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伪装者 8.3分

被嫌弃的汪曼春的一生

何哈哈
2018-05-07 08:40: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只要是女人,无论是谁,都憧憬童话中那可爱的白雪公主啊灰姑娘啊。

可是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未来憧憬成为白天鹅的,醒来却发现变成了黑压压的乌鸦。

十六岁的汪曼春也曾是那样的纯洁美好,她也想过要成为一个拥有幸福未来的公主。

只是后来呀,她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么就变成了人人嫌弃的乌鸦呢?

她在心口不一的明楼怀里回忆着过往,她说:“还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因为我是汪家的人,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好像做贼似的恋爱。后来,她知道了,表面上不动声色,我以为她对家族间曾经的往事已释怀,而包容我。结果怎样?你被她打了个半死!还记得我在你家楼下哭了整整一夜,我才十六岁,也是这样的大雨天气,我浑身湿透了,嗓子哭哑了,她都没有动过恻隐之心!”

只是此时的明楼早已做出了选择,他的脑海里不再有“爱她”或“不爱她”的挣扎,只剩下“可用”或“可弃”,他们两的关系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
显示全文

只要是女人,无论是谁,都憧憬童话中那可爱的白雪公主啊灰姑娘啊。

可是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未来憧憬成为白天鹅的,醒来却发现变成了黑压压的乌鸦。

十六岁的汪曼春也曾是那样的纯洁美好,她也想过要成为一个拥有幸福未来的公主。

只是后来呀,她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么就变成了人人嫌弃的乌鸦呢?

她在心口不一的明楼怀里回忆着过往,她说:“还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因为我是汪家的人,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好像做贼似的恋爱。后来,她知道了,表面上不动声色,我以为她对家族间曾经的往事已释怀,而包容我。结果怎样?你被她打了个半死!还记得我在你家楼下哭了整整一夜,我才十六岁,也是这样的大雨天气,我浑身湿透了,嗓子哭哑了,她都没有动过恻隐之心!”

只是此时的明楼早已做出了选择,他的脑海里不再有“爱她”或“不爱她”的挣扎,只剩下“可用”或“可弃”,他们两的关系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汪曼春哭着说:“我在她眼里就是一个仇人的劣种,一个下贱的女孩子。”

只是从前明楼看见汪曼春的泪,他会揪着心地难过。

但现在他看见汪曼春的泪,他已经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我知道其实明镜并非因家族仇恨怪罪汪曼春,而是因为痛恨她的家人汪芙蕖是一个汉奸。

我知道其实明楼并不是对汪曼春无情无爱,而是因为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女孩。

只是他们都不曾给过她一个机会,似乎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是个疯子,是个杀人的刽子手。

汪芙蕖是汉奸,可那时的她并不是。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一个专属的信仰,无论是忠于什么,钱、权、义,都是一种信仰。

如果那时他们给了汪曼春一个机会,她的信仰断断不是为了日本人卖命。

汪曼春挟持明镜时她说:“你让我收手?呵,你当年一声不吭不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上海,我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天地,你又让我离开?是你一手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你现在又来否定我,我怎么相信你?”

其实汪曼春并不愿效忠于日本人,只是曾经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明楼,那时他是她的师哥、她的恋人、她的信仰、是她的光,是她往前走的方向,可是她的光却毫无征兆地就消失了,她怎么能不迷失?

那个说好了要跟她在一起的男人,甚至没有跟她说一声告别,也没说他们还有未来吗,这样到底算什么?

的确无论什么挫折变故等的借口都不能成为一个人作恶的理由,只是也没有谁愿意给过她机会。

等到他回来了,他也没有说他是在哪一个世界的人。

他装作为了新政府卖命,所以她以为终于这一次他和她能在一个世界,那么他们就能相爱了。

明楼曾经对她说过:“活在今天这样一个乱世里,谁没受过伤害、谁心里没几处伤疤呀。只是在我的心上,就算是千疮百孔,我也不让别人看见。我以为你懂我,谁知道你也不理解。”

是呀,每个人都是千疮百孔,她汪曼春也是啊,为什么他没有想尝试去了解她呢?

汪曼春和于曼丽一样,其实她们都没有所谓的效忠对象,谁给过她们希望,她们便为了谁做事。

王天风救下了于曼丽,于曼丽遇见了明台,于是他们要她做的事,她便不问所以然就去做,换了其他人她也会如此。

汪曼春在失去明楼后,日本人给了她认可,给了她权,她便为他们做事,如果那时是其他人给了她认可,她也会这样。

明楼也没问过,汪曼春是否愿意为了他远离那个黑暗的世界。

他只是隐瞒着自己的身份,她什么都不知道还傻乎乎地说:“呆不下去岂不是更好?

我们俩都被提出去了,索性就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一起去过逍遥的日子,好不好?”

就算危险来临之际,他说:“在这种战时危机的状态里,死亡随时会问候我。你跟我待在一起,太危险。”

她还是坚定地说:“我不怕!我只想保护你。”

是的,汪曼春是疯子,可她再疯也还是爱着明楼。

就连对汪曼春最大成见的明镜也说:“曾经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就像你现在一样,站在我家门口,她告诉我,她要嫁给我弟弟。我告诉她,行,除非我死!你知道她怎么回答的?她说,行,我就等到你死的那一天!所以,那个疯女人到现在依然没有嫁。我厌恶那个疯子的一切,唯独承认她爱人的勇气。”

作为一个情报科科长,汪曼春怀疑过很多次明楼,可她所有的疑惑都被明楼的只言片语所打破。

不是她好骗,不是他有多高明,只是因为她爱着他。

她也曾笑着说:“是不是明家大少爷一直以来就认为吃定了汪家大小姐啊?”

明楼也知道她到底有多爱他,他曾暗暗的想:这个女人爱他,不死不休。当他用最黑暗的手段去摧毁罪恶时,他必须消灭掉一切跟黑暗有关的痕迹,也包括曾经爱过的痕迹。

明楼和汪曼春最不公平的地方在于,明楼爱着那个十六岁的汪曼春,而汪曼春从始至终爱着他。

明楼你是否悔恨过,没有在她沉沦杀戮时拉她一把,当明了这一切的瞬间已成恨海情天。

而汪曼春后来的种种也属是自己种下的因果,她偏执成魔。

她要毁掉明楼的一切,不为什么,只为了要明楼除了她一无所有,别无选择只能依附于她。

她一开始丧失了被爱的机会,最后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是的,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她也曾不愿做贼,她落成这样的下场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但不可忽视的推力是她爱着的明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伪装者的更多剧评

推荐伪装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