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池岩 昆池岩 6.1分

技术向:被打破的第四面墙及其他

韩影书
2018-05-06 15:46:43

作为恐怖片过敏人儿,终究还是看了《昆池岩》这部百万观影人次+级的档期日冠片,否则好像没法和亲们好好玩耍了。

至于吓人不吓人,每个人的胆量不同,不好评判,但过敏如我,倒也没觉得有啥,在咱们的《山村老尸》等凶片面前,它太小儿科了。

整体来说,《昆池岩》还算是一部基本成功的爆米花电影——让人(部分女孩纸及孔刘式的男观众)乱扔爆米花的那种。没有电影能随随便便地赢得票房,《昆池岩》能力压韩档同期的斯皮尔伯格大爷的《头号玩家》,自然有它的一些可取之处。

一、被打破的第四面墙

忠武路是韩影代名词,大学路是演技镀金地,一个演员在大学路锤炼过,如同韩国娃儿说毕业于KAIST、首尔大,咱们身边的人来自清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大学路是舞台剧圣地。

第四面墙,即是舞台剧术语,简单说,舞台有三面有形的墙,后、左、右,还有一面无形的墙,即面向观众的「那堵」,正常表

...
显示全文

作为恐怖片过敏人儿,终究还是看了《昆池岩》这部百万观影人次+级的档期日冠片,否则好像没法和亲们好好玩耍了。

至于吓人不吓人,每个人的胆量不同,不好评判,但过敏如我,倒也没觉得有啥,在咱们的《山村老尸》等凶片面前,它太小儿科了。

整体来说,《昆池岩》还算是一部基本成功的爆米花电影——让人(部分女孩纸及孔刘式的男观众)乱扔爆米花的那种。没有电影能随随便便地赢得票房,《昆池岩》能力压韩档同期的斯皮尔伯格大爷的《头号玩家》,自然有它的一些可取之处。

一、被打破的第四面墙

忠武路是韩影代名词,大学路是演技镀金地,一个演员在大学路锤炼过,如同韩国娃儿说毕业于KAIST、首尔大,咱们身边的人来自清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大学路是舞台剧圣地。

第四面墙,即是舞台剧术语,简单说,舞台有三面有形的墙,后、左、右,还有一面无形的墙,即面向观众的「那堵」,正常表演时,以三面墙为界,但演员将视线转向台下,和观众开始有视线(情感)交流时,即观感强烈的「打破第四面墙」。

韩国电影采用「打破第四面墙」的方式不算太多,提两个大家相对耳熟能详的镜头吧,来自两位大咖:《杀人回忆》片末,宋康昊听完小女孩的话,突然转向观众,万千情绪穿透屏幕,成为韩影经典镜头之一;以及《那家伙的声音》里,薛耿求泪奔哽咽播报查凶新闻。▼

打破第四面墙有风险,但也有好处:能最大程度地拉进和观众的距离,让观者的情绪得以最大程度地融入剧情。

《昆池岩》高频次地采用了这一手法,并为它穿了一件更易接受的外衣:探鬼小组实时直播。PS:之前的社会题材片《社交恐惧症》也这么干过,只不过镜头很少。

具体操作中,《昆池岩》又采取两种形式「破墙」,一种是自挂摄像,一种是固定和队友摄像,它们都实现了演员朝向观众的表演目的。

从呈现效果来看,《昆池岩》基本完成了「破墙」任务,观众身临其境的观感,有这一设计的重要功劳。

二、被「代劳」的摄像师

之前评论朴赞郁的《小姐》时,我用过这样的话:「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镜头在轨道车上拉伸移动,摇臂在升腾游走,整体呈现出来的摄影手法就是高低空角度肆意使用、远中特镜头任性搭配。」

正常电影会尽可能地降低摄像师的存在感,而《昆池岩》因为直播形式的存在,则反其道而行之,「摄像师」,即探鬼小组成员的镜头轮番切换,进而营造一种让你觉得画面、乃至灯光等全部来自他们,现场并无外人,目的还是制造更加真实的代入感。▼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剧组可以省下摄像师的工资了,所以问题来了,电影镜头真的全部来自作死小组成员吗?

答案是否定以及极其否定的,相反,不但省不下摄像师工资的钱,反而要给摄像师加鸡腿,全片这种镜头的设计和调度难度是非常大的。

结论就是,大家看到的大部分镜头,为了模拟直播,实现打破第四面墙的目的,并不是来自演员。

三、被妖魔化的精神病院

「鬼」是韩国风俗里的重要存在,毫不夸张地说,韩国人有多爱捯饬外貌,内心就有多相信怪力乱神。不过,值得玩味的是,其中的很多恶鬼传说,往往出在精神病院,现实里和影视里,都是如此。

精神病院在韩国影视中的存在一直不太友好,这也能侧面理解为什么精神疾患高发的韩国民众,却总是忌讳此类此病——癌症不治可以登堂入室,精神疾病却让人如临大敌。

其中的根源,大概源自「横死难超生,怨恨生恶鬼」这一民间观念。

从《打架吧鬼神》(部分剧集)、《来看我吧》、再到《昆池岩》等等,精神病院的惊悚可以说不需要太多铺垫成本,几句话就能交代清楚,相应的,如果选择学校、私宅等地,则需要花费相对更多的剧情时间用以唠叨来龙去脉。

尤其是昆池岩这样一个具有现实影子的地方,就更省事儿了,寥寥几句话后,直奔主题就行可;同时现实影子的存在也更具有观众基础,韩影总是喜欢这么干——《昆池岩》这一点和中国大卖的《京城81号》异曲同工。

话虽如此,但对于导演郑凡植而言,他选择昆池岩精神病院,也许是想抖落更多的理念抱负。

四、被隐藏的历史元素梗

之前本书一直孜孜不倦地解码韩影中的历史点滴,想不到在《昆池岩》中,也发现了导演的历史小心思,一点都不想过度解读这部片子,但奈何郑凡植导演是个有想法的人,简单罗列几例直观看到的吧:

●昆池岩精神病院的开张时间是1961年5月16日,这是前总统朴正熙发动5.16军变的时间;病人集体死亡、院长失踪的闭院时间是1979年10月26日,这是朴正熙遇刺身亡的日期。▼

●精神病院院长打乒乓球的老照片,同样模仿自前总统朴槿惠。PS:队员看到照片时说:「这大婶很喜欢打乒乓球吧!」现实中的朴槿惠是个乒乓迷,打球水平也不错。▼

●探鬼搞砸玩完最后,直播界面内一片漆黑,浏览人数停留在503上,而这个数字正是朴槿惠的囚服号码。▼

……很明显,以上都不是巧合。而类似的映射点在影片内还能说出多个,个人暂且无力逐个贴出了,毕竟一部立意玩闹的探鬼片,夹杂过多政史梗,稍显附会了。

但可以据此嗟叹一句:影片里是有鬼的,现实中呢?

✎文︱韩影书(微博:@韩影书) ©原创︱著作权所有

此文仅代表个人见解,如有不认同之处轻拍。

1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5)

添加回应

昆池岩的更多影评

推荐昆池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