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6.8分

《杀手》电影剧本

Maverick
2018-05-05 17:49:52

《杀手》电影剧本

文/〔日〕增村保造

译/陈梅

1.某地车站

衣着朴素,职员模样的盐泽,随着众多的乘客从一辆停泊在站台上的电车中走出来,然后朝着路过的出租汽车挥挥手,汽车停住,盐泽乘车而去。

2.港口

沿着海岸扩展的人造陆地上,正在兴建工厂。出租汽车在工地前停下来,手提皮包的盐泽走下车,他慢悠悠地穿过人造陆地,站在没有生气的海岸上。海面上浮动着油沫和黑色的沉碴,海浪的喧嚣声音夹杂着工厂上骚乱的噪音,显得格外刺耳。他在海风中环视着周围。片刻之后,便朝附近的一间小屋走去。

3.小库房

粗糙的门无声无息地敞开着,盐泽朝里张望。房中很阴暗,石灰袋、压路滚子等等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他粗略环视四周,带上门走了出去。

4.附近道路

盐泽走过来。脚步很慢,似乎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实际上他目光炯炯,将周围建筑物的特征暗暗记在心里。

5.墓地

墓地上树立着未经修缮,有些肮脏的石塔和塔形木牌。

从旁边小道上走来的盐泽,止步。

顺着小道边上的木板围墙望去,马上可以看见一幢有上下两层的木屋,屋檐下挂着一块写着“

...
显示全文

《杀手》电影剧本

文/〔日〕增村保造

译/陈梅

1.某地车站

衣着朴素,职员模样的盐泽,随着众多的乘客从一辆停泊在站台上的电车中走出来,然后朝着路过的出租汽车挥挥手,汽车停住,盐泽乘车而去。

2.港口

沿着海岸扩展的人造陆地上,正在兴建工厂。出租汽车在工地前停下来,手提皮包的盐泽走下车,他慢悠悠地穿过人造陆地,站在没有生气的海岸上。海面上浮动着油沫和黑色的沉碴,海浪的喧嚣声音夹杂着工厂上骚乱的噪音,显得格外刺耳。他在海风中环视着周围。片刻之后,便朝附近的一间小屋走去。

3.小库房

粗糙的门无声无息地敞开着,盐泽朝里张望。房中很阴暗,石灰袋、压路滚子等等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他粗略环视四周,带上门走了出去。

4.附近道路

盐泽走过来。脚步很慢,似乎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实际上他目光炯炯,将周围建筑物的特征暗暗记在心里。

5.墓地

墓地上树立着未经修缮,有些肮脏的石塔和塔形木牌。

从旁边小道上走来的盐泽,止步。

顺着小道边上的木板围墙望去,马上可以看见一幢有上下两层的木屋,屋檐下挂着一块写着“有空房”的牌子。

6.公寓二楼的房间

铺着六张“榻榻米”的房间。

一只眼蒙着眼罩的盐泽打开窗户,墓地的一切尽收眼底。驼背的房东老太婆扯着大嗓门对盐泽说话。

老太婆:“因为靠近墓地,大家都不愿住。”

盐泽默默地将对面当中的窗户推开,映入眼帘的是邻接仓库的屋顶。

盐泽:“隔壁那个房间是……?”

老太婆用手拢着耳朵,将布满皱纹的脸凑过去。盐泽用手敲敲墙板,低头冲着老太婆的耳朵大声说。

盐泽:“隔壁?”

老太婆:“是个船员,现在不在日本。”

盐泽:“那边呢?”

老太婆:“空着呢,您看看吗?”

盐泽:“不用了,这间蛮好,我租了。”

老太婆毫无笑容地从屋内走出去。

盐泽飞快地将眼罩抛到外面,并低头看了一下墓地,又用严肃的目光望了望仓库的屋顶,然后,打开手提包的拉锁,两只乌黑发亮的手枪出现在画面上。

7.片名《杀手》

8.墓地

另外的一天,天正在下着雨。

墓地中的小道上,一个身穿朴素的西装套裙,披着块尼龙雨布的女人,一溜烟池跑过来。

9.公寓门口

老太婆正在门口做饭的地方洗罗卜。

飞奔进来的女人,将雨布从头上扣下来,露出一张与她的服饰极不相称,十分年轻的脸庞,她就是圭子。

圭子:“我是小池,哥哥的房间在哪儿?”

老太婆根本没有听见响动,连头也没抬。圭子弓着身子从老太婆的背后上了楼。

10.二楼的房间

圭子满身是水地走了进来。

圭子:“好大的雨,都淋湿了。”

正在躺着的盐泽坐起来。

圭子:“对工作会有防碍吧?这雨……”

盐泽:“不,也许反倒更方便。”

圭子:“那就好…(环视房间)这房间真够呛,住这种地方,气都透不过来。”

盐泽:“……”

圭子脱下西装上衣,灵巧地拉开裙子的拉链。

11.饮食店(回忆)

圭子脱去粉红色的毛衣,顺势拉开女裤的拉锁。

圭子:“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给你,拿到当铺去当,顶两碗面条钱总富富有余吧。”

店主:“算啦,算啦。这种东西能值几个钱。”

圭子:“那怎么办呢。在你眼里,我似乎是个骗吃骗喝的下贱女人!?”

在店主面前故意挺起丰满的胸脯。店主被这种样子惊呆。

店主:“你这种行为就是骗吃骗喝,决不放过你。”

圭子:“明白了。你抓住了我的弱点,想占有我的身体呀。”

店主:“胡……胡说八道……”

圭子:“一眼就看出来了。只不过吃了你两碗面,那也没办法,就照你说的办吧。”

店主不知所措。

在旁边的桌子上默默吃着饭的盐泽站起来。

盐泽:“多少钱?”

店主:“蒙您光顾……(一边注意着圭子)二百五十元。”

盐泽:“那姑娘的也由我一起付了。”

店主:“啊?……但是……”

圭子:“你别管那么多闲事啦。”

盐泽:“这样贱卖肉体,真替你担心。”

圭子:“贱卖也好,贵卖也好,是我自己的事。”

圭子突然将话停住,眼睛盯在盐泽打开的装满钱的皮夹上。

盐泽从中抽出一张放在桌子上。

盐泽:“这够了吧,不用找了。”

12.附近的道路(回忆)

头也不回快步行走的盐泽。

圭子从后面追上来,紧紧靠着盐泽娇滴滴地说。

圭子:“谢谢你(回忆)哥哥,救了我。”

盐泽不作回答,加快了脚步。

圭子:“喂,我在向你致谢呀。”

盐泽:“不必啦,别为这点事过意不去。”

圭子:“嗬,真够大方的,这可更让人佩服,我说什么也要向你表示感谢,你别躲呀。”

盐泽:(目光严厉地看着她)……

圭子笑嘻嘻地挽起盐泽的胳膊,将他引入一旁的小道,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便宜旅馆。

圭子:“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不是那种女人,可我有幸遇到你这样一个好哥哥。你也别客气。”

盐泽:“不是客气,我感到讨厌。”

盐泽甩开她向大路走去,圭子紧紧拉住不放。

圭子:“别不好意思,走吧。”

盐泽一面苦笑,一面甩开她的手。刚要离去,只见一个阿飞模样的年轻男人站在面前。

健次:“圭子……”

圭子:“哟,健次……”

健次:“圭子,你竟敢背着我……”

圭子:“不是那么回事。他强迫我去那儿……快帮帮我。”

圭子突然一下离开盐泽,抱住健次,健次耸起肩膀威吓盐泽。

健次:“她是我的老婆,怎么回事儿!?”

