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的钥匙》从小说到电影

Kings.oyᝰ
2018-05-05 21:01: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莎拉的钥匙》的小说由当代著名的法国作家塔季雅娜·德·罗斯奈(Tatiana de Rosnay)创作,这也是塔季亚娜首次以英语创作,此作自2007年在英语世界出版至今,不仅攻占《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光是美国地区,销售量就已突破百万册。2008年塔季亚娜凭借该书荣获法国“科西嘉读者奖”和“书商首选书奖”,成为法国广大读者最期盼阅读的作家。 同名电影《莎拉的钥匙》(Sarah's Key)是法国Union Générale Cinématographique 公司于2010年发行的悬疑片,由吉勒·巴盖特-布赫内执导,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梅路什·玛亚奇、尼尔斯·阿莱斯楚普、艾丹·奎因等人主演,于2010年10月13日在法国上映。影片一经上映便广受好评。2010年该影片获得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大奖提名,导演吉勒·巴盖特-布赫内获得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以及最佳观众奖。2011年女主角茱莉亚的扮演者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获得第36届法国凯撒奖最佳女演员提名。这部小说与电影所获得的双重成功,值得我们去探讨一下其中成功的秘诀,为当下的电影改编作借鉴。以下本文选择从三个方面来探讨两者之间的转换,其成功亦或不足之处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1.影片的剪裁与细节

...
显示全文

《莎拉的钥匙》的小说由当代著名的法国作家塔季雅娜·德·罗斯奈(Tatiana de Rosnay)创作,这也是塔季亚娜首次以英语创作,此作自2007年在英语世界出版至今,不仅攻占《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光是美国地区,销售量就已突破百万册。2008年塔季亚娜凭借该书荣获法国“科西嘉读者奖”和“书商首选书奖”,成为法国广大读者最期盼阅读的作家。 同名电影《莎拉的钥匙》(Sarah's Key)是法国Union Générale Cinématographique 公司于2010年发行的悬疑片,由吉勒·巴盖特-布赫内执导,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梅路什·玛亚奇、尼尔斯·阿莱斯楚普、艾丹·奎因等人主演,于2010年10月13日在法国上映。影片一经上映便广受好评。2010年该影片获得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大奖提名,导演吉勒·巴盖特-布赫内获得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以及最佳观众奖。2011年女主角茱莉亚的扮演者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获得第36届法国凯撒奖最佳女演员提名。这部小说与电影所获得的双重成功,值得我们去探讨一下其中成功的秘诀,为当下的电影改编作借鉴。以下本文选择从三个方面来探讨两者之间的转换,其成功亦或不足之处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1.