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迷宫 心迷宫 8.6分

《心迷宫》的法律分析与道德展开

Going
2018-05-04 17:09: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法律问题

(一)案情梗概

在整个故事中,一共有两个人死亡,一个是白虎,一个是陈自立。

1、 白虎之死

黄欢是宗耀的女友,为拴住男友的心让其与之成婚,撒谎怀孕,宗耀作为村长之子顾虑到他和他爹在村中的名声,月黑风高夜打算带着黄欢一走了之,两人在小树林里商量,结果被躲在树丛里的白虎看到和听到,白虎刚欠下了赌债,正好借机要封口费,宗耀在拉扯中推了白虎一把,白虎一头撞到石头上,生死未卜。宗耀和黄欢二人见此情景连夜奔逃,村长恰巧也在树林中,将一切尽收眼底,为了不让儿子背负杀人犯的罪名,他点火将白虎之死伪装成被山火烧死的意外现场。

2、 陈自立之死

陈自立常年在外打工,较少回家,回家就喝酒家暴妻子丽琴。丽琴与王宝山青梅竹马,王宝山在妻子怀孕期间与丽琴欢好,一次欢愉过后,丽琴诉苦平日委屈,两人密谋想要将陈自立烧死,同样伪装成山火意外。陈自立是个瘸子,在回村的路上遇上了大壮的货车,便搭顺风车回村。大壮以经营小卖部为生,暗恋丽琴多年,爱在心口难开,他也知道丽琴被家暴的事情,对陈自立恨之入骨,有杀心。在路上看陈自立睡着后,便停下车拿

...
显示全文

一、法律问题

(一)案情梗概

在整个故事中,一共有两个人死亡,一个是白虎,一个是陈自立。

1、 白虎之死

黄欢是宗耀的女友,为拴住男友的心让其与之成婚,撒谎怀孕,宗耀作为村长之子顾虑到他和他爹在村中的名声,月黑风高夜打算带着黄欢一走了之,两人在小树林里商量,结果被躲在树丛里的白虎看到和听到,白虎刚欠下了赌债,正好借机要封口费,宗耀在拉扯中推了白虎一把,白虎一头撞到石头上,生死未卜。宗耀和黄欢二人见此情景连夜奔逃,村长恰巧也在树林中,将一切尽收眼底,为了不让儿子背负杀人犯的罪名,他点火将白虎之死伪装成被山火烧死的意外现场。

2、 陈自立之死

陈自立常年在外打工,较少回家,回家就喝酒家暴妻子丽琴。丽琴与王宝山青梅竹马,王宝山在妻子怀孕期间与丽琴欢好,一次欢愉过后,丽琴诉苦平日委屈,两人密谋想要将陈自立烧死,同样伪装成山火意外。陈自立是个瘸子,在回村的路上遇上了大壮的货车,便搭顺风车回村。大壮以经营小卖部为生,暗恋丽琴多年,爱在心口难开,他也知道丽琴被家暴的事情,对陈自立恨之入骨,有杀心。在路上看陈自立睡着后,便停下车拿起一块大石头打算杀人灭口,但石头都举起来了,最后没有砸下去。路上,陈自立醒来,要求下车方便,上了山坡,结果因为接听村长的电话掉了手机,捡手机途中滚下闲人坡,意外身亡。

(二)涉及的刑法学问题

1、白虎案

1.1白虎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未遂)?

白虎有赌博的恶习,在镇上的赌场输光了钱后找赌场老板借了高利贷,后来越输越多,还不上钱,在回村的路上经过小树林,刚好听到宗耀和女友的对话,知道黄欢未婚先孕,于是威胁两人要封口费,不给就把事情说出去。宗耀和家里关系紧张,父亲又是村长,如果事情闹大,在乡村这个“熟人社会”,两家人都会抬不起头。

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白虎的以两家的名誉相要挟索要封口费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如果是,在犯罪形态上是犯罪未遂吗?

