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春光乍泄 8.8分

明天也不一定都会好

lunny
2018-05-06 12:51: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久以前看过一句话 说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好的 什么都会有的 难过的时候就常拿它来搪塞自己 有时候忘记 就会一直难过下去

将近十二点才开始看电影 两点钟怅然若失 彻夜失眠 但我真的很久没有这样的难过了

为了准备明年年初的考试 开始学习镜头技巧 影片分析等等 自己摸索着拉片子 王家卫的电影却总让我无所适从 好像站在悬崖边上 再跨过去一步就是深海 但有东西栓着你 让你恐惧让你绝望 却跳不下去 只是看着那一团深蓝 平行蒙太奇 转场技巧 摄像机拉进上升 镜头推进 变焦点 我真的很难将这部电影理性地一层一层剥离开来 分析 记录

电影放完 终于睡着 又醒来 却突然止不住地流眼泪 看着窗户外面的暴雨 拼命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肩膀 书里面说 人们看电影是为了寻找自己 我找到了什么呢 我大概不是黎耀辉也不是何宝荣 只是看到讲电话的场景就很难过

从二零一七年的九月到二零一八年的十二月 几乎是每天九点十分 准时用同一个公用电话拨出过两百三十三次同样的号

...
显示全文

很久以前看过一句话 说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好的 什么都会有的 难过的时候就常拿它来搪塞自己 有时候忘记 就会一直难过下去

将近十二点才开始看电影 两点钟怅然若失 彻夜失眠 但我真的很久没有这样的难过了

为了准备明年年初的考试 开始学习镜头技巧 影片分析等等 自己摸索着拉片子 王家卫的电影却总让我无所适从 好像站在悬崖边上 再跨过去一步就是深海 但有东西栓着你 让你恐惧让你绝望 却跳不下去 只是看着那一团深蓝 平行蒙太奇 转场技巧 摄像机拉进上升 镜头推进 变焦点 我真的很难将这部电影理性地一层一层剥离开来 分析 记录

电影放完 终于睡着 又醒来 却突然止不住地流眼泪 看着窗户外面的暴雨 拼命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肩膀 书里面说 人们看电影是为了寻找自己 我找到了什么呢 我大概不是黎耀辉也不是何宝荣 只是看到讲电话的场景就很难过

从二零一七年的九月到二零一八年的十二月 几乎是每天九点十分 准时用同一个公用电话拨出过两百三十三次同样的号码 后来一天我说以后可能都没有时间打给你了 然后挂断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有没有那一点点难过 每次去拨电话 都想打出去 摁到最后几位数字却又放弃 然后想念曾经电话那边说 我在吃饭啊 吃的凉面 没关系你继续讲 不耽误我吃饭的 想象他爸爸坐在他对面 看着他 拿着手机 边眉飞色舞地讲 边吃饭 最后用不大的音量说 我吃好了 还有很长时间没人接 突然通了的时候 说 我在洗澡呢出来拿手机 没关系你继续讲 手机防水的 以至于后来的 他说会把手机放进浴室的习惯 手机也是一起讨论了很久颜色 然后一起去买的 买过还去喝了荔枝味的酒

黎耀辉在瀑布前会想什么呢 何宝荣擦地时在想什么呢

黎耀辉拿走何宝荣的护照 买来一堆香烟 他怕失去 怕每天下班后 何宝荣不在家里 但是最后 黎耀辉还是选择了离开 在中餐馆里看地图的黎耀辉说 还想去一下瀑布 跟朋友 他大概计划好了路线 想象了无数次 两个人站在瀑布下面会是怎样 如果在那件房子里一直等下去 黎耀辉知道何宝荣一定会回来 说 我们重新开始 他们也可能一起去看瀑布

如果我不说 以后没时间再打给你了 也许昨天晚上 还可以在一点多打给他说 我看了春光乍泄 我讲给你听 其实讲电话 从我们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

何宝荣终于回到那间屋子 摆好香烟 开始擦地 他也许真的想好好跟黎耀辉在一起 但是那个给他盖好被子 给他做饭 半夜下去买香烟的黎耀辉 已经回不来了

黎耀辉在中餐馆打工时 跟何宝荣讲电话 小张说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 对方一定是他喜欢的人 最后何宝荣给黎耀辉打电话 那边说 黎已经搬走了

黎耀辉说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何宝荣 我是不希望他快点复原的 他受伤的那段时间 是我们最快乐的时间 黎耀辉很可怜 他想好好的跟何宝荣在一起 愿意自己打工赚钱 给何宝荣做饭 只希望何宝荣可以像个孩子一样 乖巧地待在那里 等他回家 所以他怀疑何宝荣的每一次外出 藏起他的护照 只是怕他走

何宝荣也很可怜 他有孩子的任性但没用孩子的乖巧 他是爱黎耀辉的 但他也是爱这个花花世界的 他也许无法理解黎耀辉的心情 可能离开一段时间后回来 他觉得还可以跟黎耀辉不停地重新开始 他觉得晚上出门 去酒吧跟鬼佬玩不是大事 黎耀辉的小题大做让他觉得不可理喻

可能黎耀辉受不了何宝荣得任性 不愿意再成为何宝荣的避难所 不想每次都是何宝荣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 他更加决绝地 选择离开也许因为他害怕有一天何宝荣会很久很久不回来 他一直没有期限地等 他也许害怕何宝荣有一天会再说 在一起好闷 不如分开一段时间 或者何宝荣直截了当 先选择离开

但为什么黎耀辉对何宝荣有时如此严厉

家里养过牧羊犬 做饭给她不吃 或者咬坏我的东西时 我常打她骂她 晚上醒来却发现她不像往常一样在床边睡觉 就开了灯满屋子找 最后发现她在窝沙发的后面角落里 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想过去揉揉她 她头一扭 跑到另一边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 但是一年多以后还是把她送给了别人 每次她对我狂吠时 我都害怕 她是不是真的 想扑上来咬我

我真的很想再用那个公共电话打给他 非常想 以前拿着电话蹲下去 藏在桌子后面 努力不被巡逻的老师看到 然后说 我要回去上课了 那边说 好 我说明天还会给你打 那边说好 再心满意足地回去 所有的声音都成为支撑我在那样偏僻的地方继续努力待下去的精神力量 后来知道有同学经常到他家住 嫉妒才如洪水一样淹没 我说 以后没有时间再打给你了 但我没有说 我怕以后你会说晚上没有时间跟我讲电话 叫我今后不要打

当然明天不一定会变好 但是日子却要不停地往下过 小张坐在后厨里 说 没有想通的话 回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何宝荣回到那里 抱着毯子哭泣 什么都有可能重头来过的 希望黎耀辉留下护照 是希望何宝荣拿着护照回去香港

也许他们明天就能遇见

也许永远不见

2018.5.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光乍泄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光乍泄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