影片的剪裁与细节 从电影对于小说的改编来说,有成功之处,亦有其不足。电影版虽然剥去了很多庞杂的细枝末节,更加凸显历史这个主题,但单刀直入也让电影变得单薄。影片与小说一样,都选择了双线索的叙述模式,一面是莎拉在这次“春风行动”中的经历,一面是女记者茱莉亚对于真相的发掘以及她对于自己婚姻生活的选择。作为一部二战题材的电影,对于历史的反思与追溯才是真正的主题,导演很好的把握了这一点,投注了大量镜头给莎拉以及茱莉亚对于历史真相的挖掘,在一些情节上也做了合适的改动,例如开头将书中一开始的弟弟在房中睡觉的情节改编为莎拉与弟弟在房间内嬉笑玩耍,在此处就展现了莎拉与弟弟间亲密的感情,减少了后面对莎拉与弟弟关系的介绍,影片中此种改动数不胜数,这大大减少了影片时长影响的限制,又使得故事情节更加完整。电影中有一个镜头展现的很精致恰当,使人回味无穷,当莎拉与另外一个小女孩从集中营里逃出来时,在一片金灿灿的麦地中奔跑,但她们却是在狼狈的逃命,与这一片美丽的景色似乎格格不入,可是正是这种内心与视觉的反差使得观众在这本是充满晦暗色彩的事件感受到了更多的悲哀,印象深刻。 但是有些细节之处可能处理不当,让仅仅是看电影的人对于茱莉亚现代生活中的人物关系有些捉摸不清。书中描写茱莉亚婚姻生活的笔墨很多,给这本书带来了不少现代色彩,让人们有了更多的对于未来和过去的时空体验感,电影中则将这部分内容作了大量删减,导致一些细节模糊不清,譬如对于他们之间离婚的原因,不仅仅是影片中所展现的伯特兰(茱莉亚的丈夫)因为自己的中年危机无法接受茱莉亚在此刻怀孕,选择让茱莉亚在之前多次流产的情况下让她放弃这个孩子,还包括他对于婚姻的不坦诚。而影片中所展现的导致两人婚姻破裂的原因有些暧昧不明,逻辑不通,对于伯特兰的出轨对象艾米丽只是给了一个小小的镜头,使得两人的关系就像下属一般无二。另外对于导演改编的一个细节中也有点令人费解,影片中在莎拉一家被圈押到赛车场时,一个女子告诉莎拉的父母她能够通过一个警察的关系拿到通行证逃脱出去,听到这里,莎拉当即从口袋中拿出钥匙,想要这位女子帮助她解救她的弟弟,而莎拉的父亲却用眼神严厉地制止了莎拉的行为,因为他坚定地认为这位女子是不可能逃出去的,可当他们注视着她的逃脱:这位女子假装咯血,喊来护士被送到营帐后,从而由一名男警察协助她成功逃脱出去。这时莎拉的父亲却又疯狂地拿着钥匙去追那位女子,遗憾的是他没有追上那位女子并被蛮横的守门士兵围截住,用枪杆打晕了他。书中的描写是莎拉在赛车场见到了那个她曾在修理厂见到的男孩里昂,里昂劝告莎拉和他一起趁着人群溜出去逃走,而莎拉却因为胆小,脆弱以及对父母的依赖拒绝了里昂,最后只能看着里昂成功逃脱的背影一点点消失。电影选择把这唯一能够拯救弟弟的机会断送在了莎拉父亲的手中,而不是莎拉自己,而莎拉的父亲也仅仅是因为他不相信这位女子能成功逃脱,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书中选择莎拉,是因为她自己太小,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无法认清所导致的,此处逻辑感胜于电影,同时这也能增加莎拉的负疚感,成为她后来因内心无法解脱而选择死亡的一个原因。 2.叙事艺术的巧妙运用 小说和电影之间长期存在着一种共生的关系。小说不仅向早期的电影创作者提供了故事原材料,也为他们提供了叙事的艺术。书中的叙事技巧选择了双线叙述模式,而影片中也借鉴了这一巧妙的技巧。第一条线索是11岁的犹太小女孩莎拉的经历。1942年7月16日和17日,巴黎警察受纳粹之命,拘捕了上万犹太人,为了讨好纳粹,其中甚至包括了数千名儿童,他们先被集中在冬季自行车竞赛体育馆,之后分批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死于毒气室。小说的主人公莎拉(梅路什·玛亚奇饰)是被逮捕的儿童之一,她不知道究竟了发生什么,在警察命令她的父母收拾东西跟他们走时,为保护四岁的弟弟,她把他锁在家中他们平时玩捉迷藏的密柜里。