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影片

yuria
2018-05-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No,it is just a shower.

从选材角度来看,影片看似弱化了二战时期德国纳粹与犹太人间不可磨合的冲突。一个8岁德国军官孩子的,另一个8岁的犹太男孩——本可以一起玩耍的童年时光。

Bruno似乎有着不属于那个时期的单纯天真,即使是所谓的“纳粹的孩子”,但这很容易使我想起另一部同样蜚声的影片“美丽人生La vita è bella”,影片中的大人都希望尽最大可能不让孩子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苦难。“美丽人生”中的父亲在将要枪决前对孩子说“这是一个游戏,你要躲起来”那幕,至今仍印象深刻。记得当时初看那部影片的我,在那一处真的难以忍受。本片中mother也好,grandma也好,他们都是明白这一切,但希望小男孩仍然能保持天真的本性。

家教来教两个孩子,mother不希望Bruno看被要求的书,男孩说了“我说谎了,这是冒险的书”,mother才安心的接受了男孩的谎言,无论装蛋糕的包里真的有没有装书,男孩与Shmuel的相遇说是一段“冒险”也不足为奇。

影片有多处在我看来是相对隐晦的,或者说并不是十分明显的情感线索。

Lieutenant Kotler上尉对Pavel的凶残以及father直接的示意,那个“应该成为医生的人却放弃了,选择来削马铃薯”的犹太人死了;

后来晚宴中,上尉无意透露父亲不和自己联系,这一事件也成为father觉得他无意向mother透露消息的愤怒的发泄起因,所以上尉被派往前线了,临走前他来向男孩告别“goodbye,little boy”。戏剧化的说,我甚至认为Bruno与上尉的关系更加紧密。Bruno对父亲始终是崇敬的,即使怀疑过父亲是否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但也在Shmuel表述对自己父亲感情后,合理化了父亲的所有举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Bruno并没有直接受到父亲影响而对“肮脏的犹太人”有任何情感变化,但是上尉在发现Shmuel吃蛋糕后,质问两个男孩时,那一幕应该算是更为重要的影响了男孩对犹太人的心理变化吧。

影片没有直接表现“十分罪不可赦”的纳粹与犹太的场景,但“那些人的味道烧了也更加难闻”这句看似无心的话,也着实听着难受。

结局一幕留白的深意。男孩因为好奇来到集中营然后再也走不出来,大雨中哭泣的人,因为血肉的离去,又看到了无论是纳粹也好,犹太人也好,都是普通人的他们,都承载着那份情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