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Albert Z.
2018-05-04 12:38:41

回望年少时遇见的作品,大抵会有些怀旧的柔情在。然而隔了这么多年回头看Gundam SEED和SEED-D,虽然不至于再像前些年那般愤怒,却更加肯定SEED是被Deus ex machina毁了的甜腻陈词滥调,SEED-D则纯粹就是个笑话。夏亚和阿姆罗珠玉在前,纵然不要求超越,也至少不要沦落,最后竟至于廉价贩卖和平主义,本身就可恶,更可恶的是我还不忍心彻底将它们扫出记忆,因为有ZAFT红衣小队。混乱的电波音中断续传来一首诗,该如何是好,还能不能干脆利落将收音机关掉?至少我不能了,舍不得。

Nicol带着弹钢琴的双手和温柔的微笑上了战场,再无归途,你可曾听到母亲的悲泣?总是漫不经心的Dearka,在生存的间隙坚持playboy作风,仿佛生活仍如往昔,然而一切都在改变,早已身不由己。Yzak,骄傲刚毅的Yzak,认定了就不再动摇的Yzak,是深深扎进故土的骑士剑。哦还有你,Athrun,我热爱那些近身战的画面,没有机体的加成,你的强悍依然惊人且优雅。优雅,同时悲哀,因为你的力量不属于你自己。你不停地为了他人牺牲,却从来没有为自己保留余地。你沉默地爱着那么多人,罹难的母亲,几近疯狂的父亲,陨落的战友,站在对立面的旧时好友——

...
显示全文

回望年少时遇见的作品,大抵会有些怀旧的柔情在。然而隔了这么多年回头看Gundam SEED和SEED-D,虽然不至于再像前些年那般愤怒,却更加肯定SEED是被Deus ex machina毁了的甜腻陈词滥调,SEED-D则纯粹就是个笑话。夏亚和阿姆罗珠玉在前,纵然不要求超越,也至少不要沦落,最后竟至于廉价贩卖和平主义,本身就可恶,更可恶的是我还不忍心彻底将它们扫出记忆,因为有ZAFT红衣小队。混乱的电波音中断续传来一首诗,该如何是好,还能不能干脆利落将收音机关掉?至少我不能了,舍不得。

Nicol带着弹钢琴的双手和温柔的微笑上了战场,再无归途,你可曾听到母亲的悲泣?总是漫不经心的Dearka,在生存的间隙坚持playboy作风,仿佛生活仍如往昔,然而一切都在改变,早已身不由己。Yzak,骄傲刚毅的Yzak,认定了就不再动摇的Yzak,是深深扎进故土的骑士剑。哦还有你,Athrun,我热爱那些近身战的画面,没有机体的加成,你的强悍依然惊人且优雅。优雅,同时悲哀,因为你的力量不属于你自己。你不停地为了他人牺牲,却从来没有为自己保留余地。你沉默地爱着那么多人,罹难的母亲,几近疯狂的父亲,陨落的战友,站在对立面的旧时好友——是的,纵然对立依然爱他,尽管Kira从未对等地爱过你——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芸芸众生,却将煎熬与撕扯留给你自己。

原谅我的世俗之见,我始终觉得Athrun黑化才是合理的路径,如果一定要按照善恶分明的价值观将其简单概括为“黑化”的话。家庭出身与个人能力兼具的官二代贵公子,似乎怎么样都不会寂寂湮没。现在的刻薄话讲“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往往出在关键节点的选择上,站哪个队投哪个营,踏准平步青云,踏空难以翻身。Athrun并不需要面对这些选择,父亲的理念与势力已经铺开了这样大的空间,他的完整路线早已显露:继续父亲的道路。凭血统继承,借能力发扬,塑造个人魅力的套路他都可以用,一步步走进早已为他打开的权势之门。然而他偏偏没有。他尽皆放弃。这该死的高贵的慈悲心。

平民出身却天赐光环的Kira可能永远无法理解,Athrun放弃在故土的一切站到自己身边,究竟是多大的牺牲。Kira一跃而至高位,人间的博弈与挣扎在他这里只会引起感性的,最多也只是道德的感受,而且往往是从他自己的感受出发的。他看似心怀众生,却未曾真的设身处地去理解某一个人,Lacus同理。这样虚无缥缈的道德展现,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同理心?然而这没有办法,谁让他是天选的主角,天生就是要为希求戏剧化奇迹的观众服务的。他不理解,因此不会珍惜。于是我们见到了精疲力尽沉入大海的Athrun,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Athrun。

也正是如此,我感激Yzak的存在,因为他理解且珍惜。Nicol纵然温柔体贴,倾慕关怀与惺惺相惜毕竟还是不同。棋逢对手是值得长久书写的母题,可以宏大传奇如莱因哈特与杨威利,也可以静水深流如Yzak与Athrun。前者充满戏剧张力与史诗气质;后者在相处的日常里磕磕绊绊,却总不能忽视彼此,两相忘怀。两种形式都得我心,只是后者更让我感到安慰,毕竟Athrun能从别人那里得到些什么的机会真是太少了。SEED-D初始,议长拉拢Athrun,手段之一是安排Yzak与Athrun见面,想必亲ZAFT的观众都会会心一笑。Yzak可以,也只有Yzak可以,因为他们一度是共同成长的竞争对手,Yzak明白他的实力;一度是并肩出生入死的战友,Yzak明白他的献身的渴望;一度朝夕相处,共同悲伤,Yzak明白他的犹疑,他的矛盾,他的挣扎,所以当时Yzak能够以放狠话的方式鼓励(甚至命令)近乎万念俱灰的他活下去,所以现在Yzak能够拉他一把,“回来吧”。Yzak是与他平等的存在,真正的平等,不仅在于心性的平等,也在于希望他不再煎熬,而不是铺了一层友情的蜜糖,内里苦涩不堪的利用与被利用,将他推向煎熬更深处。不夸张地说,单单是“平等”二字,能够做到,就仿佛花光了Athrun这一辈子的运气。

可惜,倒向戏剧化奇迹的剧本是不公平的,身为坚定而赤诚的军人模范,Yzak却往往是被指责的那一方。明明胜负还未揭晓,历史却已写好,是非功过已被述说,还能有什么空间能容下另一条道路,另一种可能?有一点自己的坚持,就要小心被Kira大神削人棍哟。于是由不得你愿不愿意,快来一起喊和平万岁。

不。和平不是靠嘴炮轰来的。不是靠削人棍削来的。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来的。

是所有的Nicol,所有的Dearka,所有的Yzak,所有的Athrun,所有的Shin和Lunamaria,所有的本来都应安宁度日的生命为了弥补一个过错而扑向彼此消耗的深渊,最终消耗到一方将竭或是两相残伤,于是才有和平。这是悲剧性的根源,这里没有奇迹。这里只有不知该如何安放的慈悲心,只有隐忍与沉默,只有背着不可逃避的责任艰难前行,走向不可知的结局。

所以我永远无法接受Kira的光环,正如我无法忘怀Athrun撕心裂肺的哭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机动战士高达Seed的更多剧评

推荐机动战士高达Seed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