密柜里有点水和食物,还有手电。她以为不多久就能回家把弟弟放出来。殊不知,她和家人即将踏上的,是一段没有回程的死亡之旅。眼见自己被迫挤在巴士和火车里,离巴黎越来越远,莎拉手里紧握着钥匙,心里越来越焦虑。他们被带到了“监狱”,随后和父母痛彻心扉的分离,莎拉渐渐明白必须要逃走,否则等待她的只有死亡。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在一名法国警察的帮助下逃了出去,随后被一户好心的法国农民家庭收养。在曾经认识的红头发警察她决心一定要回去,遵守她和弟弟的约定。最终莎拉逃亡回到家后打开密柜时因看到被活活饿死的弟弟而失声痛哭。从此莎拉带着这个阴影生活着,却最终还是因为自责选择了自杀。 另外一条并行线索则是在六十年后,嫁到法国的美国女记者茱莉亚(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饰),受命撰写一篇有关“冬赛馆事件”的文章,却不料因此挖掘出一桩她夫家隐瞒了数十年的秘密。在莎拉一家被捕几个月后,茱莉亚丈夫的祖父母一家人,搬进了原来莎拉家租住的公寓。后来茱莉亚发现莎拉不在“冬赛馆事件”遇害者的名单里,她誓要找出莎拉去向的真相。影片中选择频繁地切换不同的分镜层层拉开序幕,吸引着观众,使着观众随着情节的发展与茱莉亚同时思考着,感同身受。并行交叉的两条线索使影片颇具悬疑色彩,人们一面好奇着这是一段怎样的尘封的历史,又揪心着莎拉的悲惨命运,而她们所拥有的共同的住宅使得两人的命运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使得影片节奏紧凑,层层推进,在这种“巧合”下又增强了可观性。 电影在描述时也采用了书中的人物视点,而没有选择第三人称去讲述,以莎拉和茱莉亚的主观视角去展开故事情节,两个超越时空的身份角色,有种令人恍惚的感觉,观众体验也更加深刻。莎拉这个年仅10岁的小女孩以她清澈的视角毫无保留的展现着法国警察与纳粹的恶行,肮脏的赛车场与集中营,但在一切罪恶下还是能看到些人性的光辉,在被赶去集中营的路上,一名法国女子冲进来给他们塞了块面包,在与母亲分离后关押的“儿童”集中营里,亦有一些妇女们来给他们送吃的,虽然她们最后被看守的警察无情地赶走了。当莎拉与另外一个女孩在集中营逃跑的时候,被那个红头发警察发现了,莎拉哀求着喊了他的名字:“我会永远记住那个苹果的。”这再次唤起了红头发警察雅克的良知,他犹豫着,内心煎熬着,一面是上级的命令,他虽不愿助纣为虐,可是这却是他的工作,另一面是这个他曾帮助过的女孩,他深知她们最后的命运如何,他又知晓她们的无辜。最后,一声换班哨的吹响惊醒了内心挣扎着的他,他拉开铁丝网,帮助莎拉她们逃脱了出去,她们逃出铁网后,回头望着雅克,他轻斥着喊他们快逃,最后影片将一个特写停留在雅克因徒手拉那坚硬的带刺的铁丝网而布满血痕的手掌上。这一幕使人动容,影片虽是在描述一个残酷的事件,却也在其中增添了一丝温情,使得主题更加深刻,也让我们了解战争中的人们也并不完全是冷血的,所有的感情都是真实的,更加深刻地剖析着人性。而茱莉亚的视角则时时将我们的视野切换到现代,历史不仅仅是需要铭记,更应该注重反思。可在的六十年后的现代社会里,这一残酷的灭绝人性的事件却被法国社会刻意的遗忘。在影片开头,茱莉亚所在的杂志社要发表关于赛车场圈押事件的新闻,而杂志社的其他成员却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他们中一些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法国青年,甚至还以为这是德国纳粹的所作所为。这不禁引起人们对法国社会的深思:本国的历史也会忘吗?这一细节也为揭示影片主题作了铺垫。影片中莎拉的悲惨经历不断穿插在其中,与父母的分离,弟弟米歇尔的死亡,甚至莎拉最后的自杀。这尽管只是这一事件中惨痛的一角,但是却足以折射法国警察的恶行,折射犹太人在这段历史中所受的苦难。