接下来从三阶层犯罪论体系分析白虎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罪侵害的法益是他人的财物,在整个财产犯罪类型中属于占有型——占有转移型——交付型——强制交付型犯罪。

财产犯罪体系(部分)

在犯罪构成要件上,敲诈勒索罪的行为客体是他人的财物,白虎想要的“封口费”即属于“他人财物”。从行为上看,敲诈勒索罪的行为需要以暴力(相较于抢劫罪程度较轻)或者胁迫的方式,在被害人尚未完全丧失意思自由的情况下,非自愿地交付财物。白虎以两家人的名誉相威胁,希望获得封口费的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行为要件。

从因果关系和客观归责上看,因白虎最后没有取得财物,也就没有行为结果,不予分析。

下面转入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的区分问题。在两罪的区分上,主要有两种观点:

一是通说和司法实务的观点,抢劫罪要满足两个当场的要件,即当场实施暴力,当场取得财物,而敲诈勒索罪可以是事后取得财物。

二是陈兴良老师的观点,抢劫罪和敲诈勒索罪分属两个不同类型的财产犯罪。抢劫罪属于取得型(暴力取得型)犯罪;敲诈勒索罪属于交付型(强制交付型)犯罪。二者最关键的区别在于暴力胁迫的程度是否使得被害人完全丧失意志自由。如果暴力程度高到彻底丧失自由,构成抢劫罪;如果只是精神层面的强制,暴力程度较低,则是敲诈勒索罪。

在本案中,白虎给了小情侣选择自由,要么给封口费,要么把事情说出去让两家人丢脸,所以构成敲诈勒索罪而非抢劫罪。之后白虎和宗耀的撕扯扭打也不能认定为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手段,而是日常生活的争执,暴力程度较低,如果没有造成轻伤以上的后果,一般而言不应被纳入刑法评价和规范的对象。

在犯罪形态上,白虎实施的敲诈勒索罪属于犯罪的未完成形态。“犯罪形态是发生在犯罪过程中的一定阶段上的一种停顿状态,是犯罪的一种结局,一个空间概念”。[1]在刑法理论中主要有以下四种:犯罪预备、犯罪中止、犯罪未遂、犯罪既遂。以上四种又可以划分为两种类型:

对未完成罪,学界有两种学说,一种认为只有犯罪既遂才符合犯罪构成;另一种认为不仅犯罪既遂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犯罪的预备、未遂和中止也完全符合犯罪构成要件。陈兴良老师支持第一种观点,并且认为未完成罪要以刑法分则相应的犯罪构成为基础,以刑法总则有关规定为补充,确定未完成形态的构成,由此形成对其定罪量刑的根据。[2]

在本案中,白虎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已经着手实行犯罪,但因行为人意志之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对于未遂犯受处罚的根据,主要有主观说和客观说两种论证途径,主观说认为处罚的依据在于行为人表现出与法秩序相对立的犯罪意志;客观说则从行为人的行为对法益具有实质上的危险来论证处罚的合理性。不论采何种学说,白虎均构成敲诈勒索罪(未遂),需要被科处刑罚。

1.2宗耀:过失致人死亡罪还是意外事件?

在分析宗耀的行为之前,有必要对影片中未能详细阐明的问题进行分类分析:白虎的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影片中,宗耀推了白虎一把,白虎的头磕到了大石头,流了很多血。宗耀和黄欢惊慌失措,宗耀大着胆子探了白虎的鼻息,吓得坐在了地上。尽管可以从这个片段推定白虎此时已经死亡,但仍然需要分情况分析。

理由在于,第一,人在慌乱受惊的情况下,很可能因为情绪不稳而误判;第二,判断人的死亡时间点本就众说纷纭,主要有脑死亡说、心脏停止跳动说、综合标准说,并没有呼吸停止说,即使呼吸停止,也难以判断白虎真的死亡。白虎死亡时间点的判断不仅对宗耀的定罪有影响,还影响到对其父(村长)的定罪。

情形一:白虎在被推到,头部磕到石头后当场死亡,宗耀构成过失杀人罪还是不构成犯罪,按照意外事件处理?

过失致人死亡罪保护的法益是人的生命,作为结果犯,必须有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否则不构成此罪。因此在此情形下,假定白虎当场死亡,以便下一步分析。

何为“过失”?主要有两类: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

二者的前提都是具有预见或者避免的可能性,前者是应当预见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后者是已经预见但自信能够避免。过失致人死亡罪核心的构成要件是注意义务的违反。那么如何判断有注意义务,并且是能够预见或者避免的注意义务?

