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伪娘和被抛弃的缪斯

崔十三
2018-05-04 看过

从何说起呢?如果不知从何下笔就从自己找到这部电影,并看下去的动力与目的吧!

算是我对美国或者模仿美国那种简单粗暴的电影的厌倦吧(其实我也几乎没有产生过兴趣)。现在我真的愿意相信欧洲人瞧不上美国人是有道理的。诚然美国人(早期的美国人,谁知道,反正都是我自己脑子里臆想的)曾经承认自己是粗俗的,也想着改变自己,让欧洲人看得上自己,可是他们失败了,当然有欧洲人的偏见这一原因,可是根本上的东西(连只是一点点复杂的天主教?英国国教?都搞不定的他们,能要求他们去擅长更复杂的东西吗?),他们的确不行。

反正种种原因,他们失败了,当然美国人必然是聪明的,他们换了一条路,这是弱者的特权。就是他们的聪明。来证明他们的粗俗是合理的,伟大的甚至是普世的,当然他们并没有忘记去反对他们曾经渴望被接受与认同的欧洲,欧洲之所以是欧洲的一切。他们成功了,因为人数优势,人数何以成为优势,因为技术,因为普世。举个例子,连哲学都成了一个技术活,那哲学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最后技术胜利了,人民也胜利了。这没有什么不好,换句话说,这多好!可是那群被称为“做作,故作优雅高深”的东西,也要给它们一条活路,毕竟那些东西不是技术而是经验(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是思想不是智慧,是复杂不是简单。难道我们应该以简单为荣,以复杂为耻?你说这是堕落吗?

以上所写就当做是序言吧!哀悼一下以复杂为荣的时代吧!那是我们人类活在神话的时代吧?也许。

说来电影,导演是罗曼·波兰斯基(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一直在强调他是大导演,别的大导演却没有人这样强调,这是梗吗?原谅我的无知)。本片值得玩味,各种意义上的“翻来覆去”,当然我要承认我梳理不来这些“翻来覆去”,所以我不能走这一条路,还是选择几个切入点,大概谈一下个人感受吧!

女主一直在反抗男主给予她的她应该有的一切,她认为这一切如此荒谬,怎么能这样想?而男主即他却一直认为她就是如此,这才是她的本质,这才是男主体会到的她,而这是真正的她,伟大的她。

发现男性如此狡猾,“男主体会到的她,这是真正的她,伟大的她”,换一种说法,作为女性的她,如果意识到她的本质,她的伟大(当然这本质和伟大还是男性创造的概念,当然女性接受这个概念,是一种被强迫的行为,如电影中一般,女主虽然站在舞台中央,主导这舞台,可是依然被作为导演的按照控制,所谓,自愿臣服与她,不过是他强制她奴役他。这是什么,一、完全的不负责,明明在行使权利,可是将这权利只是在形式上给予了女性,而义务和责任也就转移到了女性身上,男性丝毫不用负任何责任。二、完全的软弱,不敢直面一切,需要创造工具来代替他的身体来直面世界,而女性正是男性接触世界的工具。),对于男性来说,很好。

而如果没有意识到,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对于男性来说也无所谓,因为他强加给她的本质和伟大首先说明他的本质和伟大(是他发现了这一切)。其次最重要的一点,他其实就是他想象中有意义与伟大的她,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男性缺少一项权利,即美的权利,或者说,男性不能是美的,进一步说,男性不能将美作为目的,我们不否认作为结果,男性肯定是可以为美的(当然我们还要排除那些本身就不想将美做为目的的男性,这才是正常的)。但是渴望美,以美为目的的男性是有的的,至少艺术家中有这些男性(发现美,对于他们是幸还是不幸)。所以他们意义化,神圣化他们心中的她,并且一步步的成为她,在心中,在纯粹中,他们成为了女性,在这里他们占领了女性的领地,终于将美占为己有,美终于可以正大光明作用目的被他所追求。在追求的同时,并且隐藏了自己,谁也没有发现他是一个奇怪的存在(认为高跟鞋是美的,是伟大的男性,其本质是渴望自己穿上,可是作为男性永远也不可能),以美为目的的男性,神化女性是他最高的自慰?

反正不论如何,女性从来都被男性放在一旁,看着男性玩着小孩子、“小女孩”、“妇人”等的游戏乐此不疲。

本片让我想起了《母亲》这部电影,詹妮弗·劳伦斯主演的那个。其中作为母亲这隐喻的大表姐难道不就是被作家诱骗过来,并加以抛弃的缪斯吗?一遍一遍的被进行加工,创造。谁在乎,缪斯只是沦为了男作家追求美的工具。毁灭,再重新来过就是了。

一切文字,旋律,影像,不都是如此,只要男性(这里的男性就不是一般意义的男性,艺术作品的创造者,类似男性,现实意义上的女性会如此。)能追求美就好了,其中他们歌颂的一切其实都不重要,不过是死了,再复活罢了。谁关心受尽折磨的“母亲”,缪斯。

发现了个问题,电影之于我也不过如此,只是我阐发我思考的工具,我说电影越出色,越深沉也就越体现我的想法。看来我就是一个伪娘,我要承认不是吗?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穿裘皮的维纳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裘皮的维纳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