盐泽坦然镇定,圭子在健次背后装模作样。

圭子:“真倒霉!我的钱包被偷了,付不了面条钱,他就趁机。”

健次:“别说了……喂,你打算怎么解决!?”

盐泽没有说话。

健次焦躁不安地站着,从怀里飕地一下拔出刀来。

健次:“想占我老婆的便宜,那可不能白白地拉倒。”

盐泽:“……”

健次:“圭子,这家伙是个哑巴吗?”

圭子:“哪儿的话,说得好的很。”

健次:“畜生,想尝尝苦头吧……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样一个浪荡公子,这回倒要弄个水落石出。”

盐泽:“你打算干什么?”

对于盐泽镇定自若的态度,健次内心感到胆怯,但却仍虚张声势地吓唬人。

健次:“本来应该把你杀掉,现在让你花些钱免于一死。”

盐泽:“花钱?”

健次:“钱少了不行,把所有的钱都给我。”

盐泽:“不给。”

健次:“混蛋,看来你是想找死。”

盐泽笑而不答,健次勃然大怒。

健次:“混蛋,你别高兴的太早。”

说着大叫着,举着刀拉开架势,盐泽用敏捷地动作将健次的手腕用力扭住。

健次:“好痛,好痛!”

手腕发出叭叭声响,健次痛得发出悲呜。

13.大街(回忆)

盐泽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那样走过来。“等等”圭子喊着追了上来。

圭子:(上气不接下气地)“你真是个强人……”

盐泽无声地走着,圭子若无其事地紧贴着他。

圭子:“我最喜欢像你这样的强人。”

盐泽:“你要给那家伙采取紧急治疗,不然会残废的。”

圭子:“没关系,那种人残废了也活该。”

盐泽:“你真是个无情的女人。他是你的丈夫吧?”

圭子:“别开玩笑啦。是我最不喜欢的情夫,残废了我更高兴。……我遇见了像你这样的好人,希望能帮助我。”

盐泽:“帮助是可以的,但不能超过今天的交往。”

说完用锋利的目光盯了圭子一眼,圭子不由得精神振奋,扭着屁股跟在盐泽的后面。

14.快餐食堂“菊之家”(回忆)

盐泽走进去,女佣人绿子正在打扫店内卫生。

绿子:“您回来了!”

她微笑着迎上前去,突然笑容瞬间从脸上消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圭子。盐泽头也不回地上了二楼。

绿子:“我们这儿六点才开始营业……”

圭子置若罔闻,厚颜无耻地坐到柜台上,拈出一只烟叼在嘴上,拿起店内的火柴点上烟。

圭子:(望着店牌)“‘菊之家’那一位是店主呀?”

绿子:“是的。别妨碍我扫地……”

动作粗暴地往圭子脚下扫。

圭子:“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绿子:(挑战地)“关系?”

圭子:“比如说,夫妻关系啦,内掌柜关系啦。”

绿子:“你太无礼了……我是女佣人。”

圭子:“你大概挺爱他吧,可他有妻子,就成为单相思了吧。”

绿子:“他没有妻子,你这个人。”

圭子:“哦,那就太好了!”

绿子扫完地去了后面,圭子轻轻扔掉烟头迅速地上了楼。

15.二楼

盐泽芷在更衣,圭子进来。

圭子:“哎呀,什么这样冲鼻子,一股男人的气味……看来没有女人还真不行。”

盐泽理也不理。

圭子:“能让我在这儿工作吗?干接客这一行我可在行啦。”

盐泽:“对不起,这里不缺人。你上别处去吧。”

圭子:“我可没处去。”

盐泽:“像你这种随风飘的人,还会没处去。”

圭子:“你想让我死呀……如果回到健次那里去,他会把我整个半死。”

盐泽:“你的死活,与我毫不相干。”

圭子:“你真是冷酷无情。一点也不可怜我吗?我才二十二岁。自从十三岁离开家,就一个人漂泊他乡,受尽了人生痛苦。被男人欺辱,被人利用,受到剥削,只能让眼泪往肚里咽……可是,我打算改变生活,所以要拼命劳动,你就用我吧……求求你啦!”

圭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哀求着。盐泽毫无表情地看着她。

16.菊之家店内(夜回忆)

磨的很快的菜刀一闪,鱼头被切下来,随后刀从中间切下将鱼分成两片。盐泽正在非常熟练地收拾鱼。

店中气氛喧闹,充满笑声。盐泽抬头稍稍看了一眼,柜台里的圭子正兴高采烈地和周围几个客人调笑。

圭子:“哟,讨人嫌的叔叔!”

客人甲:“你是新来的?长得很机灵呀!”

圭子:“要说机灵,那倒是谁也比不过。”

热烈的笑声,圭子一边讨人喜欢的撒娇,一边给客人来回酌酒。绿子被打发到旁边忙碌着。

圭子:“绿子,快换一壶酒来!”

绿子噘着嘴,从圭子手中夺过酒壶。

盐泽默默地用菜刀切着菜。

客人乙:“你买到便宜东西了呀。”

盐泽:“什么?”

客人乙:“我指的是新来的姑娘,店里马上变得充满生气了。”

盐泽:“是吗?”

客人乙:“可不是,性的魅力大大地增强了。”

17.同上·门前(夜回忆)

关门后,盐泽站在门帘外,正准备回家的绿子走出来。

盐泽:“辛苦了。”

绿子看了看店,磨磨蹭蹭地欲走又返回。

绿子:“那个人一直在这儿工作吗?”

盐泽:“……”

绿子:“店里的工作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盐泽:“……”

绿子:“我一看到那个灵魂肮脏的人就讨厌……我是为了你才拼命工作的。”

盐泽:“这我知道。”

绿子:“那就把她赶走吧!”

盐泽:“总之,今晚你先回去吧。”

18.同上·二楼(夜回忆)

盐泽上楼来。

已经钻进被子的圭子,一面吸着烟,一面笑着说。

圭子:“你想好了吗。我可以利用手腕拉来很多客人,让你攒很多钱。”

盐泽置之不理,突然冷不防掀掉被子。只穿着衬裙的圭子故意做出挑逗的姿态。

圭子:“别看!”

盐泽粗暴地将毛衣、裤子摔向圭子。

圭子:“你这是干什么?”

盐泽:“你给我出去!”

