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中,但愿仍温暖

Christineee
2018-05-04 看过

一连搭了6次过山车。一轮新的过山车开始,惊怕交加只想求它调头回去。同一个过山车第二次上,对那些坠落和反转都有数了,唯一的害怕是担心椅子的防护没系好,就这样不情愿的把命丢了。

视死如归的灿烂,在这个时代中印象深刻的是T台上Mariacarla Boscono充满死亡幻想的黑瞳;是#New York I Love You#里那一袭伴着歌声探到落地窗外的白纱;是#Midnight in Paris#中Zelda Fitzgerald的recklessness; 对,还有至今让我最虐心的#Bittermoon#, 那对放纵与毁灭的CP。

在灿烂中高歌着毁灭,如当年MH370消失第一天报道的“瞬间解体”,再如法航447“一道白光直坠大西洋”。我总是禁不住遐想,就像初中放学骑车的路上,不慎和同学车头缠绕,同学被抛出落地, 无恙后我一直追问她被抛出去瞬间是什么感觉……

我们的时代,何尝不是一列过山车,要么一早想好不上,要么与它正面相逢,随它翻滚坠落。总有一批人在坠落中能泰然处之,也总有一批人有心无意上了车,仍为自己保留上车前的温度,然后或温暖或启发惶恐的同行者。

相比Mariacarla,#New York I Love You#里面的舒淇就像那有心无意上了车的凡人,眼中的迷离是希翼遇上了坠落;而俄模Natalia Vodianova, 则是遭遇坠落后愈发温暖。犹记2001年19岁初露头角的Natalia后台采访录像: 我有2个梦想,一是被T台记载,二是have a hundred babies。十多年后天晓得她经历了那许多波折,容颜几近如初只是温暖更摄人心魂。没有一边瞪大双眼一边用劲将双唇抿出弧度,更不屑撅唇嘟嘴或卖萌或挑逗,对镜头刻意讨好太多余。与时代棋逢对手,或曾迷失或曾波折,那一抹淡淡的温暖只摄懂她赏她的魂。

摄和赏总是无可言喻的chemistry。念念不忘#Carol#里最后那三分钟的一眼万年: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Hemingway与Fitzgerald, Dali与Buñuel, 20年代的巴黎所谓golden era, 他们之间水银泻地般的摄与赏无愧时代的一抹暖光。

过山车的坠落如此惊险,惟车上遇到有温度的旅人不负岁月峥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纽约,我爱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纽约,我爱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