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为F 全部成为F 7.7分

都马的心脏

寒莓根
2018-05-06 16:26:3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森粉该来的总要来的,这是已有中文小说+动画的系列感想)

技术规格上来说,这部真的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改编作品。剧本上能把这么大部头的世界观浓缩在11集并且尽量都做到完整表达了,很厉害。同时我很佩服两位声优,对角色关系吃得很透。因为和大部分作品不一样,这里的男女主角并不是从刚开始相遇认识开始的,而是从一开始就认识了十年以上了,两位对这种关系的表演一点也不牵强。

作为一个基本上不动摇的萌绘党……其实并不是站哪对CP的事,而是因为毕竟在这个系列里,西之园萌绘依旧是目前看过的系列作里成长最丰富的一个角色,虽然按道理说四季才是整个世界观的宇宙中心,但我始终觉得萌绘才是连接这个最接近大众的世界观里绝大多数事件发生的中心点。(当然到四季系列和G系列就和她没关系了,这个世界只是nagoya大学周围的世界而已)

西之园萌绘的那只大狗取名叫西之园都马,名字来自荻尾望都的漫画作品。濑在丸红子也有自己的猫。而真贺田四季既没有宠物,也并没有这些非理性的情绪的牵绊。在这个线索里,差不多是西之园萌绘-濑在丸红子-真贺田四季代表的天平的两端:在萌绘这一端是对人性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尊重

...
显示全文

(作为森粉该来的总要来的,这是已有中文小说+动画的系列感想)

技术规格上来说,这部真的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改编作品。剧本上能把这么大部头的世界观浓缩在11集并且尽量都做到完整表达了,很厉害。同时我很佩服两位声优,对角色关系吃得很透。因为和大部分作品不一样,这里的男女主角并不是从刚开始相遇认识开始的,而是从一开始就认识了十年以上了,两位对这种关系的表演一点也不牵强。

作为一个基本上不动摇的萌绘党……其实并不是站哪对CP的事,而是因为毕竟在这个系列里,西之园萌绘依旧是目前看过的系列作里成长最丰富的一个角色,虽然按道理说四季才是整个世界观的宇宙中心,但我始终觉得萌绘才是连接这个最接近大众的世界观里绝大多数事件发生的中心点。(当然到四季系列和G系列就和她没关系了,这个世界只是nagoya大学周围的世界而已)

西之园萌绘的那只大狗取名叫西之园都马,名字来自荻尾望都的漫画作品。濑在丸红子也有自己的猫。而真贺田四季既没有宠物,也并没有这些非理性的情绪的牵绊。在这个线索里,差不多是西之园萌绘-濑在丸红子-真贺田四季代表的天平的两端:在萌绘这一端是对人性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尊重,对社会结构的认同(犀川曾经说过小时候的萌绘反而显得更成熟),而看到G系列的话,就会对萌绘的转变更为清楚了:她在从一个四季那个端点的与世隔绝的天才缓慢地回到平凡的世界里去。其实这三个人里,红子的状态是最适合的,大概也因此她过得最开心吧。

小说已经有人分析过这三个人对犀川创平来说差不多就是桐壶更衣、藤壶宫以及光源氏的意义,所谓你一辈子喜欢的人都是类似的样子吧,而且说白了这甚至和爱情都没有关系,而是一个人通过对手在寻找自我价值的所在位置。在世界观还没有扩张到G系列的时候,四季差不多是可以被抽象成犀川的“科学理想”的化身的,虽然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也因为这个,犀川在小说里对萌绘的态度总有种对别人以外都没有的特殊的别扭感。对照动画的时候,我感觉到似乎是森博嗣本人没办法跨过这两个人基础设定的“师生关系”,这种崇拜关系始终没法被普通的感情转化过来。其实小说里已经强行设计了很多桥段来完成这种转变,比如封印再度里萌绘惹出的误会。事实上,这种感情关系的成长通常来说的确都是女性来拉动完成的,也因此哪怕犀川创平在系列作里差不多接近了上帝视角(四季视角)却依旧需要西之园萌绘的存在来确定他与平凡的普通社会的关系。但即便如此这也并不让人感觉到“爱”,而更像是依存关系。这种关系持续了整个SM系列,一直到《四季·秋》里犀川才突然成长得像动画的结尾那样自然起来(因为时间轴来说,《有限与微小的面包》距离《四季·秋》大概过了有一年多的时间?),然而即便如此,这个人依旧没承认自己为什么要送戒指啊【。

