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黑白镜头、看见另一种生活——《大佛普拉斯》

四颗智齿
2018-05-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窥探大人物秘密所带来的灭顶之灾

肚财的工作是拾废品,不论晴天阴天、刮风下雨,他都会骑着小电摩拉着板车穿梭于村子周边的大街小巷。在拾满一车的废品后,肚财会来到老同学经营的废品回收站将废品卖出,但回收站老板并不将废品过称,每次都打着“照顾老同学”的幌子只给肚财一百块钱。肚财心里不甘,但也只能在心里不甘。

肚财有三个朋友:在艺术雕塑厂当门卫的菜脯,在小超市当售货员的土豆,和不知道从哪里流浪到村子里来的流浪汉释迦。

肚财的爱好是夹娃娃,如果你对“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夹娃娃这种游戏”感到疑惑的话,肚财会告诉你:“因为夹娃娃很疗愈啊”。肚财还有另外一个爱好——看情色杂志。每天晚上他都会去雕塑厂的门卫室找菜脯一起分享“好东西(杂志)”,并且带上从超市里捡来的过期快餐当作宵夜。

肚财是个“老实”人,在别人面前他总是唯唯诺诺、低声下气的,但在菜脯的门卫室里他却能找到“自信”,变得趾高气昂、盛气凌人,菜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任肚财欺负的人。

像往常一样,肚财带着情色杂志和过期快餐来到菜脯的门卫室,准备和菜脯一起享受每天仅有的“美好时光”。但这一天,肚财突发奇想,对雕塑厂老板宾士(奔驰)车的行车记录仪产生了兴趣,并且逼迫菜脯取来行车记录仪的记忆卡,和他一起开始了“窥探有钱人生活”的秘密行为。这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因为人的好奇心一旦被打开,就永远得不到满足,肚财和菜脯在满足好奇心的同时,也间接地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窥探行为一天天地进行着,肚财和菜脯不仅学会了“听音辨人”,满足了自己“某些方面”的需求,更是发现了老板最不可告人的秘密:情人索要分手费未果,老板将其杀害并扔进了正在制作的佛像肚里。行车记录仪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当然,肚财和菜脯的眼睛也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但对他们来说,知道了老板的秘密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肚财和菜脯就像是庞然世界里的两只小小蝼蚁,“老板的秘密”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山石,压在他们的身上,也压进他们的心里,他们坐立难安,不敢妄动。

老板不傻,很早就知道了肚财和菜脯的秘密行为。他了解菜脯,知道菜脯胆小、懦弱,还有老母亲需要赡养,所以他并不担心菜脯会成为泄密者。但肚财不一样,肚财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他的存在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当然,我们作为旁观者可以确信如“蝼蚁”一般的肚财对老板绝对不会造成任何的威胁,但身处名利场的老板并不这么想。

人类作为智慧型生物总是具有“预见”能力。肚财来到一个平时并不会去的小破屋寻找废品,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同样在生活上出状况的人,他们互相想要帮助对方,但大家都自身难保,又何谈帮助别人呢?肚财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

肚财曾经在监狱服刑,监狱门口有一家面会菜(专门替远方的亲人给监狱里的服刑人员送饭)餐馆,在肚财的亲人一一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餐馆阿妈仍旧经常给他送饭。后来,肚财常常会回到餐馆去帮忙,阿妈也会在干完活后单独给肚财炒一个菜。这一天,阿妈在肚财的碗里多加了一只鸡腿,但阿妈不知道的是:肚财平时吃得并不多,他白天只吃一顿饭,夜里就去超市捡过期的快餐当宵夜。阿妈默默地看着肚财吃完一整只鸡腿……

这一晚,释迦总睡不着,他总感觉肚财身上会发生些什么……

第二天早上,人们在干涸的水沟里发现了肚财的板车和尸体,警察说肚财是酒驾,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肚财不喝酒,况且别人酒驾都是把对方给撞死,只有肚财是把自己给撞死了。