圭子:“太过分啦。我没处去呀。”

盐泽:“不会找房子住吗。”

圭子:“一下子也不能找到呀。”

盐泽:“你要是每天来工作,那倒可以,住在这儿不行。”

圭子:“那为什么?有女人住在这里不是更方便吗……”

盐泽:“那你就别在这儿工作了。”

圭子:“明白了,那我就出去找地方住好啦。”

说完若无其事地拿着毛衣,裤子走出屋子。

19.同上·门口(第二天回忆)

绿子走过来。

太阳已经老高了,店门还未开。绿子注意了一下二楼,按了控门铃。

20.同上·店内(回忆)

倚靠在柜台还在睡觉的圭子,听见铃声把眼睁开。向阳的毛玻璃门上映出绿子的身影。圭子好像想起什么,急忙将穿在身上的毛衣,裤子脱下来,扔到拒台里面,然后一面用手将本来就压的很乱的头发弄得更乱,一面将门打开。

进来的绿子看到圭子这副样子,很吃惊。

圭子:“哟,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绿子:“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

圭子:“哦,是吗。”

故意使劲打着呵欠,眼睛有所示意地朝二楼看了看。

圭子:“真困死我了,我们……他整个晚上都不让人睡,累坏了。”

绿子:“胡说!我们主人决不会……”

圭午:“人不可貌相,首先看他是对谁。”

绿子受到打击,茫然地站在那儿。

圭子:“从今晚开始,每天晚上都会让我担心。”

绿子:“我不相信。”

圭子:“总之,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你要听我指挥。”

绿子:“不!我决不在你手下工作!”

圭子:“那你只好辞职了。”

绿子:“当然,现在就辞职。主人背叛了我,我能忍受吗?非辞职不可。”

说完哭着跑出去。正合心愿的圭子得意地微笑着。

盐泽从二楼走下来。

盐泽:“绿子怎么了?”

圭子:“早上好……昨晚没处去,就在柜台上睡了一夜,睡得我身上直痛……”

盐泽:“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圭子:“那姑娘,由于某种原因不干了。”

盐泽:“辞职啦?”

圭子:“大概因为我的出现,她感到大失所望。”

盐泽:“这么说,是你把她赶走啦?”

圭子:“那有这种事儿。那小姑娘在不在我都无所谓,怎么会故意把她赶走呢。”

圭子从柜台里拿出毛衣、裤子,一边穿一边说。

圭子:“好极了,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得去美容院美美容。”

21.公寓。二楼房间

穿着衬裙的圭子将窗户打开。雨已经停了,湿淋淋的墓地没有一点生气。

圭子:“雨好像停了。真不错。”

盐泽:“去把今天的晚饭买回来。”

圭子:“出去吃不就行了……”

盐泽:“让人看见不好。还是买些盒饭回来吧。”

圭子从衣服架上取下衣服。

圭子:“衣服还湿着哩。没有换的,等干了再去不行吗?”

盐泽:“等不及啦,现在就去!”

圭子:“这样湿着出去,岂不要感冒……”

盐泽:“我不管刮风下雨,计划绝对不能变。这是我的脾气。”

圭子:“明白了。”

她勉勉强强将湿衣服穿上。

圭子:“怎么一下子变得俭朴起来了!”

盐泽:“你若是有意见,现在就可以走,不必客气。”

圭子:“那就一切听你的。你这个人呀说出话是决不肯收回的。”

说完从屋里走出。

22.商店街(回忆)

圭子溜溜达达地走过来,购物袋中已装了一瓶酒、三个杯子。她来到一家寿司站门前。

圭子:“大哥,要三份寿同。”

23.公寓二楼房间(回忆)

盐泽从壁橱里取出手提包,拉开拉锁,从中取出两套工作服,衬衣、运动鞋等物品。他将这些东西叠妥,并排放好,仔细检查了一遍,而后看了看表,打开窗户。

下面是鸦雀无声的墓地,路旁的小径上出现了一个男人——前田,他有着一张狰狞可怕的面孔,渐渐向这边走来。

大广告牌前面(回忆)

画面上出现逼真的战争情景。

凝视着前方的盐泽。前田向他走过来。

前田:“是盐泽先生吗?”

盐泽轻轻点点头,前田也很有礼貌地鞠躬致意。

前田:“我来自我介绍,我是木村组的前田。”

盐泽不说话走开。

25.立交桥上(夜·回忆)

在桥下高速公路上奔驰着的汽车,灯光穿梭流逝。

盐泽和前田面对面站着,盐泽的表情始终如一,平静、冷漠,但目光却锐利,可怖。

盐泽:“那就说说来意吧。”

前田:“我们的组织被逼到进退两难的境地,必须依靠你的帮助。”

盐泽:“……”

前田:“你认识一个叫大和田的人吗?”

盐泽:“名字听说过。”

前田:“这个家伙是个无情无乂的流氓,只认识钱,把我们的事业左一个右一个全都霸占了去。这半年,我一直找机会干掉他,可这小子鬼得很,一点不露马脚。看来只有依靠你把他杀掉才行,我们的组长就是这样打算的。”

说完偷偷观察着盐泽的反应。盐泽沉默。

前田:“你看怎么样?盐泽先生……”

盐泽:“对不起,你的美意不能接受。”

前田:“我知道你是不会简单接受的。但是,还得请你屈尊帮帮这个忙……木村组正面临生死关头。”

盐泽:“流氓组织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前田:“你可别那么冷酷无情……我们组长说了只要你接受,就送给你五百万。”

盐泽:“……”

前田:“对不起……我不是想用金钱来打动你,总之,请你务必接受……给你赔礼啦。”

前田低头鞠躬,盐泽冷冰冰地盯着他。

盐泽:“我不能接受。”

前田:“那就是说,怎么也不行啰!?”

26.木村组事务所组长室(回忆)

前田和木村不融洽地面对面站着。

木村:“哦,他不接受。”

前田:“对不起……作为杀手来说,是个难对付的家伙,怎么也说不服。”

木村:“听说他这个人不肯轻举妄动……但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拉出来。”

前田:“对于一个酒店老板,还从未见过给这么多钱,五百万!”

木村:“你看人的眼光太短浅了。”

前田没有说话,将头低下,但眼睛里却射出受到屈辱的仇恨的目光。

27.某飞机场的尽头

刚刚起飞的客机,震耳欲聋的马达声在空中回荡。盐泽仰着头正在眺望。木村走过来,若无其事地靠近盐泽。

木村:“我是木村。前些时候,我派一个年轻人去拜访你,多有失礼。”

盐泽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渐已消失的客机。

木村:“大致的情况你已经清楚了,总之,大和田的所做所为简直让人看不下去。麻药卖淫,敲诈勒索……”

又一阵刺耳的噪音,将木村的话音淹没,只看见他的嘴使劲地上下动着。

即将降落的大型客机从两人的头上飞过,盐泽静静地目送它而去。

木村:“……尽管也是流氓,可是,木村组是个诚实的建筑业组织。我们为了糊口拼命地干,而大和田则是金钱第一,把我们的主顾和强大的建设公司全都拢络过去了。世道再坏也不能让恶人吃的肥肥的,正直的人却被挤垮呀。”

盐泽:(轻蔑地)“你是正直的人!”

木村:“这是和大和田相比较而言……本想尽可能不来麻烦你盐泽先生,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可是,即使想对他下手,总是没有机会。请你瞧瞧这张照片。”

拿出数张照片交给盐泽。盐泽接过去仔细地看。

木村:“中间的那家伙就是大和田,看见了吧,他无论去哪儿,都有保镖围着他。这些人都是有本领的,我们的人根本无法接近他。”

画面上出现那张照片的特写镜头,大和田在巡视建筑工地,周围有七、八个精明强悍的男人簇拥着他。

木村:“要想突破他们的护卫,把那家伙干掉,只有盐泽先生你能办到,否则,我们只好投降。求你帮帮忙……”

喷气式飞机发出巨大的声响。木村的声音变得很远。看毕照片的盐泽,从他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冷峻、敌视的目光。这时飞机的噪音声中又加入了战争时期可怕、激烈的枪炮声。盐泽冲着照片低声说:“同期的伙伴都死了。这些单纯的小伙子们,他们深信是为了祖国……”

盐泽盯着照片继续说。

盐泽:“这种蝼蚁之辈死了才好。”

木村:“那你同意帮这个忙了?”