注意义务的违反需要根据个案进行实质化的判断,结合一般经验法则(包括能够为普通人认识的科学知识、逻辑推理或生活经验),行为人身份(如果是专业人士,在专业问题上应当推定其具有更高的注意义务)综合判断。

具体到本案中,宗耀是否违反了注意义务?推人的时候是否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换言之,如何区分过失与意外事件?本案中,需要区分的是疏忽大意的过失与意外事件,宗耀是否应当预见推搡会导致被害人头部磕道石头,失血而亡?

刑法上的意外事件是指,如果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的死亡结果,则不是犯罪。从司法实务的意见来看,意外事件是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一是行为人的行为在客观上造成了损害结果;

二是行为人对自己造成的损害结果在主观上没有故意,也没有过失;

三是损害结果的发生是由于不能预见或者不能抗拒的原因造成的。

实际上,司法实务不过是把刑法第16条对意外事件的条文拆解了一遍,意外事件的认定还是要回归个案根据行为人当时当地的认识能力、所处环境、具体行为和情况进行综合判断。

笔者认为,宗耀、黄欢和白虎在小树林时身处较为隐蔽的自然环境,夜幕沉沉,影片中这段推搡连观众都看不真切,更不用说正在缠斗的两人,两人因为封口费而起争执,互相推搡中,宗耀把白虎推倒在地,如果是正常情况,可能造成白虎轻伤,但不巧的是,白虎的后脑勺磕到了石头锋利的边角。宗耀在打斗过程中,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有很大可能造成白虎的身体伤害,反之亦然,因此如果认定过失致人重伤是成立的。

但笔者不认为可以就此认定过失致人死亡,因为依据日常生活经验判断,情急之下的推搡不会致人死亡;并且争执发生在光线昏暗,几乎看不清对方面貌的夜色里,树林的地上堆满了杂草,在这种情形下,要求宗耀应当预见地上有石头,并且自己推一把还很可能会让白虎后脑勺磕上石头,实在是强人所难。

因此,笔者不认为宗耀违反了过失致人死亡的注意义务,那么是否就是意外事件呢?

笔者认为认定意外事件并不妥当,尽管没有违反过失致人死亡的注意义务,但宗耀仍然违反了过失致人重伤的注意义务。上文已经分析了宗耀对死亡的结果没有故意和过失,但对伤害的结果仍有预见的可能性,也就是有致人重伤的过失。如果宗耀以轻伤的故意,导致了重伤的结果(死亡结果可以被包容评价为重伤),那么认定为违反过失致人重伤的注意义务是比较妥当的。

从因果关系与客观归责来看,宗耀也需要对重伤结果负责。为了弥补条件说混淆事实认定与法律规范,以及相当因果关系说的不足,在认定因果关系上,客观归责理论从三方面进行审查:规范保护目的、注意义务违反的关联性(结果避免的可能性)、被害人自陷风险。客观归责理论对行为结果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的检验路径大致为:行为是否构造了法所不容许的风险,该风险是否在构成要件中实现了,行为是否在构成要件的效力范围以内。宗耀的拉扯行为已经对白虎的人身构成了威胁,从规范保护目的上看,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法益——身体不受伤害的侵犯。死亡结果是拉扯行为造成的,在构成要件中,风险实现,并且行为没有超出构成要件文义解释的边界。综合来看,可以认定宗耀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的主客观要件,并且没有阻却违法事由和阻却责任事由,因此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

情形二:白虎在头部重伤后并未死亡

由于过失致人死亡罪是结果犯,必须要被害人死亡才能认定此罪,因此宗耀不构成此罪。那么是否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笔者认为可以,理由已在前文详细分析过,在此不赘述、也就是说,白虎具体死亡时间点的认定在对宗耀的定罪上没有影响,但是却会影响村长的定罪。

1.3村长行为的刑法评价

情形一:如果白虎当场死亡,村长目睹案发现场后点燃枯草,将现场伪装成山火。村长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如果构成,构成何罪?

首先是故意毁坏尸体罪。刑法第302条规定“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除以三年以下尤其秃顶,拘役或者管制”。白虎已死,村长焚尸,不论出于何种目的,行为都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

其次讨论村长是否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包庇罪?

