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 白色巨塔 9.5分

里见是财前的内里

Desperado
2018-05-06 03:48:1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财前和里见,是白色巨塔里最着重刻画,也是最重要,最经典的一组人物关系,从两人的名字可以看出,他们互为表里。

财前,财可以理解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或者代表这个现实社会的权利和资本,前则表示他被推到台前,代表了医生,浪速大学,甚至整个日本医学界,他有着成为伟大医生和学者的天赋和条件,当然最重要的,他有强烈无比的野心。

里见,里就是内心世界,见表示看见和发现,发现什么呢,自然是真理,里见一直都潜心做抗癌剂的研究,不停地做着实验,也是一个发现真理的过程。

前二十集,我一直觉得唐泽寿明的表演中规中矩,财前五郎,医科大学外科副教授,野心勃勃甚至不择手段,有着精湛的手术水平,为了当上教授机关算尽,这些他都演绎的很好。江口洋介的角色里见修二则跟东爱里面的浪子完全不同,是一位潜心科研,时常加班到废寝忘食,对待患者亲切耐心,充满道德感甚至有些死板的内科副教授。他们的表演都很优秀,但始终没有让我惊叹的地方。直到最后一集,唐泽证明了,只有他才能是财前五郎。

全剧财前只有两处表现出无助并落泪的地方,两次都是在里见身边,第一个是财前找里见的医院诊断自己病情,第二个是财前临终的时候,接下来笔

...
显示全文

财前和里见,是白色巨塔里最着重刻画,也是最重要,最经典的一组人物关系,从两人的名字可以看出,他们互为表里。

财前,财可以理解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或者代表这个现实社会的权利和资本,前则表示他被推到台前,代表了医生,浪速大学,甚至整个日本医学界,他有着成为伟大医生和学者的天赋和条件,当然最重要的,他有强烈无比的野心。

里见,里就是内心世界,见表示看见和发现,发现什么呢,自然是真理,里见一直都潜心做抗癌剂的研究,不停地做着实验,也是一个发现真理的过程。

前二十集,我一直觉得唐泽寿明的表演中规中矩,财前五郎,医科大学外科副教授,野心勃勃甚至不择手段,有着精湛的手术水平,为了当上教授机关算尽,这些他都演绎的很好。江口洋介的角色里见修二则跟东爱里面的浪子完全不同,是一位潜心科研,时常加班到废寝忘食,对待患者亲切耐心,充满道德感甚至有些死板的内科副教授。他们的表演都很优秀,但始终没有让我惊叹的地方。直到最后一集,唐泽证明了,只有他才能是财前五郎。

全剧财前只有两处表现出无助并落泪的地方,两次都是在里见身边,第一个是财前找里见的医院诊断自己病情,第二个是财前临终的时候,接下来笔者一一分析,财前临终的部分会涉及到财前身边的主要人物以及关系,能更好的反映唐泽的表演和人物塑造。

财前找里见诊断病情:

财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拿不住律师给的文档,东教授给他用的药也是他平时在给病人做手术后不会开的,于是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病情,晚上偷偷跑出来让里见诊断。诊断完后,里见如实告诉了他癌细胞已经扩散,已经是第四阶段。里见劝财前来他工作的医院治疗,因为这里有专为绝症病人设立的安宁病房。财前却告诉他医大人只能死在医大,在其他医院病终是非常丢脸的事。当里见说出:“至少让我安抚你内心的恐惧。”之后,财前只是平静的说道:“里见,我没有感到恐惧,只是…”接着,财前的视线开始不断在里见和地面之间游移,嘴巴也因为抑制不住的情绪而大张大合,甚至说出了“抱歉”这种一贯要强的他所不会说的话。平复好情绪之后,财前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对里见说:“我只是感到遗憾。”说完之后财前笑了笑,站起来伸出右手想拍拍里见,然而由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脑部,导致伸出去的手不住的颤抖,无奈之下只好用左手去拍里见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这段即可以看作一次绝望的告别,因为到离开时财前也没有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心。财前几乎可以说付出了自己的所有,不管是拼尽全力地奋斗,还是在面对权势时候的卑躬屈膝。但唯独一点没有付出的,是他自认为天选之子的骄傲,但话反过来说,缺少了这份骄傲,他也达不到现在的高度。但是医疗体系门槛高,圈子封闭,崇尚权威和权钱交易盛行的特性,无疑只能加剧这份骄傲的负面性。在这个体制的浸淫下,到死都要维护医大的名誉,甚至连选择自己如何死亡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这不光是日本医疗体系的悲剧,也是整个日本社会乃至东亚社会的悲剧,我们都知道日本社会是个极端注重集体利益的社会,日本人从小就被教育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做任何出格的事都会被人说三道四,总会有人拿集体名誉来绑架你,这么一看,跟中国的所谓“顾全大局”和“你出去了就是代表XX组织”有异曲同工之处,当然笔者并不否认集体凝聚力的益处,只不过这无疑是一种被动的思维模式,想着凡事跟着大多数人去做就好了,不就是在偷懒不去思考吗,这样的想法只会导致权利不断集中和大多数的沉默。

财前临终:

花森

夜里,情人花森推着财前去天台看正在修建的癌症中心,财前问花森:“圭子,我错了吗?我承认我无法像里见那样坦然面对患者,但我一直都是很认真的,认真地开刀,认真地往上爬,希望爬到最高点,盖一间最棒的医院,或许有点不择手段,但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样做有错吗?”花森无法回答,只好反问:“你觉得呢?”财前只表示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花森能给财前爱,但无法回答他的困惑,财前也只能从花森的怀里滑落。

东贞藏:

正如财前在生命尚存不多的时候无法判断自己的对错,我们也永远无法判断体制的好坏,因为这本来就是不能仅仅以是非对错为评判标准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色巨塔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色巨塔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