盐泽轻轻点点头,将照片放进口袋里。

木村:“谢谢。只要你肯接受,大和田就等于完蛋了。”

盐泽:“我要二千万。”

木村:“二……二千万!?”

盐泽:“大和田若是死了的话,那你承包的工程就能赚大钱了嘛。”

木村:“可是……”

盐泽:“你若嫌贵,那我也就不插手这事了。”

木村:“等一下。好,我也是男子汉大丈夫。二千万就二千万。不过,你得早点下手。”

盐泽:“何时动手由我决定。”

木村:“我知道你干事是非常谨慎的,不过我们的情况是很紧迫的。”

盐泽:“既然你了解我的工作方法,那就不要给我附加条件。要想按你的指挥行事,那咱们就吹。”

木村:“明白了,我什么也不说,一切由你决定,请多多帮忙。”

木村郑重地叮嘱之后走了。

盐泽头也没回,抬头注视着天空,在轰鸣的发动机伴随下,一架客机由远及近,尖厉的啸声划破长空,巨大的机体开始缓缓降落。

28.近处道路(回忆)

前田停车等待,木村走过来。

前田:“怎么样了?”

木村:“那还用问。”

前田:“还是不行吧?”

木村:“真是笨蛋,我跟你可不一样。”

木村大声叱责着坐进车里。

29.饭馆(回忆)

前田和部下泽井进来,泽井突然停住脚步。

泽井:“大哥!……”

说着用眼睛向那边瞅了瞅。随着他的视线可以看见将头发高高盘起,穿着华丽和服的圭子,她貌似文雅正在吃着血红的牛排。

泽井:“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作为情妇倒是挺捧的。”

前田默不作声,在一张能够看得见圭子的桌旁坐下来。泽井坐在对面,不住地将视线投向圭子。早就注意到前田他们在注视自己的圭子,此时更加装模作样起来。

服务员来到前田他们的桌旁。

服务员:“您来了。”

前田:“那个女人常来吗?”

女服务员:“最近比较常来。”

前田:“都是一个人来吗?”

女服务员:“是的。”

前田:“原来是这样。”

说完若无其事地打开菜单。

30.公寓二楼房间

窗外,风在呼呼地刮着。从窗缝闻吹进来的风使天花板上吊着的灯摇摇晃晃。盐泽躺在那儿看着这一切,一会儿好像很不放心地坐起来,点燃一只烟。

31.坟地

前田站在旮旯的一片树丛中,眼前是的土坑。这时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紧张地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是买东西归来的圭子正冲着他笑。

圭子:“按照约定的时间就来了。”

前田:“盐泽太讨厌了。”

圭子:“他的性命就只有今天一个晚上了,让他去作威作福吧。”

前田:“你看!”

他用下巴指指土坑,圭子向下张望,坑中堆满废弃的枯萎的花和供品。

圭子:“这是个垃圾坑吧?”

前田:“是盐泽的坟墓!把他埋在下面不容易被发现。”

圭子:“就是嘛,这里谁都不会来。”

前田:“公寓在哪儿?”

圭子:“就在那边。”

前田:“盐泽呢?”

圭子:“已经来了。”

她用手指了指木栅栏的房子,前田脸上露出无所畏惧的冷笑。

32.公寓二楼房间

圭子和前田一前一后地走进来。盐泽用锐利的目光瞥了他俩一眼。

盐泽:“不是跟你们说过要单独出入嘛。”

圭子:“我们是偶然在那儿碰上的。”

前田好像漫不经心地环视着房间。

前田:“这房间也太糟糕了。”

圭子:“干嘛租这么一间房间,住旅馆既简单又方便。”

盐泽:“发布命令的是我,不是你们。”

前田和圭子彼此沉默,盐泽将中间的窗户打开。

盐泽:“万一有人追来,就从这个窗户出去,沿着仓库的屋顶逃走。”

前田从窗中探出脑袋,看了看仓库的屋顶。

前田:“原来如此,这倒想得很周全,不愧是干这一行的专家。”

盐泽:“少说奉承话,还是多想着点不要把事情搞糟,牢记进行工作的程序。”

前田驯服地点点头。这时圭子突然“哎呀”叫了-声,从窗前退了回来。

盐泽:“怎么啦?”

圭子:“警察!”

盐泽和前田不由大吃一惊,向窗外窥探。只见一名穿制服的巡警沿着墓地的小径朝这面走来。

前田:“向这边走来啦。”

圭子:“难道是来抓我们的……”

盐泽:“别担心。我们还什么都没干呢。”

前田:“那他来干什么。”

圭子:“让我去看看。”

盐泽:“别去,你一露面反而会惹来麻烦。”

圭子不安地向外偷看。巡警已走近公寓。

前田:“真糟糕。弄不好今晚的工作要成问题。”

盐泽:“沉住气,总之,要保持冷静。”

33.同上。门前

走过来的巡警。

在走廊煮东西的老太婆。

警察:“大娘……”

拍拍老太婆的肩膀,老太婆转过身,巡警打开一本很厚的户口薄。

警察:“在这儿住的就只有二楼的船员吗?”

老太婆:“不……”

警察:“又有人来住了吗?”

老太婆:“又有一个人,是个挺好的人,他住在坟地旁也不在乎。”

警察:“姓名、职业都登记了吧?”

34.同上二楼房间

盐泽、前田、圭子屏住呼吸,注视着楼下的情况,盐泽走到窗边说。

盐泽:“没事啦。”

圭子和前田不约而同喘了一口气。顺着盐泽的视线望去,巡警已顺着来时的小径远去。圭子离开窗户。突然她悲惨地大叫一声。

圭子:“痛死我了。”

盐泽:“怎么啦?”

痛得皱着眉头的圭子从脚底下拔出一根针,她将针举到盐泽眼前。盐泽表情严肃,充满杀气。

35.跑马场(回忆)

在望远镜的镜头里,奔跑着的马奔向终点。观众席上观众站起来大声呼喊着。来宾席上,大和田和他的贴身保镖十分谨慎地稳坐不动,赛马结束,观众回到座位上,悲喜交加的面孔混乱地搅在一起。

大和田沉着、镇定的脸部特写。

那个人拿开望远镜后,露出盐泽那张阴沉可怕的脸。

36.大和田住宅·门前(回忆)

沿着高高的石头围墙,一辆高级轿车开过来,车里坐着大和田和保镖们。轿车停在坚固,紧闭的大门前,鸣着喇叭,大门向里打开,轿车刚开进去,大门马上关闭了。

尾随而来的一辆出租汽车慢漫开过去,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盐泽那张严峻的面孔。

37.某公寓·走廊(回忆)

