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无论如何请加油

十一
2018-05-06 23:55:28


两年之前,我从事出版。

每天的工作,看稿件,填写表格,休息时间拿起书阅读,周末休息时间提着稿件回家看稿。刚入行时,公司发了一本《青年编辑手册》,经常拿着它在拥挤的地铁上读。记得在13号线上,夏天,拥挤,汗水,气味,气味是车厢里人散发出来的猪肉味。有一个位置空了出来,刚刚坐下,把手中的书摊开,旁边一个女孩子便毫不客气地凑了过来。

我把书移过去,我们就一起看了好几站地,快下车的时候我把书递给她,她笑着接了过去,当她合上书看封面时,《青年编辑手册》这六个字,亮的眼疼。

也不是觉得做编辑多么丢人。

不是。

只是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编辑”这个词。在刚刚步入行业时,自己的心里面,编辑二字,还停留在民国,停留在80年代以前,以前的编辑,很受尊敬,饱读诗书,是人才才能干的活儿。

然而这种幻觉,过了不到几个月便被打碎了。


编辑是个什么活儿?

编辑入行门槛极低,只要热爱文字,想做出版,行,那就来从校对文字开始,策划不会,我们来教。从四月到八月的培训期结束,从来没有做过书的我们,

...
显示全文


两年之前,我从事出版。

每天的工作,看稿件,填写表格,休息时间拿起书阅读,周末休息时间提着稿件回家看稿。刚入行时,公司发了一本《青年编辑手册》,经常拿着它在拥挤的地铁上读。记得在13号线上,夏天,拥挤,汗水,气味,气味是车厢里人散发出来的猪肉味。有一个位置空了出来,刚刚坐下,把手中的书摊开,旁边一个女孩子便毫不客气地凑了过来。

我把书移过去,我们就一起看了好几站地,快下车的时候我把书递给她,她笑着接了过去,当她合上书看封面时,《青年编辑手册》这六个字,亮的眼疼。

也不是觉得做编辑多么丢人。

不是。

只是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编辑”这个词。在刚刚步入行业时,自己的心里面,编辑二字,还停留在民国,停留在80年代以前,以前的编辑,很受尊敬,饱读诗书,是人才才能干的活儿。

然而这种幻觉,过了不到几个月便被打碎了。


编辑是个什么活儿?

编辑入行门槛极低,只要热爱文字,想做出版,行,那就来从校对文字开始,策划不会,我们来教。从四月到八月的培训期结束,从来没有做过书的我们,在领导带领下做出来一百多本经典书籍,后来这套书里面全是错别字,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封面不难看。这套书结束后,几个编辑被开除了,几个换行了,几个留了下来,留下来的几个过了几年又跳了槽,最终新编辑里面还在出版行业做的只剩下一个北京女孩。

记得当时的工资是三千块钱,身边做的好的编辑月薪也不过一万多,就连部门经理的工资撑死也只有两万多块钱。相对于,程序员,自媒体人,等等其他行业,图书编辑,图书行业,相当于仅仅维持着基本生活在工作。

至今也是如此。

这么说,有些凄惨,有些可怜,但是确实事实。

当我刚刚入职没有几天,前辈就提醒说,尽早转行,不要做出版。尽早转行,出版是夕阳产业,尽早转行,现在的人都不看书。尽早转行,如果你稍微聪明那么一点,做哪个行业的策划都好过图书,尽早转行吧年轻人,这是血的教训。

惊悚,

懒惰,

说热爱又没脸说得那么直白,就这么在图书行业里面做了四五年。

后来又认识了其他编辑。再后来发现这个圈子小的,转个圈,能把所有做书的人混个脸熟。

编辑有许多种,杂志编辑,新媒体编辑,网站编辑,还有一种就是传统产业里的图书编辑。

图书编辑里面有两种编辑:一种是文字编辑👇

文字编辑也叫校对编辑,案头编辑,当然,图书后面还有一个名字叫责任编辑,很多书的责任编辑和这本书一点责任都没有,只是因为有中高级编辑资格证书或者购买别人书号,人家社里对内容把把关的老编辑。
校对女孩,我们没有女孩,只有妇女。

一种是策划编辑👇

也是传统行业里的出版策划编辑,自己发掘作者,自己包装作者,自己负责一本书的设计封面。就像黑沢心所从事的工作,发掘作者,培养作者。日本称为“責任編集(せきにんへんしゅ)”。

