抵抗被“说服”,“它在我们的生态系统中创建出一个新世界,其运作方式与目标绝对与众不同——通过强大的复制行为,转变成遭遇到的其他物种,并将自己以各种方式隐藏起来,却不失其最根本的特异性质。”茫茫宇宙,我们只是一个微小空间和时间上的物种,我们怎么知道沧海桑田之外的一切都是以何种方式发生发展毁灭的呢?就像蚂蚁在一块小小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突然有一天人类在这片土地上滴了几滴化学药品,由此环境改变,蚂蚁以其微小的一生又如何能知晓这背后的一切。人类也一样,未知大神的一举一动我们可能根本无法想象。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小说不论是在世界观、外星文明、生命科学等层面上都是很有开创性的,所以获得星云奖当之无愧。

相比之下,电影在这个层面上的表现力就非常薄弱,自我毁灭到新生这个设定,让X区域完全沦为了一个背景,一个促成因素,而丧失了其本身作为主角的精神。所以电影还是一个人类的世界观,最多扩展成人类自身也是在自我毁灭,比如环境的污染等,所以也许我们自身在孕育一种进化,即使这样也没有小说的构架好。人类视角也体现在人物有名字这一点上,因为名字是小说中刻意去掉的,名字在三部作品中有特别的意义,几乎是与个体的记忆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外化于生物体表特征的一点。

接着这个意思再讲一点,小说后两部中,生物学家的副本——幽灵鸟,回到了外面的世界,在南境局接受询问调查,后来X区域夸张南境局沦陷,她从岩石湾的入口再次进入X区域,她一直在寻找生物学家的过去,想要了解她,了解自己,最终找到了变成大海怪的生物学家,由此又踏上了寻找外部世界的路。如果说生物学家代表的是人类,那么幽灵鸟代表的是X区域,她进化到了另一个层次,开始寻找自我,探索新的环境。这个延伸也是很漂亮的,虽然依旧散发幽暗的恐怖气息,但整体并不绝望,正如第一部《湮灭》的最后一句话:“我不会回家”,带着一种大无畏的探索精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