除此之外,与莎拉一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伯特兰一家,对这些事情也缄默无言,不愿提及,甚至极力地想要隐瞒。看到这里,观众也会不由得陷入沉思:对于本国警察犯下的恶行的这段历史,竟也会遗忘吗?这种过去与现实的反差,两种人物命运的交缠,更易引起人的深思,我们应以何种姿态面对历史,仅仅是铭记是远远不够的,正视它,反思它,践行于现实中,才是我们所能够做的。有污点的历史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忽视它,隐瞒它。 3.主题的深刻性与丰富性 《莎拉的钥匙》这本书的主旨可以说是多层的,思想内容蕴含丰富,但其核心还是一种对于历史的看法,无论是现代还是过去。影片中的展示,可以说很好的阐释了这一核心主题,莎拉视角下见证的一段法国的羞辱历史,六十年后记者茱莉亚追寻真相,试图唤醒面对历史沉睡的人们,她甚至在揭开真相后,拖着疲惫的孕身寻找着莎拉,当得知莎拉已经出车祸死亡后,她便去联系他的儿子威廉,试图向他替伯特兰一家道歉,告诉他伯特兰的爷爷始终没有忘记莎拉,并一直资助着她,来弥补着自己的愧疚。而令茱莉亚吃惊的是,威廉在知天命的年纪竟仍不知自己母亲的过往与犹太人的身份,但是茱莉亚还是选择半强迫的告诉威廉真相,可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愤怒的离去。正如影片中茱莉亚说的那样:“这就是真相的代价。”真相的代价是残酷的,一味地逃避只会带来暂时的安逸与荣耀,可是历史是客观的,威廉有权利知道真相,人们也必须承担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这样才有前进的动力。后来威廉在从一开始的排斥到通过父亲与自己母亲的留下的日记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随着时间的流逝,威廉走出了自己的婚姻,也渐渐开始反思正视着这一段有关母亲的历史。影片最后威廉主动选择与茱莉亚见面,他们都对过去释怀了,当得知茱莉亚为自己小女儿取名为莎拉的时候,威廉伤怀不已,茱莉亚安慰着他,而后他们同时望着小莎拉同样望着窗外的背影,情感再度升华。莎拉的名字不仅是一种纪念,也是一种警示。历史不容忘记,需要用足够的勇气去记住它,正视它,反思它。这才是书中与影片共同揭示的真谛。 此外,影片中还充分展现着各种人性的挣扎,除了曾经带给莎拉一丝温暖的送面包的妇女,在集中营送面包和水果的村民,还是帮助过他的红头发警官雅克,这些体现了战争下人性的光辉与良知,也使得影片更具真实性,此外,现代人尤其是茱莉亚夫家对于莎拉所经历事情的态度,一面是隐藏,一面又是愧疚地弥补,更是体现着一种人性的挣扎,也体现着现代社会人们对于历史的普遍态度。但幸好还有希拉克富裕犹太人的道歉,有弗兰克·利维建立的帮助大屠杀后犹太人找寻家人的组织,有茱莉亚的坚持……使得人们历史真相的坚持更具支撑。 婚姻与女性成长也是电影所揭示的一个议题,虽然影片对于这方面的揭示相对于小说有所淡化,但也足以引起观众对于茱莉亚的婚姻甚至自己在婚姻中的思考,茱莉亚一开始选择在莎拉的故事中逃避自己的婚姻问题:一是丈夫因无法直视生活压力而提出让多次流产的茱莉亚打掉这个得之不易的孩子,二是丈夫对婚姻的不忠。后来茱莉亚却在“逃避”中不由自主地被莎拉这个小女孩吸引,一路追寻下去,在其中茱莉亚也成长着,最后终于直面自己的婚姻生活,洒脱地与丈夫离了婚,与自己的大女儿生活在一起,获得了心灵上的自由。这也给当代女性面对婚姻问题时的选择给予了一定的反思:逃避是没有用的,婚姻需要坦诚,更不能将就。

1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莎拉的钥匙的更多影评

推荐莎拉的钥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