盐泽脚步缓慢地走着。在他前方走廊拐角处,大和田出现了,迎着他走了过来。盐泽仍旧漫不经心地向前走,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此时盐泽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但右手却隐蔽地移向裤子口袋,将手伸进口袋里,等待着错身的时刻。但就在这时,身旁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跑出两个可爱的孩子,紧接着孩子的父母跟着走出来,牵着孩子的手走了。就在这一瞬间,盐泽和大和田错了过去。大和田来到一房门前,押了一下门铃,从门上的小窗里露出―张年轻女人的脸。那是他的情妇茂子。门开了,大和田进去。

盐泽头也没回,当他来到走廊拐弯处时,那里大和田的三、四个保镖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盐泽背冲着他们站在电梯前,按了一下电钮,静静地等待着。

38.菊之家·门前(回忆)

盐泽出来,将一块牌子挂上,又返身回到店里。牌子上写着:“今天因事停止营业。”

39.同上·店内(回忆)

盐泽从怀里掏出一根细针,盯着闪着寒光的针尖,然后开始默默地磨起来。

40.饭店宴会厅(夜·回忆)

门外立着一块上写“纪念东京建设公司成立三十五周年庆祝大会会场”的牌子。旁边站着一大排招待员,正在十分有礼貌地迎接客人。大和田和保镖一行带着穿着和报的茂子走进来。招待员甲:“欢迎您。”

大和田扬了扬下巴,拿出他和茂子的请柬进入会场,保镖们也慌忙交出请柬,迅速跟上大和田。

招待员乙:“带来的那个女人是谁?”

招待员A:“事实上等于是大和田的夫人。”

招待员乙:“多年轻呀,就像是女儿,真让人羡慕呀。”

拿着三弦的盐泽走过来。

盐泽:“请问,后台在哪儿?”

招待员A:(看看三弦)“在演出场地那边。”

盐泽:“是吗。”

招待员A:“您辛苦了,我给您带路。”

说着站起来,带着盐泽向旁边走去。

41.同上·后台附近(夜·回忆)

盐泽和招待员A走过来。

招待员A:“就是这个房间。”

盐泽:“麻烦你了,谢谢。”

像艺人那样低头致谢。

42.同上·后台(夜·回忆)

日本歌舞伎演员和伴奏者混乱地来往于后台,盐泽弯着腰不显眼地从那些人中间挤过去,靠近对面的帷屏。从会场上传出阵阵热烈的掌声,盐泽将帷屏拉开一条细缝,往会场上窥视。

43.同上·宴会厅(夜·回忆)

大和田正站在麦克风前讲话。

大和田:“今天是东京建设公司成立三十五周年,今后将会得到更大的发展,我们这些搞承包的人,愿意真诚地进行合作,请诸位多多关照。”

大和田和颜悦色,笑容满面地深深鞠躬致意。会场上再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大家将目光一致投向大和田。

此时,盐泽从后台悄悄地溜出来。大和田已经致完辞离开麦克风。保镖们前后左右围着他。盐泽混入会场,慢慢向正忙于寒喧的大和田和茂子靠近。他一手端着杯威士忌酒,一手从桌上拿菜,可眼睛却一刻不离地追踪着大和田。

大和田和茂子从他背后经过,保镖们寸步不离地紧跟着。

不久,场内暗下来,演出开始。大和田和茂子坐在椅子上观看。保镖们仍旧守在旁边。茂子因为保镖挡住了她的视线,便离开座位一个人站在旁边观看。

这时,盐泽轻轻来到她的背后,用指尖夹着刀片,割向她和服的带子。然后迅速离去。

茂子的和服腰带哗啦一下掉了下来。她“啊”地一声尖叫,大家不约而同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

大和田吃惊地对他的保镖说:“喂!你们别呆头呆脑的,快快看去。”

几个人离开大和田跑向茂子。人们的视线紧紧地跟着他们。盐泽趁此时机走近大和田,动作敏捷地将一根细针准确无误地刺进大和田的后颈中,然后消失在人群里。

场上灯光齐明,演出停止了。保镖们回到大和田身边,看见他低着头坐着。

保镖:“社长……”

没有反应,保镖大吃一惊,上前推推他,他的身体像一滩泥似的栽倒在地。

44.新闻报导(回忆)

报绞标题:“土木建筑公司经理在酒会上被害”。

笑容满面的大和田照片特写。

报纸标题:“可能是承包商事争夺势力范围,当局正在追查背景情况。”

45.木村组事务所·社长室(回忆)

正在看报纸的木村和前田。

木村:“干得真漂亮,这人还真不简单。”

前田:“警察要是追查背景关系,很快就会把目标盯在我们身上。”

木村:“不管他怎么调查,反正我们当时不在现场,不用害怕。”

说着站起来。

木村:“那么,说好的二千万就该给人家啰。”

他打开保险柜,从中拿出厚厚的几捆钞票放在桌上。

前田两眼真勾勾地盯着。

前田:“这可真是挣钱的买卖。”

木村:“我们不是也就因此把大和田的业务弄到手了吗?”

前田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钞票,不住地点头。

46.菊之家二楼(回忆)

盐泽毫无表情地拿起面前的钞票数着,前田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

盐泽:“如数收到……”

将钱慎重地放进旁边的手提式保险箱里。

前田:“全靠你的帮助,非常感谢。你这次的手法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盐泽:“不值一提。”

前田:“再次表示感谢。还有一事想求你。”

盐泽:“什么事?”

前田:“我想请你收我做徒弟。”

盐泽:“做徒弟?”

前田:“自从见到你这位兄长,我才意识到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应做的事。我想跟你学习,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盐泽:“你认为杀人是真正的男子汉应做的工作吗?”

前田:“那兄长你为什么……”

盐泽:“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感到自豪。你也不要想那些毫无价值的事情。”

前田:“你可别这么说,我比你差远了,但我自信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你就收下我吧。”

盐泽:“我只相信我自己。工作也是一人单干。”

前田:“我正是想以兄长作为学习榜样……”

盐泽:“让你这样的人来学我,那可受不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

前田:“原来如此,不过,我并不死心,还会来求你的。”

47.同上·店内(回忆)

前田咚咚地从楼上下来,和刚进门的圭子正好打个照面。

圭子:“哟……”

前田:“咱们不久前好像见过面。”

圭子微微一笑,点点头。

前田:“你认识盐泽先生?”

圭子:“我就是这儿的人嘛。”

前田:“是女主人?”

圭子:“是呀。”

前田:“哟,我都没看出来。”

说完冲着圭子点点头,匆匆走了。圭子莫明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

盐泽从楼上走下来。

圭子:“刚才那个人是谁?”

盐泽:“管他是谁呢。”

说完头也不抬,来到厨房开始磨刀。

48.饭店(回忆)

隔数日。圭子又像上次那样坐在桌前津津有味地吃着。偶然抬头,发现前田笑咪咪地站在面前。

前田:“上次见面多有失礼,一块吃行吗?”

圭子:“请座吧……一个人用餐确实不香。”

前田对着她坐下。

前田:“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前田。”

圭于:“我叫圭子,请多关照。”

二人对视着,眉来眼去。服务员走过来。

服务员:“您好!”

