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6分

霸王别姬:自我成全的人别问出路

水桥渡
2018-05-05 看过

霸王别姬描绘了一番小人物在大历史舞台上浮沉,京剧与恢弘的古老艺术在时代浪潮翻涌下沉默的景象。并最终递交了一张关乎自我建构,和历史建构的影像答卷。

在自我的建构上,导演一早便借戏院师傅之口道出“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道理。其中,程蝶衣的自我成全是在由性别意识转变导致自我认同转变的过程中逐步完成的。他将受伤的手浸入水中以期再也不用登台和苦练,和同伴一起从戏院里出逃,以及数次把“我本是女娇娥”错念成为“我本是男儿郎”,都曾是程蝶衣对即将扮演的“虞姬”身份或者说是女性身份的声讨与反抗。

然而,最终他还是在段小楼将烟枪捅入嘴内翻搅的行为下,完成了自身对性别认同的转变。此后蝶衣对小楼的迷恋,与其说是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的爱情,倒不如说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情来的更为恰当。

程蝶衣迷恋过四爷吗?不是,又或者是。不是在于程蝶衣最终深深依恋的仍然是段小楼及其所扮演的霸王形象。而是则在于当四爷画上霸王扮相时,程蝶衣在似醉似醒之间是迷醉的,是情愿的,是依恋的。他深恋着舞台上的霸王,甚至将这份依恋转移到了舞台幕后,转移到段小楼的身上,和时而扮演霸王一角的四爷身上。

电影里另一个有趣的角色则是菊仙。菊仙的自我成全从她脱下绣花鞋为自己赎身之时起,至她最终选择自尽而终。菊仙的成全从表面上看是彻底的,但这份彻底里又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悲怆和妥协。如果说人生似棋局,那她和程蝶衣最终摆下的都是两盘指向满盘皆输的落子。但是菊仙更聪明,在和程蝶衣的较量中,她始终是更胜一筹的人。脱鞋赎身本是自夺命运的勇气与果敢,然而转身光着脚走到段小楼跟前的凄苦,又成了赢得爱情的谋略。

菊仙为一份普通平淡如凡常人家,亦不怕昭告天下的感情,小心布局,落子谋略。该退时退,又在每一个恰当的时刻逼段小楼做出选择,她固然是聪明的,也固然是深爱的。但是菊仙真的赢了爱情吗?她最终渴求的是段小楼对自己的认同,保护和发声,但最终回敬她的却是来自丈夫的发难和责认。所以菊仙最终选择以自尽成全自己的感情和尊严,刚烈且悲怆。

再看段小楼。乱世之中,人如草芥。为求生可尊严尽失,又何来霸王之说。段小楼在舞台上演绎霸王,但其本身只是一个被时代裹挟,甚至不得不尊严全失,苟且营生的小人物。在程蝶衣和菊仙之间段小楼不会选,也不会选,他最终只想保全自己。所以这是一段虞姬的故事,但是没有霸王,也难成虞姬。

而在历史的建构上,陈凯歌在电影里营造的历史始终只是荧幕的背景与故事的念白,它为两段从一而终的感情提供从一而终的推力和张力。但它并没有彻底将人物置身于历史真实的处境中,由此产生矛盾,挣扎与对抗。抽离掉历史背景,故事依然可以如此演绎和诠释。人物并未融入大背景中,大背景本身也没有对人物的行为和选择产生影响和改变,是稍显遗憾的地方。

当然比较有意思的是,当军队进入北京时,导演将段小楼,程蝶衣和张公公置于同一景象和画框当中,以人物发出的哀叹表达自身对历史暴行的控诉。陈凯歌将更多的笔墨留在书写和刻画这段历史上,或许和自身经历也有一定关联。但在此之前的历史着墨则显力道不足。

最后看过小说和电影,还是更喜欢小说一些。电影的结尾稍显仓促,小说则更有余味。从观众情绪的到达感来讲,觉得小说做的更好一些,对菊仙形象的塑造,和对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的描绘,也更细腻一些。希望之后有机会写一下小说的书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