所以我挺感谢动画里的犀川从一开始就并不是这样的人的,这种差别是因为动画必须要快快结尾,所以犀川选择了萌绘而不是四季这一端,更重要的大概莫过于这里面的犀川是个不仅睿智同时相对坦率一些的人了,他能够接受自己做出无意义的行为。比如在动画里的犀川对萌绘说:“我很喜欢你那件紫色的洋装哦。”在小说里,在犀川处心积虑万分别扭地说出那句话后,森博嗣甚至把整个章节都强行切断了。说白了,犀川创平在说出这句话后,会拒绝看到反应,因为关系马上会发生变化,而一直以来他都带着面具把萌绘挡在外面。(多半按照小说里的人物性格,萌绘会开心到当场飞起了)而动画里,萌绘很自然地回应道:“我知道,所以那天我穿了。”然后犀川笑了。这大概就是根本性的差别。

其实整个系列作为视角切入点,西之园萌绘依旧是最丰富也成长最大的角色,这是这个系列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所在:她智商是天才水平同时又对感情异常笨拙。父母双亡、对犀川的感情以及进入大学之后一系列社会人的预备动作,这些问题一股脑儿朝她扑过来的时候,最有趣的莫过于作为天才的她,并不打算以四季的方式来干脆地处理这些问题,她选择了一条曲折多的路,准备接受所有这些问题带来的感情动荡,像所有普通人那样学着处理自己的感情。这一点连犀川对她都是很羡慕的。她对案件的好奇心的原动力,也正是这种对感情的好奇和探索,无论是《封印再度》里选择自杀的艺术家,还是《诗般的杀意》里的摇滚歌手,或者是《命运的模型》里自己未察觉到的畸形的亲密欲望和塑造模型的愿望。

但作为男性作家,森博嗣对这个角色投入这么大量笔墨和世界观塑造的效果大概可以算是挺失败的了(就像他塑造香具山紫子同样失败了一样),给她的每个动量似乎挪动的范围都很有限,甚至会让人恨铁不成钢——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在这个关系设定里,西之园萌绘作为支点的作用恰恰是指明方向,她应该在一些时候比男性视角的人更具有能动力,能自然地把喜欢的情绪传达出来,能自然地往前走一步;换个说法,这是任何女孩子的角色做起来都不会困难的事,哪怕她是西之园萌绘——更何况,她从一开始就有这么强烈的愿望想要碰到对方啊。在《夏的复制品》里,她有一个棋逢对手的闺蜜蓑泽杜萌,《死亡幻术的门徒》里有那个她带着都马在外面转的时候认识里的少女,她和世界的联系方式比犀川和四季都要多面很多,手能够够到的地方也势必可以更远。动画里因为人物有各自的声优做主的情况下,双方的自治性都强了很多,小说里的这种情感交流的笨拙和不自然几乎完全消失了,让人真的感觉到这两个人互相的理解和交流是有意义的,这真的是件好事。

我对小说的印象里最让我觉得感动的一个是《有限与微小的面包》的结尾四季和犀川在海边的漫步,但它出现得还是有些太早了,哪怕是上帝视角的设定,这样的关系也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些太刻意;另一个大概就是《四季·秋》里在意大利的教堂犀川和萌绘看到四季的影像的时候犀川握着她的手说“不要怕”了,这大概是这个人物到底为止最自然的一句话,然而森博嗣写得几乎隐晦得让人觉得猥琐,非要到这样的关头,在异国他乡没有任何认识的人看得到的环境里,犀川才有勇气握住别人的手似的。这父子两人真是都是彻头彻尾的懦夫……依旧是心目中的本系列最大渣男x2,关于小说世界观里犀川创平的杰克苏问题就没必要说了,动画里对角色的塑造也要远比小说合理很多。动画里最后四季对犀川说:“如果不是你的话,西之园同学是不会活到现在的吧。”不知道小说里最后有没有这么写呢,总之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仿佛代替萌绘哭了一样,有些东西就算没有意义,那也就是它的价值所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全部成为F的更多剧评

推荐全部成为F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