前田:“我也要同样的一份。”

服务员:“知道了。”

前田上下打量着圭子说:“我真羡慕盐泽先生,有你这祥一位漂亮的夫人。”

圭子:“你真会说话。”

前田:“不过,像盐泽先生那样源源不断地进钱,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手。”

圭子:“他只不过是开酒馆的,没啥了不起。”

前田:“你真会开玩笑……你丈夫开酒馆只是一种遁世的暂时措施。真正的行当将会带来大把钞票,夫人,你的福气真大。”

圭子:“哪有的事……你上次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前田:“嗯,正是如此。”

两人好像漫不经心地互相试探着。

49.菊之家二楼(回忆)

盐泽正在整理发票,听见楼梯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圭子走进来。

圭子:“早上好……”

盐泽:“真早呀。”

圭子:“因为有事要跟你商量。”

盐泽:“什么事?”

圭子在他身旁坐下。

圭子:“来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我是怎祥的一个人,大概你也有所了解吧。”

盐泽:“……”

圭子:“请你认真地听我说。”

盐泽:“我听着呢。”

圭子:“我无论如何也要做你的妻子。”

盐泽:“我不需要妻子。”

圭子:“为什么?你总不至于是残废吧。”

盐泽:“反正我不同意。”

圭子:“那怕你讨厌我,我也要当你的夫人。”

盐泽:“你要有这种想法,我就辞掉你。”

圭子:“你想辞掉我,那你就试试看。我不把你们事业搅得乱七八糟才怪呢。”

盐泽:“我的事业?”

圭子:“是呀,你不是杀手吗。”

盐泽:“听谁说的?”

圭子:“别管谁说的。”

盐泽冷冷地看着她。圭子被对方的态度所压倒,感到有些气馁。

圭子:“你想杀我就杀吧,我豁出去啦。”

盐泽:“……”

圭子脸上马上浮起媚笑,猛地一下抱住盐泽。

圭子:“那你同意我做夫人啦?”

盐泽:“不同意。”

圭子的表情一下子变成凶狠的样子。

圭子:“如果不同意,我就把一切都告诉警察。”

盐泽:“随你的便,我可不是那种怕人抓小辫子的蠢人。”

说完将圭子一把推开,起身走出房间。剩下圭子一人在那儿堵气。

50.公寓·二楼房间(夜)

在没有灯罩的电灯下:盐泽、圭子、前田默默吃完盒饭。

前田:“真想喝点茶。”

圭子:“我到楼下去打水。”

伸手拿起―个空瓶子。

盐泽:“让人看见不好,忍着点吧。”

圭子:“喉咙出冒烟啦……”

盐泽:“不喝水死不了。(看手表)到三点还可以睡七个小时。”

圭子:“哎呀,现在就睡觉。”

盐泽:“睡眠不足会影响工作。快睡吧。”

贵子:“这么早哪能睡的着。”

盐泽:“在紧要关头到来之前,暂且把工作忘掉。”

圭子慢吞吞地从壁橱里取出被褥,开始铺起来。

前田将空饭盒和杯子用一张旧报纸卷起来。

盐泽:“不要都集中在一起。”

前田诧异地回头看着盐泽。

前田:“那是为什么?”

盐泽:“如果被人发现,看到有三个饭盒就会判断出我们是三个人。一个一个分开,出去的时候分别把它扔掉。”

圭子:“你想的真仔细。”

盐泽:“怕麻烦就干不好工作。”

前田:“明白啦。”

前田抬眼看了一下盐泽背后的圭子,用旧报纸将三个饭盒分别包了起来。

黑暗中,地板上铺好三副被褥,圭子躺在盐泽和前田中间。她并没有睡着,辗转反侧。仰面朝天睡着的盐泽,轻轻地打着呼噜。圭子将脖子转向旁边的前田,由于房间太黑看不清,她伸出一只手摸索着。当那只戴着戒指的手碰到一只空瓶,发出当的一声响时,吓得圭子急忙缩回手屏住呼吸。

盐泽仍平稳地睡着。圭子长出了一口气,重又把手伸过去,握住前田伸过来的胳膊。

51.圭子的公寓(回忆)

前田冷不防拉住圭子的手,将他拽到自己怀里。

圭子:“干什么呀!”

前田:“我爱你。”

圭子:“别开玩笑啦!我是人家的妻子。你再瞎来,我就告诉盐泽。”

前田:“算了吧……叫你几声夫人,你就臭美起来了,你原先只不过是一个女佣人嘛。”

在前田怀里挣扎的圭子,一下子停住。

圭子:“你都知道?”

前田:“盐泽的妻子怎么可能住在这祥的公寓里。”

圭子:“嘿,你倒挺能分析问题的。”

说着扑到前田怀里。

圭子对着镜子整理着被压乱的头发,前田心满意足地一边吸烟,一边说。

前田:“怎么样?离开菊之家和我一块生活吧。”

圭子:“你就这么喜欢我?”

前田:“彼此都喜欢嘛。”

圭子:“但是,我不能跟你过。”

前田:“为什么?难道对盐泽还有什么依依不舍吗?”

圭子:“当然有。”

前田:“那种男人有什么好?”

圭子转过身龇着牙笑着。

圭子:“比你有钱。不久前,还增加了二千万元。”

前田:“哼,钱比情意重。”

圭子:“我说过两者都应该要,你不这么认为吗?”

前田突然收敛起笑容,绷着脸说。

前田:“你难道要把盐泽……”

圭子:“是的……跟你凑在一起,那家伙总会有点用。碰踫运气试试看,怎么样?”

前田恰合心愿地微笑着。

前田:“说实话,我也正等着这天的到来呢。”

圭子:“我很信赖你。没想到想法完全一致。”

前田:“但是,对手可是个强敌,稍许糊弄一下是做不成菜的。”

52.菊之家站内(回忆)

盐泽正在煮菜,前田进来。

前田:“上次打扰了。”

盐泽:“不是说好不许再来了吗!”

前田:“我知道。但是,今天我是送来最好的消息。”

盐泽:“……”

前田:“总之,有机会至少能赚一亿五千万。你不想听我说说吗?”

盐泽放下手里的工作,默默地上了二楼。

53.同上二楼(回忆)

前田跟着盐泽进来。盐泽盘腿坐下,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

盐泽:“说吧。”

前田叭地一下打着打火机给盐泽点上烟。

前田:“大和田的一伙人在搞药品生意,你知道吧。”

盐泽轻轻点点头。

前田:“但是,自从大和田死了以后,他们的组织变得松松垮垮、漏洞百出。我看到了这点,准备把他们买的药品整个端过来。”

窥探盐泽的反应。

盐泽默默地吸着烟。前田一看有希望,便往前凑了凑。

前田:“根据可靠的消息,从香港装回药品的船三天后就要进港。有一个叫阿锭的人,夜间用小船去接货。另外还有两个帮手在海岸等待。我们把这三个人处理掉,一亿五千万的药品就归我们了。”

盐泽慢慢地把烟掐灭。

盐泽:“为什么不向木村报告?”

前田:“要是被组长插手,那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了。而且,我上次说过,我是诚心诚意想向盐泽先生学习的。你看怎么样?”

盐泽:“……”

前田:“为了让你赚大钱,我才甘心去冒这种危险。你就答应了吧。”

盐泽:“你说的都是实话吧。”

前田:“那还用说……我一直在学你的作风,事先做了周密的调查!”

盐泽:“对方是三个人吗?”

前田:“就凭你的本领,解决他们太容易了。”

盐泽:“那就试试看吧。”

前田:“太感谢啦!”