坦诚来说,中国出版行业的策划编辑不少是为了挣钱才做了编辑。就如毕业要找工作,有些人找到了销售,有些人找到了做编辑。编辑的入行门槛很低,内心里面稍稍有些对文字的热爱,但又称不上深爱,不喜欢和世界打交道,又不想太脱离这个世界,于是就选了编辑的人也不少,当然还有一些策划编辑从事图书行业,更像是在做赌博,与其说是策划编辑,不如说是广告从业人员,和商人。

“做畅销书”,“迎合市场”,“大卖”(就像你看到市场一些根本就不值得去翻的书)。

中国出版行业里的“重版出来”,在某种程度上,换些词汇来说,是,“名人”,“红人”,“粉丝”,“市场”。

你吹,我吹,来来来,大家一起来吹。啊,当时的我,作为一名新人策划的我,就是这种感觉。

没有谁会考虑,“天才”“创作”“作品”,没有人。作品想要出版,只能靠作者一个人努力去写,不停的写,写到自己有粉丝,有市场,才有盯着钱盯着市场的编辑找到ta。

“一个好责任编辑能够延长作者的写作寿命”,在我们这里,“一个为自己拼命的作者能养活一个编辑~”。

所以,策划编辑与其说是好策划,不如说,是个好猎人。真正想一心一意去守护作者文字,把它送到更多读者面前的编辑,少。

之又少。

一些策划编辑像广告从业人员,一些策划编辑像在开水里煮死的青蛙没有跳出去的力气,一些跳出去的策划编辑转去了做电子阅读影视策划新媒体编辑,一些则是做着做着自己写东西去了。纷纷跳入了五花八门的行业。曾经我遇到过一个做销售的,他说自己也做过书,无奈之下转了行业。我听到后,一惊,但是又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明明知道自己耗在了里面,不如尽快跳出去。每个行业都有情结,做图书没有情结,坚持不了多少年,做图书有了情结,兜兜转转还得回来做书。

不过也有这样的编辑存在,每当路过书店,拿起一本制作捉住心的书,心底都会生出深深的佩服。因为做书这一行业,就像搞艺术,只有一点根本就创作不出来另众人城府的作品,急功近利的人更没有时间去做一些与读者交流的设计。对于他们来说,做书的幸福远远大于辛苦,正是书被用心做成了,一本一本突破自己得去做。

为那些用心的职业编辑们说声谢谢。


你一年阅读几本书?又去看几场电影?

你说未来一百年后,我们的后代还会捧着纸质书阅读吗?

年轻人一般答:会,中年人答:不会,老年人答:会。

然而,真实的答案可能是最为实际的中年人所给的答案吧。

朋友说,这就像一百年前所有中国人都用毛笔写字,谁也不会想到毛笔有一天会退出生活的场景。书呢,随着互联网,电子阅读器,手机,等等设备的发展纸质阅读越来越成为一种过时的消费。大家宁愿去看一场电影,也不会花30块钱去阅读一本书。

虽然心痛,但又是事实。事实得让人无力反驳,只能沉默的承认。

日本是全世界出版行业发展最好的国家,出版夕阳化最缓慢的国家,当中国一家一家主流刊物倒闭时,日本的杂志和报纸,仍像日本高中生的校服一样,顽固得存在着。有人说日本的出版行业也在衰退,但是你去看看中国的出版啊,人家的衰退又算什么呢,日本东京地铁里面许多站都有书店,街头有书店,每节电车里都有拿着书本阅读的人,走进咖啡馆麦当劳,都有在阅读书籍的人。

这种有书存在的感觉,有人在阅读的感觉,总会让人莫名得感觉自己来到了圣地。对于一个曾经做过书的人,一个拿着书本阅读的人,手中的书便是神像一般的存在。

在中国,曾经一读读书的人也占了大片江山,为生存,为出路,为了交流,哪怕为了卖弄。90年代,20世纪,21世纪,三十年里,买车有房的人多了,读书的人却越来越少了,非主流一代人长大后,手机,游戏也取代了书籍。

书,有一天会消亡吧,会被取代吧。想想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书被放入一家叫做“书籍博物馆”的地方,也挺恐怖的。

有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有一天全世界的资源都用完了,电力突然一天没有了,太阳波扰乱了地球,信号完全断了,手中没有书籍,书籍成了争相抢购的古董呢。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重版出来!的更多剧评

推荐重版出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