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TOHOシネマズ六本木ヒルズ归地铁车中草成二首

Tamakatura
2018-05-04 17:22: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一

前事翻然成一梦,从来薄幸是萧郎。

已愁十月多霖雨,更遣新声教断肠。

其二

萍梗生涯识有幸,浮云不系本来身。

他年夜雨灯前话,当日相思亦可珍。

—————————————

因为电影开始公映的周末与日本中国学会日程重合,不得已放弃了观看首日舞台挨拶的打算,只好回东京后去TOHOシネマズ六本木ヒルズ看了「大ヒット舞台挨拶」。如标题所述,这两首七绝就是看完后在回去的地铁车厢里写的。

那一天的种种细节,在时隔将近八个月的今天仍然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里:那天风雨大作,我却为了好看而穿了一双黑色绒面高跟鞋,从大学走到巴士车站时鞋子差不多已经湿透了;特意带了一支色调张扬的唇膏打算进场前补妆,但被人群裹挟着,带着中间喝了几次水后不知还在嘴唇上留下多少的枯玫瑰色口红就进场了;在チケット流通センター上买到了K列正中的位置,落座后发现两边的座位八成是因为要价太高倒卖失败而没有坐人;其实在那天之前我已经看了四遍电影,所以中间甚至睡着了一小段时间,差不多避开了小野君的所有戏份;虽然对制片人和导演试图通过起用男偶像来向饭赚取票房这件事腹诽了很多次,但最后舞台挨

...
显示全文

其一

前事翻然成一梦,从来薄幸是萧郎。

已愁十月多霖雨,更遣新声教断肠。

其二

萍梗生涯识有幸,浮云不系本来身。

他年夜雨灯前话,当日相思亦可珍。

—————————————

因为电影开始公映的周末与日本中国学会日程重合,不得已放弃了观看首日舞台挨拶的打算,只好回东京后去TOHOシネマズ六本木ヒルズ看了「大ヒット舞台挨拶」。如标题所述,这两首七绝就是看完后在回去的地铁车厢里写的。

那一天的种种细节,在时隔将近八个月的今天仍然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里:那天风雨大作,我却为了好看而穿了一双黑色绒面高跟鞋,从大学走到巴士车站时鞋子差不多已经湿透了;特意带了一支色调张扬的唇膏打算进场前补妆,但被人群裹挟着,带着中间喝了几次水后不知还在嘴唇上留下多少的枯玫瑰色口红就进场了;在チケット流通センター上买到了K列正中的位置,落座后发现两边的座位八成是因为要价太高倒卖失败而没有坐人;其实在那天之前我已经看了四遍电影,所以中间甚至睡着了一小段时间,差不多避开了小野君的所有戏份;虽然对制片人和导演试图通过起用男偶像来向饭赚取票房这件事腹诽了很多次,但最后舞台挨拶时看到监督的亲笔信还是忍不住默默地哭了……再往后一些,到了untitled札幌首日时,先生说起来歌广场淳看了八遍电影,问在场的人有没有也看过八遍的,我虽然没有出声大叫,还是腾出一只手向他的方向挥了几下——那时候我不多不少也正好看了八遍(外加派送给同学朋友若干前售券),还正在苦恼于缺乏动力来撰写硕士论文。

这一场舞台挨拶之后,第六次是同后辈一同去看的。最后片尾曲唱到「あなたをちゃんと思い出にできたよ」,忽然觉得之前每到结尾时那种抑郁难平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单纯的感伤,然后心里一酸,就落下泪来。如果说先前自己还为叶山老师一面一味逃避而不试图整理糟糕的夫妇关系、一面又毫无自觉地向本来就爱慕自己的女学生展现可以进攻的弱点而耿耿于怀,又为工藤虽然声称喜欢老师但最后又没能保持足够的进攻性来逼迫他做出抉择(比如隔壁少女漫画改编电影中的女主角岛田响)却选择独自黯然离去而感到怨愤,在那一瞬间这些复杂交错的情感全都变得澄明而安静:已经珍重地把你变成回忆了,这样就够了。

看了八遍电影,后来又租了「浮雲」来看,稍微有点底气来重新反思一下这部作品。小说原作是高中时读过中译本的,当时对痴情纠葛很是不以为然,因为太过现实而沉重难堪,现在却自觉可以接受人世的种种难堪和不完美,就像今年一月时与S教授、H小姐一同去看高丽屋三代袭名夜间部的公演,教授在地铁上问我喜不喜欢「世話物」(主要表现男女情爱的剧目),我回答说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是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吸引。

正如「キネマ旬報」影评所说的,叶山老师和富冈(「浮雲」的男主角)是同一类人吧。他们有着天使的外表,引诱女子不自觉地接近,放任她们爱上自己,又像恶魔一般拒绝承担责任。这样的男性角色需要美丽的皮相,加上一点颓废和厌世的情调(所以导演提出的要求是目力40%),便足以引人来飞蛾扑火——只是那光源与其说是火不如说是冷光灯。叶山老师带受到霸凌的工藤参加了演剧部、在她每次造访社会科准备室时同她亲切交谈、告诉她自己“结过婚”却又隐瞒了尚未离婚的事实、在工藤毕业那天亲吻了她却又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可是怎么能用普遍的道德准则来苛求他呢?他邪恶又天真,看似古井无波心如止水但身体里暗流涌动,而木讷表情里的茫然自失又那么惹人爱怜……

前阵子论文预答辩,一位同学研究吴伟业的剧作和叙事诗,L教授讲道,人受到命运洪流的裹挟而身不由己,是中国文学的一大主题,吴伟业又可以说是最典型的代表。这么看来,叶山老师同吴伟业也并非没有相似之处,他们一样毫无希望地寄希望于女子,最终谁也没有能改变命运。吴伟业的诗里我不能免俗地喜爱《琴河感旧四首》,又尤其喜欢其三:

休将消息恨层城,犹有罗敷未嫁情。
车过卷帘徒怅望,梦来褍袖费逢迎。
青山憔悴卿怜我,红粉飘零我忆卿。
记得横塘秋夜好,玉钗恩重是前生。

年少轻狂的时候批评颔联太过于油头粉面而又自怜自艾,后来才觉得颔联真好,只有那样艳丽的“青”、“红”两色,才能反衬出人生的无望,近似于「浮雲」中富冈最后为死于南国的恋人涂抹在唇上的一抹殷红,充满了徒劳的惆怅。

写完这篇不能算是影评的琐碎文字时,猛然发现离读完原作小说差不多也过去一年了。去年此时在从横滨返回都内的地铁里(好像是みなとみらい線?)上读到小说的结尾:工藤若干年之后在居酒屋遇到叶山老师的朋友,那人告诉她说在叶山老师的钱包里看到过工藤的照片,这时工藤醒悟到原来叶山老师真的曾经喜欢过自己,不由为过去的错失而失声痛哭。电影中工藤的梦境结尾时叶山老师赶来目送乘电车离开的她,大抵与友人叙述中的那张照片有着相似的意义,而最后工藤从梦中醒来,拉开窗帘时夜里的大雨也停了,新的一天已经降临。能把一切都保存为回忆也就够了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不由自主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不由自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