盐泽站起来。

54.同上二楼楼梯口(回忆)

圭子侧着身屏住气在偷听谈话。突然门开了,盐泽走出来。惊慌失措的圭子,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

盐泽:“有话跟你说,进屋来!”

55.同上二楼室内(回忆)

圭子索性豁出去了,跟着盐泽进来。

圭子:“要说什么?”

盐泽:“关于让你赚五千万元的事,你干吗?”

圭子:“当然干……”

前田:“女人也让她参加进来吗?”

盐泽:“一切由我指挥,照我说的干。”

前田:“那当然。”

他和圭子交换一下眼色,默默等着盐泽说话。

盐泽:“听着,工作如同呼吸,咱们三个人的呼吸要一致,事情就能成功,否则就会失败。你们必须全力以赴。”

前田和圭子佩服地点着头。

前田:“采取什么措施呢。”

盐泽:“首先在码头附近粗间房子。”

前田:“租房子?”

盐泽:“工作是在晚上,夜晚在外面徘徊,容易引人注意。有了房子,万一出事就有处躲。我来找房子,你们要分别前来集合,目标要小。”

前甶:“明白了。”

他毕恭毕敬地点着头,和圭子会意地看了一眼。

56.公寓二楼的一室(深夜)

衣着不整睡着的圭子。

打着鼾熟睡的前田。

睡着的盐泽,蓦地坐起来,擦亮火柴,在瞬间的亮光中,露出盐泽平静的脸和手表,表针指在二点三十分上。

盐泽站起来整理行装,然后打开窗户。眼下的墓地一片漆黑、寂静。风吹得树木沙沙作响。盐泽望了一会儿,转过身轻声说:“起来吧。”

前田迅速爬起来。

前田:“到时间了吗?”

盐泽点点头,从手提包里拿出工作服和运动鞋。

圭子睡意朦胧地站起来。

盐泽:“程序都清楚了吧。”

前田:“看到阿锭出来就可以了吧。”

盐泽:“如果他提前出来,那我们的计划就会被打乱。我们还是早点去那间小屋等着。”

前田:“明白了。”

两人很快穿戴好,盐泽从提包里掏出两只枪,慎重地将子弹一发发压进去。然后将一只交给前田。

盐泽:“这是以防万一。想使用的时候,要有走向坟墓的准备。不想上断头台就别轻意使它。”

前田自信地点点头,接过枪。

57.填海陆地(深夜)

工厂外一片荒凉,拐角处的一间小仓库的门打开着。圭子向外探望,马上又将头缩回去,关上门。

58.堆东西小屋(深夜)

盐泽坐在旮旯里的石滚子上。

圭子:“还不来,前田……没问题吧?”

盐泽不回答,圭子有些沉不住气,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圭子:“会不会因为害怕跑掉了?”

盐泽:“他是一个贪财的家伙,一定会回来。”

圭子:“麻药的事是真的吗?也许是胡说的吧。”

盐泽:“谅他也不敢骗我……再等他一会儿。”

圭子突然停住脚步,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圭子:“来了、来了。”

说着跑到门口,将门打开。前田气喘吁吁地走进来。

圭子:“怎么这么晚?”

前田:“大和田的那伙人,不知什么原因,迟迟不动弹……”

盐泽:“阿锭呢?”

前田:“晚了三十分钟,才坐汽艇去取药品。”

盐泽:“他的汽艇一定会在这块地方靠岸吗?”

前田:“没错。另外两个人也该来了。”

盐泽慢慢站起来。

59.同上门前(深夜)

阿锭的同伙阿松和左部走过来。两人走进小屋,突然停住脚步,只听见从屋里传说男女的嘻笑声。

阿松:“真讨厌,有人在……”

两人紧张地向里张望,听见一男一女亲热地窃窃私语。两人不怀好意地对笑着。

阿松:“真拿他们没办法。不管可太危险。”

左部:“那就嘲弄嘲弄他们。吓唬一下大概就跑了。”

60.同上屋内(深夜)

圭子和前田抱在一起在亲热地亲吻着,哼哼叽叽发出声响。

门突然开了,阿松用手电筒照向他们,他俩赶忙将脸遮住。

阿松:“行啦,别再干啦!”

话刚出口,就被躲在门后的盐泽用枪柄打在头上,没了声音。

左部:“怎么了?阿松……”

他慌忙从怀里掏出手枪,这时盐泽已从背后用手枪抵住他的腰部,左部吓了一跳。

盐泽:“老实点,别吱声儿。”

左部:“他妈的!”

左部刚要喊叫就让盐泽用力推到墙上。然后敏捷地用枪柄照着他的头砸了一下。左部瘫倒在地。盐泽麻利的动作使圭子和前田目瞪口呆。

61.填海陆地(深夜)

漆黑的海面,引擎声由远至近,阿锭驾驶着一只装有马达的小船,停在岸边。他从怀里掏出手电筒一明一暗地打着信号。

仓库外面,盐泽押着阿松站在那儿。

盐泽:“打错暗号就要你的命!”

用枪口对着他。阿松哆哆嗦嗦地拿着手电筒打信号。一会儿,小船上的亮光消失了。这时盐泽用枪柄用力砸向阿松头部,阿松倒地不动了。

盐泽:“把他捆起来。”

盐泽吩咐完站在背后的前田,消失在黑暗中。

一直站在旁边屏住呼吸瞧着的圭子,凑到叹气的前田的身旁。

圭子:“行吗?你……”

前田:“什么行吗?”

圭子:“那么个厉害的家伙,能干掉他吗?”

前田:“你就等着瞧吧。”

62.岩壁(深夜)

小船无声地停在岸边,阿锭空着手走过来。在黑暗中站着盐泽。

阿锭:“就你一个人?”

盐泽:“是的。”

阿锭:“……。”

盐泽:“药品呢?”

阿锭:“什么药品?”

盐泽刚往船上看了看,阿锭就严厉地问。

阿锭:“你是谁?”

盐泽转过身,阿锭突然掏出无声手枪对着他。

阿锭:“为什么不回答。”

盐泽:“盐泽……”

阿锭的手指勾住扳机,盐泽屏住气。阿锭的手勾动扳机,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盐泽已将身体离开岩壁,跳到船上。阿锭将枪口对准他,盐泽用手电筒照着阿锭的脸。阿锭被晃得睁不开眼。趁此机会,盐泽用力扭掉阿锭的手枪,一拳打中他的要害部位,阿锭低低呻吟了一声倒下去。

盐泽用手电照向小船仓,找到一只旅行皮箱。

63.堆东西的小屋(深夜)

阿锭、左部、阿松三人被堵着嘴,缚着手脚扔在地上。

64.公寓二楼房间(早晨)

身穿工作服的盐泽,将针插入旅行皮箱的钥匙孔中。前田和圭子紧张地在旁边看着。只听叭的一声,皮箱的锁被打开了。前田和圭子轻轻的叫了一声,同时将身体凑过去。

盐泽沉着地将箱盖打开,只见里面有三盒痱子粉,盒盖上有一张天真、可爱的婴儿笑脸儿。

圭子:“哎呀!”

盐泽没有说话。拿出一盒打开盖,用小指沾了一点白色粉末,然后用舌头舔了舔。

盐泽:“比我想象的质量还好。”

圭子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迫不急待地问。

圭子:“全部值多少钱?”

