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 白色巨塔 9.5分

《白色巨塔》——财前篇

流沙
2018-05-06 13:56:09

在看到最后一集之前,我都是挺反感财前五郎的。

在他当上教授之前,我对他的观感还比较持中,虽然他往上爬的姿态有点不大好看。不过一个年轻人,在本身有实力的前提下,野心大一点,不择手段一点,也还不算太令人讨厌。我对他的反感基本都是在他当上教授之后——好不容易当上了教授,财前得意洋洋,狂妄嚣张,活脱脱一副小船不可重载之势。但是我还是没有很厌恶他,这大概要归功于唐泽寿明,唐泽寿明的财前有狂妄气,但是没有小人得志的奸猾气和卑下气。

但是他真的是狂妄,刚愎自用,而且有一种,《大时代》里丁蟹的偏执劲儿。他似乎完全不能理解不以名利、权利为目标的人生观,在他的观念里,价值观和人生观似乎只有一种,没有其他的。他坚持认为里见不可能不对癌症中心的内科部长职位动心,以至于里见对着他总是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奈。其实财前这样的人现实生活里还真是不少,很多人都否认个体差异,并且对于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人就简单粗暴地归结为“不可能的,他/她心里一定不是这样想的。”

佐佐木的官司,财前原本是很有赢面的。最后输掉完全是因为他的愚蠢。柳原本身就一直在动摇,之前财前各种利诱,柳原才勉为其难地站到他一边——在个

...
显示全文

在看到最后一集之前,我都是挺反感财前五郎的。

在他当上教授之前,我对他的观感还比较持中,虽然他往上爬的姿态有点不大好看。不过一个年轻人,在本身有实力的前提下,野心大一点,不择手段一点,也还不算太令人讨厌。我对他的反感基本都是在他当上教授之后——好不容易当上了教授,财前得意洋洋,狂妄嚣张,活脱脱一副小船不可重载之势。但是我还是没有很厌恶他,这大概要归功于唐泽寿明,唐泽寿明的财前有狂妄气,但是没有小人得志的奸猾气和卑下气。

但是他真的是狂妄,刚愎自用,而且有一种,《大时代》里丁蟹的偏执劲儿。他似乎完全不能理解不以名利、权利为目标的人生观,在他的观念里,价值观和人生观似乎只有一种,没有其他的。他坚持认为里见不可能不对癌症中心的内科部长职位动心,以至于里见对着他总是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奈。其实财前这样的人现实生活里还真是不少,很多人都否认个体差异,并且对于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人就简单粗暴地归结为“不可能的,他/她心里一定不是这样想的。”

佐佐木的官司,财前原本是很有赢面的。最后输掉完全是因为他的愚蠢。柳原本身就一直在动摇,之前财前各种利诱,柳原才勉为其难地站到他一边——在个人利益和道德感的抉择中,柳原并不是毫不犹豫,而是艰难挣扎地选择了个人利益。可以说,柳原的这种抉择,是被财前推着走的——财前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话说日本女生也真是很,要怎么形容呢,那个家里开药店的大小姐,只是相亲见了柳原一面,追求起来简直是生猛,不仅在第二次见面时就主动上床,上完床还送便当——大概在当年,传统的家庭教育就是要让日本女性把找老公作为一种事业,认真对待,全力以赴。

对于这样一个摇摆不定,但是又掌握着重要证词的柳原,财前应该慎重对待,好好拉拢才是,结果在法庭上,对方律师一说到手术前说明的责任问题,他立刻把所有责任全都推给柳原。这种做法可以说是又坏又蠢——柳原为什么会帮他?不就是因为想做医生,想要发展么?财前现在把他推出去,让他以后当不了医生没有前途,他还能默默无闻,心甘情愿帮财前背锅?当然是要立刻站起来反击咬死财前了。

弃子这件事,不是不可以做,但是只能在关键时候做。如果没有任何缓转余地,必须要在财前和柳原当中牺牲一个的时候,财前把责任推给柳原,也算是合理做法——图穷匕见,无路可退的时候,也只能撕破脸硬上了。但是在当时,财前是有机会保下柳原的,或者说,他至少是可以尝试保一下柳原的。他可以说术前说明是柳原做的,但是他可以表示柳原当时一定已经做了充分的说明——当然,死者家属会做否认,但是,财前和柳原如果都坚持说曾经说明过,结果也不过就是各执一词,法官也无法判断该信谁。反正他们已经买通了所有人,说了足够的谎,再多说一个怕什么?

柳原的反口很合理,很正常的,但是很奇怪,在剧里似乎没有人能理解这种合理性。财前的岳父说“被自己养的狗咬了一口”——就算是把下属当狗,难道不明白即便是狗,你要杀它它也会咬你啊。医务局的人们也对柳原各种排挤,对财前忠心得简直诡异——我只能说,日本人的奴性真的好强。中国古代也讲究等级观念,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是中国人至少也能理解“你不仁我不义”。在剧里仿佛都觉得财前让柳原做牺牲是天经地义的事。

东方社会的传统中,似乎都讲等级观念,讲赤胆忠心——主子高高在上,奴才自甘卑下,完全没有尊重的概念。尊重这个观念,也许是起源于西方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的观念,在东方社会是比较少见的。日本至今讲究等级阶层,上下级之间有着高度的服从性,而天朝呢,至今还在宣扬孝道——孝道这种东西,正是家庭关系中缺乏尊重的来源。

剧里安排财前最后死于癌症,这个设定我一开始觉得不好,我一向不大喜欢以突发性死亡为结局的文学作品,觉得是一种取巧和敷衍——不过看到最后,我才发现这个设定大有深意。在这之前,我只觉得财前这个人利欲熏心,对权力有一种很强的执念,一心要建癌症中心,要当癌症中心的院长,我认为他的这个理想完全是个人的权力欲和成就欲——他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人,而并不是真的在医学上有什么理想。他对病人毫无怜悯之心,佐佐木他明明是因为太刚愎自用而误诊,却自始至终坚持自己没错,死都想要再上诉。

但是他临死那一段表现了他的潜意识。那时候他的意识应该是已经混乱了,他以为自己在给佐佐木开刀,他肯定了里见的诊断——在他清醒的时候,他坚持自己没错,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对佐佐木是有愧疚的,误诊这件事,他其实是放不下的。接着他又说到了癌症中心,在他的幻觉里里见接受了癌症中心内科部长的职务,他的癌症中心终于完备了,他要住进癌症中心去,他还对佐佐木说,“给你也腾了一个床位”……这一段非常催泪。

财前五郎,这样狂妄偏执,冷硬利欲的一个人,潜意识里还是有着医者之心的。

而剧的最后,财前留下的遗书,再一次表现了他的医者之心——在生命尽头,他最挂念的,原来还是医术。这一点,和剧集初始时算是做了一个呼应,在剧集一开始,就借里见之口,说财前“曾经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财前和里见,都是有理想的人。财前认为,在一个糟糕恶劣的环境中,要达成理想,不择手段是必经之路;而里见则认为,宁可达不成目标也不能行差踏错。对于这两种观念本身,我觉得很难说谁对谁错,都很可以理解。事实上,我对财前往上爬的种种,比如靠婚姻借力,行贿,拉帮结派等等,都觉得没有太大可指责之处,我只是觉得他当上教授之后的膨胀狂妄很可厌。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向上爬的过程中,压抑背负的东西太多所导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色巨塔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色巨塔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