刑法第307条第2款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从主体上看,此行为的主体排除了行为人(宗耀),村长则可以构成此罪的主体。从行为上看,犯罪现场通常会留下一系列证据,比如行为人的指纹,掉落的物件等,被害人尸体在法医鉴定后会“说话”,比如死亡原因、时间,由此推断死亡时的情形。村长放火焚烧不仅是对尸体的故意毁坏,还是对现场的破坏,导致证据和线索的灭失,主观上故意,客观上实施了该行为,应认定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

包庇罪的构成要件是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村长在小树林里目睹全过程,明知自己儿子失手导致白虎之死,但他没有实施犯罪构成要件中的其他行为,因此不构成包庇罪。

综上所述,村长放火烧尸的行为触犯了两个罪名:故意毁坏尸体罪和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罪,属于想象竞合犯。想象竞合范是指一个犯罪行为触犯数个罪名的情形,并且数个罪名之间不存在逻辑上的从属或者交叉关系,否则构成法条竞合犯。焚烧尸体的同时毁灭证据,想象竞合,择一重罪论处。

情形二:如果白虎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重伤后昏迷,被村长烧死。

在这种情况下,村长放火是导致白虎死亡的真正原因,那么其行为是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过失致人死亡罪?

笔者认为这需要具体探讨,两罪区分的关键在于主观心态是故意还是过失,而主观上的认定往往比较困难,需要结合客观行为和具体情形判断。影片中,村长见到儿子离开后,上前探看了下,随后搬来了干草和树枝,放火烧了现场。如果将此种行为推定为故意,难免牵强,村长没有故意杀害白虎的必要,更可能的情况是村长误以为白虎已经死了,护犊心切的他实施了放火行为。作为一个正常人,在白虎生死未卜的时候,会上前仔细查看,村长为了把现场伪装成意外,好让儿子免于刑事追究,没有这么做,可以认定为没有尽到预见义务,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

在因果关系上,白虎被烧死,而非脑部受重伤死亡,村长的放火与白虎死亡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因此村长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一个头部重伤的人躺在深夜的小树林里,村长作为一村之长,是否有作为义务?这关系到他是以作为的方式还是不作为的方式过失致人死亡。

不作为犯罪的构成有三个条件:以作为义务为前提+能履行而没有履行+作为义务的不履行与危害结果的发生有因果关系。下面一一检验村长是否构成不作为犯罪。不作为的前提是具有作为义务,作为义务的来源学界尚未形成共识,分析采陈兴良老师的观点。[3]

作为义务是必须实施一定行为的义务,主要有法律明文规定的作为义务、职务或者职业要求的作为义务、法律行为引起的作为义务、先行行为引起的作为义务。作为义务在犯罪论体系中的地位主要有因果关系说(构成要件中判断)、违法性说、保证人说(实行行为问题,构成要件中判断)。

具体到该案,村长的身份决定了其是否具有维护秩序,保护村民的义务?抛开身份看当时的情形,树林是相对封闭的环境,夜晚是人迹罕至的时间,是否能够期待村长有救助义务?如果不能对村长有救助的期待可能性,则不作为前提不存在;如果认为有,那么村长有作为义务,并且能够对白虎实行救助行为,比如及时送医救治。接着判断村长的不救助与白虎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这点较难断定,需要医学上的认定。因此,笔者倾向于在是否救助这点上,村长不构成不作为犯罪,也就没有不作为(不进行救助)和作为(放火)的竞合。因此,村长的行为构成的是作为的过失致人死亡罪。

2、陈自立案

王宝山与丽琴:故意杀人罪共同犯罪的犯意

大壮:故意杀人罪(预备)OR(中止):区分关键在于着手的认定

陈自立:意外失足跌落

3、陈丽琴案虐待罪:家庭暴力~故意杀人罪中的量刑考量情节

(三)涉及的民法学问题

1、高利贷放贷

2、高利贷索债(刑+民)

二、道德问题

1、假怀孕骗婚与婚姻中的“欺诈”

2、两对出轨:夫妻各有情人

[1] 陈兴良:《本体刑法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2版,第381页。 [2] 同上注,第385页。 [3] 陈兴良:《刑法适用总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1版,第237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迷宫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迷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