盐泽:“按照行情,至少两亿。”

圭子:“两亿!!”

前田:“讨价还价;一亿五千万没问题。怎么样,我的话没错吧。”

盐泽:“前田,你的那份儿是要药品,还是等卖了后拿现钱。”

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前田,突然向后一退,掏出手枪对着盐译说:“没这个必要了。”

笑容从盐泽脸上消失了。

前田:“你的工作已经结束。很抱歉,现在需要你的性命。”

盐泽沉默无言。

圭子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从裤袋里掏出盐泽银行的信用卡和印章。

圭子:“这是从你的金库里拿出来的,别见怪。”

盐泽眼都不眨一眨。看着精神格外紧张的前田。

盐泽:“别装算啦!”

前田被盐泽镇定、严厉的态度所压倒,显得更加惊慌,勾住扳机的手在微微颤抖。

圭子:“你怎么搞的!”

前田的脸上渗出汗珠。

盐泽:“你还太年轻,眼光太短浅,收起你那一套吧。”

前田脸色苍白,惊谎失措。

圭子:(声嘶力竭地)“开枪呀!快……杀死他!”

前田用一只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突然来了个骑马蹲档式,用双手握住手枪,对准盐泽的脑袋。

前田:“别再不知趣啦!要想活就给我爬着走,让大家取取乐。”

盐泽:“你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鬼。”

前田勃然大怒,使劲勾动扳机。只听见枪里发出“咯当”一声很小的撞击声,盐泽而不改色。前田惊恐失色,连续使劲勾动扳机。手枪只是咯当咯当作响。

被眼前发生的情景吓呆了的圭子,猛地发出一声大叫拔腿向外准备逃走,可脚却不听使唤摔倒在地。

盐泽从她手上夺过信用卡和印章。

盐泽:“看来你们是半心半意地跟我合作。你们犯了个大错误。我早就料到,所以把子弹抽掉了。”

前田垂头丧气地坐到地板上。受到打击的圭子无精打采。

盐泽:“你们的这种想法,我也曾有过,也是在跟别人合作的时候。但是,我一次也没有真正去做过。”

前田:“我认输,你就处置我吧。”

说完将头低下。

盐泽从箱子里拿出两盒毒品放在前田和圭子面前。圭子急扑过来。前田则出乎意料之外地望着盐泽。

盐泽:“工作归工作,拿去吧。”

前田:“盐泽先生!……”

盐泽静静地站着,从窗缝向外张望。

此时东方破晓,在墓地的石塔间出现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晃动。盐泽转过身说:“有人追来了,快准备好。”

圭子慌忙将盒子用浴巾包起来,前田把盒子揣入怀里,嗖地一下跳了起来。

65.仓库的墙(早晨)

从公寓二楼的窗子中,依次爬出圭子,前田和拎着提包的盐泽。

墓地上黑黑的人影慢慢向公寓靠拢。

他们三人猫着腰,蹑手蹑脚在仓库屋顶上走着。走在前面的圭子突然一脚踏空。

前田:“圭子!”

盐泽大吃一惊。圭子发出一声惨叫,连人带包翻落房下,装着毒品的布包被摔开,盒子滚到小河沟里。

几个男人闻声蜂拥而至。

66.坟地(早晨)

圭子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从仓库的阴暗处,盐泽和前田走出来。

前田:“你们是大和田的亲信吗!”

突然大吃一惊,将说着的半截话咽了回去。原来,在这帮人中间,木村一声不响地站在里面。

前田:“组长!”

木村:“有了大买卖就打起坏主意啦,还向我保密!”

前田:“没这个意思。”

木村:“别再狡辩啦。我早就看出你这家伙不简单,所以有意识地让你自我暴露。”

前田:“……”

木村走近站在一旁的盐泽。

木村:“盐泽先生,你真够辛苦的,药品我要了。”

盐泽:“好容易从歹徒手里强拿到的东西,能让你这个无赖给截去吗?我再傻也不至于傻到这种地步。”

木村:“别吹牛皮啦,我已经报告警察说你是个杀手,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还是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吧,不然的话,现在就让你们两人死在这里!”

前田:“你说什么!?”

木村:“地点已经给你们选好了。”

前田:“畜生!”

木村拉开架势,其余的人一齐冲上来。顿时刀光闪动,棍棒飞舞乱作一团。

前田的胸前被刀子划破,白色的粉末洒了一地。盐泽转眼间打倒数人,然后象一阵风似的穿过石塔,跳进旮旯的树丛中,背冲着一个大深坑站着。

几个男人追上来,步步逼近。盐泽严阵以待,那帮人一齐猛扑上去。盐泽敏捷地一侧身,那些人一个跟着一个栽到坑里。

木村目瞪口呆,盐泽沉着地一步步逼近木村。木村慌忙将枪口对准盐泽。

木村:“别靠近,我要开枪了!”

盐泽依然迈着平稳的脚步走着。木村一边胆怯地后退,一边用手指勾住扳机。就在这时,一只枪口顶住木村的后腰,前田握着枪站在他背后。

木村:“前田,你这个东西……”

前田上前缴下木村的枪,对着盐泽笑了笑。

前田:“空枪有时也管用。”

盐泽没作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木村。木村吓得脸色苍白。

木村:“是我不好,盐泽先生,请饶恕我!求求你。”

盐泽:“已经晚了。得不到一文钱的杀人,这还是第一次。对你是个例外。”

木村:“救救我!”

假装可怜的木村,冷不防拔出短刀刺向盐泽。盐泽轻轻一闪,木村踉跄了两三步,突然栽倒。

前田十分诧异,十分地走近他,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原来一根细针深深地刺进了木村的胸口。前田回头看盐泽,盐泽已经走了。

前田:“等一等,盐泽先生!”

盐泽:“……”

前田:“把我也带去好吗?”

盐泽:“对于分不清情欲和工作的人,我可不感兴趣。”

前田什么也说不出。盐泽从草丛里拾起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盒毒品。

盐泽:“拿去两个人分吧。”

将盒子轻轻丢向石塔暗处,转身而去。前由的眼光注视着脚下的盒子,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此时盐泽已扬长远去。前田望着盐泽远去的背影,果断地下了决心。

圭子这时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圭子:“真是倒霉透了。”

前田:“……”

圭子:“总算还好,性命保住了。……咱们互相……”

前田从她旁边挤过去,圭子急忙追上来。

圭子:“喂,你上哪儿去呀?”

前田:“你少管闲事!”

圭子:“你现在还说这些,带我一起去嘛。”

前由突然站住,猛地转过身说:“女人是分不清情欲和工作的。我可不感兴趣!”

冷冷地、迅速离去。呆呆站着的圭子,愣了一会儿,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圭子:“哼,我才不稀罕你这种人呢。和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合作,将会赚更多的钱。”

她将石头一脚踢开,向着另一方向走去。她在石塔暗处找到盐泽留下的那盒药,盒上的婴孩正冲着她微笑。

67.某车站

早晨高峰时节,上班的人群涌入车站。在这些人中,盐泽从容不迫地买了票,通过检査口。

68.站台上

一辆刚刚进站的电车,人群蜂拥而至,盐泽随着人群消失在电车中。

电车满载着乘客开走了。

(全剧终)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杀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