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营救》:一位诗人导演的“秘密大营救”

吾嘶电影
2018-05-05 23:48: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国破山河在,山河若破,魂魄也不可丢。魂魄若在,山河可复,国家可重建。山河国家的魂魄何在呢?在民族的血液之中,在民族的文化深处,而这魂魄的唤起者和传承者是文人,他们会接续文脉,会唤醒民众,会重塑良知。五四青年节上映的电影《香港大营救》讲述的正是一场营救文人的秘密行动,由刘一君导演,成泰燊、颜丙燕主演。

电影中,国家话剧院演员王晖饰演的教授许灿在日军追捕时还在给学生上课,

他气愤激昂地说:“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现在是国破半壁,日本人在东北、华北开办学堂,就是要改变中国的文化,日本人想要从思想上、从骨子里奴役我们。”成泰燊饰演的营救队叶队长一再催促,日军步步紧逼,许教授却坚持要把话说完:“倘若哪一天整个国家都沦丧了,希望你们还能坚守一个读书人的气节,一个中国人的良知。”

故事从珍珠港事件之后日军占领香港讲起,而有关这些文人的历史却从1941年“皖南事变”就悄然发生了。国民党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1941年1月至5月,在中共中央、周恩来的安排下,众多文化名人从桂林、重庆、昆明、上海等地转移到香港。风云变幻,命途多舛,1942年12月25日香港沦陷,滞留在港的文化人士,一时间危在旦夕。在中共中央的安排下,一场惊心动魄的粤港秘密大营救拉开了序幕。《香港大营救》中的故事正式上演,围绕着如何将茅盾、蔡楚生、邹韬奋等文化名人和爱国民主人士送出香港展开。

颜丙燕饰演的戏曲名家白玉兰与成泰燊饰演的东江纵队营救队队长本是夫妻,叶队长因儿子在抗战中死去而投入前线,与妻子白玉兰分开了,此次营救中又相逢。此时日本军队一方面要笼络文化名人,白玉兰在瑶园戏苑摆设灵堂公祭孟砚秋先生,七天连排宋朝抗金名曲《生死恨》,日军将军说“一出好戏,一本好书,抵得上一个师团”。日军要抓,军统要杀,共产党要救,三方围绕着几个文化名人展开角逐。

而此时只有一个机会出去,因为香港沦陷、粮食不足,日军要在三天内赶走一批难民,办法就是这一批人扮成难民逃出香港。这一群人种恰好又有导演和演员,化妆成难民,扮演一个新的角色逃出生天。不禁让人恍惚,这不正是中国版《逃离德黑兰》。危机重重,信任与背叛、追杀与逃匿,惊心动魄,真实历史中茅盾曾如此评价此次大营救:“这是难以想象的周密安排,是抗战以来,简直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这真是一场秘密大营救。”

文人相轻,更相惜。

《香港大营救》中有一位带着女人的诗人林南,此人名不见经传,也不在营救名单之中,最后化名“方华”逃出了香港,他带着全程红色裙子的女儿,像极了《辛德勒名单》中的那个唯一有亮色的小姑娘。这个角色让我想起导演刘一君,他曾经还现在都是一位诗人,1990年到1996年主编诗刊《组成》,1991年获“诗韵”国际华文诗歌创作奖,出版过诗集《无限的美》。

去年此时,导演刘一君写过一首《日本和日本演员》的短诗:“日本和日本演员/新片拍摄中/我从日本约来的这个演员/确实感动了我/对于我的每一次指令/他都准确地表现/同时还有独特发挥/是的/他是在演我们的敌人/但他的演技和敬业/让我不知所措/我在导演椅上抽着闷烟/只能偷偷告诉摄影师/把他后景墙上的天皇像/鼻子以上/卡去一半儿”。

这个诗人的角色像是导演自己,他把自己扔进那段乱世之中,炮火连天,他跟随着民国文化名人们从香港逃到大陆,更像是精神的追随。而这一点像极了徐悲鸿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创作油画《田横五百士》时的心态,当时日寇入侵,蒋介石妥协不抵抗,徐悲鸿想借历史画来表达了他对社会正义的呼唤,激励广大人民抗击日寇,于是也把自己画进了油画里,那个穿着黄色衣服注视着田横的男子。

《香港大营救》改编自历史事实,融入了导演的个人情怀,把我们引入那段历史,更让我们审视现实。就像影片最后的一段话“如果没有这次大营救,中国近代文学史、学术史、政治史、艺术史都可能会是另一番面貌……”在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今天,我们更应该重申“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的真理论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香港大营救的更多影评

推荐香港大营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