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花 暗花 8.3分

暗花

ocean hotel
2018-05-04 18:33: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阿深逼迫阿凤把阿荣的死推到耀东身上,他暴打阿凤时没有丝毫犹豫。阿凤的反抗也很直接,阿深看到阿凤不服从,拿起一支铅笔逼近阿凤的眼球。拿铅笔之前,阿凤完全没把阿深的恐吓放在眼里,一直喊着“是光头杀的”、“是光头杀的”,阿深的暴打升级,黑帮电影的精髓是暴力,不靠语言靠拳头。最后阿凤屈服在拳头下,丛林法则放到哪里都好用。

耀东被阿深的手下押往机场时,阿深手下的警察做派流露出来。他看不起耀东,对待犯人的一贯手法是不尊重他们,随意辱骂。耀东一开始忍着,阿深手下以为耀东害怕,更乐了,辱骂升级,拿着一把枪对耀东又打又骂。耀东用头撞前面的玻璃,玻璃碎了,阿深手下被吓坏,耀东松开握住方向盘的手,让汽车径直向前,“来呀,照这打”,耀东握住阿深手下的枪指着自己的头。阿深手下彻底失去尊严,耀东甩开出租车逃脱。

阿凤的“证词”帮助阿深将耀东抓回牢里,这是耀东和阿凤在做戏,耀东被关进牢中。同一时间,阿深家中发现一具尸体,阿深成了嫌疑犯。其实他本打算杀死耀东,但被耀东算计。阿深回到牢里质问耀东,在一室的尘埃中,电影最美的一幕出现了,阿深的困惑,焦虑,恐惧,通过眼睛的眨动,克制而含蓄,让人体会到他的感受。耀东衬托阿深的无助,整个人竟然很温柔,充满怜悯,两个人同病相怜。耀东说:我们被人滚来滚去,像弹珠一样身不由己。

阿深开车逃亡,到达港澳码头时,门口贩卖黄牛票的大姐是电影的亮点,那个年代卖黄牛票像卖菜一样遍地开花。她看到阿深匆忙停车,以为他着急走,其实对方的心里此刻最烦的是票贩子,票贩子代表犯法,给阿深的心再加一道折磨。但是生活里经常出现这样的状况,票贩子趁客人着急卖票是常有的事儿,她招呼阿深,问要不要买票,阿深没有理她,她很生气,这人真是个哑巴。阿深在港澳码头排队买票,从窗口里阿深看到两个警察,他很紧张地望出窗外,发现他的车子的后备箱里有阿荣的尸体。

阿荣飞速跑到窗口,拿出证件对前面排队的人说,“我是警察”,大伙纷纷谴责。

顺利买完票的阿荣躲在大厅的人群里,大批警察跑过来了,乱成一团,阿深腰上还留着逃亡前的对讲机,他掏出耳机插到对讲机上,小心地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对话。大厅里,警察盘问着一个目击证人,嫌犯大概170公分,嘴上留着小胡子。阿荣紧张地在人流中躲避警察。警察要求临检,乘客们要有序地排好队等待接受检查。票贩子大姐是第二个目击证人,“我认得他,问他买票,他不理我。他背着一个白底黑花的女士皮包。”

阿深把皮包藏在夹克下面,飞快地走向一排柜子,他希望找到一个袋子替换手里的皮包,皮包里面装满了钱。一个个柜子都上了锁,到了牌号“107”的那个,阿深停下了,这是耀东告诉过他的号码,他将手伸过去,颤抖着打开它,里面是耀东的卡其色袋子,拉开拉链,一个人头掉了出来,阿深惊恐地站在柜子前,手里的女士皮包掉在地上,钱洒了出来,一个乒乓球从柜子里掉出来。

阿凤忽然站在他后面,“想逃跑的话,从H5号口出去,有一艘快艇。”交代完一切,阿凤像路人偶然发现一件凶杀案一样开始尖叫,警察听到声音,向柜子的方向赶来。这时阿凤不见了。

阿深急忙逃向H5口,在通道上,他看到停泊的快艇,乔治这时带着四个手下刚刚抵达香港,乔治觉得没人知道他是坐船来的,洪先生派出的杀手抓不到他。洪先生早就算好,阿深就是杀死乔治的杀手,他假装先派出耀东,再使计让阿深掉入圈套,让自己人杀死自己人。

阿深在情急之下杀死乔治五人,快艇在他杀完人之后迅速驶离现场。

阿深这才明白自己是所有人的垫脚石,他找到阿凤,逼着阿凤说她和耀东何时逃跑,阿凤仍旧不说,阿深先打断她两条腿,然后把她甩出车窗威胁她开口,等她说出一切后,阿深轧死了她。

阿深和耀东在仓库交锋,他将自己扮成耀东的样子剃了光头,在头上也刺了他的标志性刺青。仓库里的镜子戏几乎延续了《神探》里的镜子戏,通过镜子能迷惑人心。一片混乱中,耀东和阿深从仓库顶上一同滚落,耀东被一大块玻璃削掉了头。

阿深去往耀东即将离开的码头,那里有人等着他,他想让别人以为他是耀东。这是逃脱的唯一办法。

他一下车,还没开口说话,那边的人先说,怎么这么晚,耀东,还以为你不来了...话音刚落,那人掏出一把枪,第一枪打中了阿深的头,第二枪、第三枪纷纷打中了阿深的身体。“靠,他还穿着防弹衣,不过幸好第一枪我打中了他的头。”

阿深跟阿凤说过,他七年来天天都穿着防弹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暗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暗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