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 末代皇帝 9.0分

梦里不知身是客

Concerto43
2018-05-04 看过

《末代皇帝》是我的电影启蒙之一(同期还有《勇敢的心》、《与狼共舞》、《野战排》、《雨人》),9年来从未重温。闲时聊聊音乐、聊聊人物,记忆慢慢消遁,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未看过它,就像我从未了解贝托鲁齐。

懵逼如我

这个意大利导演是左派,当然亚平宁盛产左派,维斯康蒂、帕索里尼都是,或许这是他进入紫禁城的通行证。他的另一张通行证是人如何成为历史的人质,在庞杂的背景中起伏跌宕,走向悲剧宿命。

1908年慈禧太后归西,溥仪成为中国最后一任皇帝。在20世纪初全球君主制行将就木之际,他的个人命运已注定身不由己。

这个细节符合史实,也为后来孙殿英盗取东陵,溥仪勃然大怒埋下伏笔

接上图,“民国没有兑现承诺,没有保护皇陵以及保卫满洲,我要复辟我的帝国”。注意摄影的底光照明和幽蓝色调

电影前半部溥仪是个痛恨生在帝王家的懵懂少年,东陵被盗事件催发他复国幻想,这在《我的前半生》里有过描述。被囚禁到铤而走险只不过是两种被摆布的状态,电影倾向于人物的被动,个人主观被隐藏。

开画后一幕,时间是1945年关东军被击败,溥仪沦为苏联红军阶下囚被移交给中共当局。使命感的终结在这里表现得相当克制,热水池里汨出的血流并不猩红,画面的灰绿色与腐烂、幽禁建立起某种关联。

整个抚顺战俘营的色彩基本一致,斯托拉罗的色调基准法

接着就是不断闪回的段落,从三岁入宫开始,紫禁城被赋予两种色调:赭色和红色。

光源从右边来,事实上全片侧光几乎都是右边

斯托拉罗在本片的照明是拒绝硬光的,自然光为主,补光为辅,避免高对比度,追求色温的过渡和渐变。在溥仪入宫觐见慈禧太后这一幕里,氤氲诡异的气氛主要依靠光线实现,服化道并不醒目。

仍然是右侧打光,有意模糊景深

多次被提及“门”的应用第一次来自这里,顽劣孩童坐不住龙椅,父亲急的说:快完了,快完了!不想一语成谶。但是门外是什么世界?山呼万岁、群臣叩首。使命感非由心生,而是黄袍加身的恓惶,它建立于某种心理图腾之上,所以现实抽空之后必然漂浮。

黄色调,而且是明黄,这颜色埋下了和溥杰兄弟之争的引子,从而触发少年溥仪“我是谁”的人生第一个思考

再来一张明黄,逆光摄影,城阙之下是被逐出宫门的太监

明暗过渡,色温过渡

汇聚线构图,奔跑追逐乳母

大远景,人物的渺小。不知道1987年的紫禁城是不是这样荒芜,这个细节非常凌厉

溥仪终生不育(清后三帝全不育,所谓气数已尽),鸦片是一个原因,对乳母的羁恋则是根源。前朝朱见深、朱由校即有前车之鉴。

发式是亮点,不知出于哪位发型师之手。小皇帝的寄情是母爱和性爱的双重扭曲

恋足一幕是标准的贝托鲁齐画风,幽蓝色调则出自斯托拉罗,婉容的移情也佐证了溥仪的性无能

再来一张蓝色调,有没有《同流者》的味道?这种色调往往凸显人物心绪,暗藏异动的潜流

电影配乐非常出彩,由苏聪/坂本龙一/大卫拜恩合作完成,文绣出走的顿弓弦乐如海潮迭起,片头小提琴则完全是旖旎的民乐风。

邬君梅接拍本片才刚刚17岁

陈冲饰演的婉容过于成熟妩媚,历史上满族后妃姿质平平,川岛芳子倒是姿色不俗。三人室内戏更是贝托鲁齐风格,婉容倚窗而立,川岛抚着溥仪大腿,然后双腿分岔仰卧床上肉欲满满。

选角有疏漏。注意人物脸部条状阴影,黑色电影的标志,以此将人物情绪外化

少有的左侧打光,半明半暗的面部分割象征着内心挣扎

介绍几个出场人物:庄士敦,苏格兰人,溥仪宫廷教师,彼得奥图尔扮演。他在溥仪幼年教授了小皇帝相对西化的知识水平和仪容仪表,但是他显然并未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

高识别度的蓝眼眸不再,倒像是军情六处特工

战俘管教所长,英若诚扮演,时任文化部长,英语极好。溥仪后半生最重要的人,他的命运反差和溥仪一致,才有同病之惜。事实证明,某国对族人国人才是零容忍。

那个尼克.杨才是真恶心

凯歌露了一小脸。斯托拉罗掌机本片前拜访了北电78届诸导演摄影,这次会面影响巨大。前者讨教了光线与置景的平衡,后者则在作品里流露出《末代皇帝》的巨大影响,如《霸王别姬》和《活着》

教授辣么帅,演个反派都有型。坂本龙一配乐的成功实际上也影响了后来的华语电影人,日本配乐大师多次出现在华语作品里,梅林茂《花样年华》的弦乐几乎和教授如出一辙。

蓄须的教授和香港武指林迪安相似度极高

林迪安乱入

上几张图看看斯托拉罗的打光:

轮廓光+背光

左侧底光,口鼻阴影在面部的布局,此时溥仪已就任伪满洲国皇帝

现场有两处光源,左前和右后,右后的补光打到脖颈处,表现僵硬的背部

电影投入的大制作全部落到实处,故宫实景拍摄空前绝后,在时代风貌的还原上几无瑕疵。由于斯托拉罗稍显笨拙的影像再现,这一切散发着缓慢古旧的气息。

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绑腿布鞋

文革忠字舞,想起《霸王别姬》的批斗戏

1967年的人潮车海,灰黑一片,连交通指示灯都是原样复制

登基大典的喇嘛,满蒙一家,同信仰藏传佛教

《末代皇帝》有个超现实的结尾,真实的溥仪1967年,即文革第二年与世长辞。他的人生仿如梦一场,贝托鲁齐关注的始终是人物个体的沉浮,只是溥仪的独特身份将命运捉弄数倍放大。他没有看到身后中国以一种更为乖戾的方式掀起巨浪,他的身影消失在昔日的紫禁城。一个王朝轰然落幕,幕布上镌刻着2000年的咒语。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

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此时胸中翻江倒海,欲哭无泪

那只蛐蛐是谁的魂魄,瓮中无日月,可曾悲鸣。

402 有用
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0条

查看更多回应(60)

末代皇帝的更多影评

推荐末代皇帝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