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用无限的观点来解读空海的微笑与乐天的假诗

天涯弦歌
2018-05-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简单概括一下《妖猫传》最关键的主题--通过电影这种“幻术”,把人生迷梦中的“放下”与“执念”同时推至巅峰。“幻术”里也有真相,幻与真之间,有所放,有所执,白龙“赤心殉道”倾向于从执到放,空海“不再痛苦”倾向于从放到执,而白居易“诗假情真”则打通了放与执的任督二脉。 世间种种笑,俱有明确的表意;唯有微笑,是神秘的,是暧昧的不可捉摸的,所以它倾向于“幻”。但“幻术里也有真相”,我们看到心上人的微笑也好,世界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也罢,都能产生各自不同的但又合理的美的感受,甚至可以从中提炼出人生感悟。微笑在给予你无限的遐想的同时,也把更多的含义敛藏于笑靥之中,它是胜过世上一切言语的,因为语言不仅无法将世间之美表达穷尽,而且很有可能表达错误,但是微笑就可以表达未知与无尽,可以超越尘俗。 空海始终带着一种“诡异”的微笑,代表着他想融入“无尽”,融入这“美”的世界,是接近“物我为一,万物齐等”的一种思想。但是“幻术里也有真相”,无知如果不包含“有知”,就不成其为无知,也就无从体现美。所以这种微笑,可以说是一种暗示,也可以说是一种注定——空海注定从“心无牵挂”走向“心有所执”,唯有如此才能找到不再痛苦的秘密。 再说李白,他在极乐之宴上写的《清平调》本意是一诗写尽天下美人,其指代是虚幻的,同样接近“无限”的观点,所以他说这首诗不是写给娘娘的;但当贵妃说出“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他便“移情”了,“移情”使李白物我两忘,望着贵妃的背影痴念“云想衣裳花想容”。李白写《清平调》本是使自己的情感从有限趋向无限,但这时又由无限归为有限——贵妃理解李白的不遇之才在盛世大唐中无可替代的作用,李白旋即也理解了贵妃为何能成为大唐的象征,那么《清平调》在这个时候完全可以理解为只为贵妃一人所写,这同样是“诗假情真”。李白因为遇到了知音而反过来痴迷这位知音,更多的是自怜自伤,这份“情真”是不自觉的不成熟的,他尚未理解贵妃的悲剧命运。

而“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白居易,他的“情真”是自觉的,并且是建立在理解贵妃悲剧命运的基础上的。无情就是最深的情,与其说是“诗假”,不如说诗是无限的不确定的,每个人读诗的时候,由于“共情”而把“无限”化为属于自身的“有限”,然后再从这“有限”中去感受“无限”的奥秘。你是什么样的人,就读到一首什么样的诗,无怪乎空海说:“单凭这一点,你就超过了李白。” 《妖猫传》这部电影自然也是“假”的,一切只是文人理想化的重构,历史上的白居易若真懂女性命运,就不会写诗逼死关盼盼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去感受电影的那份“情真”。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