释迦感慨:肚财去世至少能在地上留下一个人形,而自己呢?或许连一个人形都不会有。

没有人进过肚财的家,即使是释迦,平时也只会和肚财一起在门外的墙角坐坐。这一天,菜脯终于想起去肚财家里看看:肚财家除了一堆堆的废品,只剩下一个太空舱当床。太空舱里堆着肚财平时夹来的娃娃,顶上贴满了从情色杂志上剪下来的美女图片,这是菜脯第一次真正地走进肚财的内心世界。在太空时代,人们可以轻易地登上月球,但却永远无法探索其他人的内心宇宙。

举办护国法会的这一天,也是肚财出殡的日子,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张可以作遗像的照片,土豆只能从社会新闻里截屏出肚财被警察误抓时拍到的影像作为遗照……


大佛普拉斯 台湾预告片1 (中文字幕)


《大佛普拉斯》在今年4月获得了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两岸华语电影”的奖项。在当晚的视频直播中,《大佛普拉斯》出场的同时,电脑系统黑屏,大家都在猜测为什么视频会被禁:因为演员里有“台独”艺人戴立忍?还是因为电影题材过为敏感?这些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将永远无法得知。

《大佛普拉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大佛plus》,导演黄信尧在拍这部作品之前拍过另外一部短片,叫《大佛》, 而《大佛普拉斯》是《大佛》的加长版,所以索性取名为《大佛plus》。

这部电影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导演的全程闽南语旁白”,在影片的最开始,甚至连主要人物都还没有介绍的时候,导演的旁白就出现了,阿尧用闽南语讲着“在电影的放映过程中,我会三不五时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下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请大家慢慢看,就先不打扰,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当然,导演也确实这么做了,闽南语的画外音贯穿了整部电影。

《大佛普拉斯》的另一个特色是电影全程处于黑白状态,只有在奔驰车的行车记录仪里我们才能看到有钱人的“彩色世界”。肚财每晚都会去菜脯的门卫室“欣赏”雕塑厂老板的“彩色人生”。像肚财和菜脯这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他们的生活是“不配”有颜色的,他们的人生只有黑白。可雕塑厂老板黄启文呢?他有钱、有社会地位、有女人、甚至还有男人,他可以在心情好的时候“开车带着我们去冲浪”,这是有钱人才“配”享受的“彩色生活”。

黄启文狠下杀心不仅是因为情妇索要分手费,更重要的是情妇知道了他是gay的秘密,并以此来作为威胁。即使是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了的台湾,“同性恋”仍旧是一个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话题,所以,大陆的同性恋者们的未来,更是“道阻且长”。

肚财吃最后一顿饭的时候背景音乐响起,伴随着悠扬的口哨声和吉他声,镜头飘向远方,又缓缓地回到水沟里肚财的板车上、摩托车上和“人形”上,跟随导演的脚步,我们叹息着肚财黑白色的人生就此终结……《面会菜》是一首撼动人心的音乐,整首歌没有歌词,只有创作者的口哨声和乐器声,却让人感受到深深的惋惜之情,就像我们和肚财一起去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林生祥为《大佛普拉斯》量身定制的一首歌,不得不说,《大佛普拉斯》的成功少不了林生祥《面会菜》的功劳,也不得不说,因为《大佛普拉斯》的《面会菜》,我对林生祥敬佩甚嘉。

几周前,格宝写了一篇公号文章,名字是《每一种生活,都有被记得的权利》,里面多次提到《大佛普拉斯》、肚财和菜脯。没错,这同样是一篇记录社会最底层普通人的黑白色生活的文章,但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另一个肚财和菜脯呢?看电影就是在看自己,从角色中寻找与自己相关的痕迹。即使现在的你可能是一名外企白领,可能是一名机关公务员,又或者是一位精英学者,但回顾过去,从出生、到现在,甚至是未来,我们真的没有经历过,或并不会经历肚财所经历的生活吗?给出肯定答案的一定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曾经处于或现在正处于肚财经历的窘迫中。想到前不久的上海环卫工人罢工事件,环卫工本来就拿着最微薄的工资做着最卖力的工作,但即使是如此,上面的人也还是要找尽各种理由来克扣他们每天仅有的几块钱餐费补助。我实在想问一句:对于上面的人来说,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能让他们感到满足?欲望无穷,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满足。

换个角度想,拥有五彩的生活似乎并没有那么值得骄傲,而看到黑白镜头下的另一种生活才显得更加珍贵,毕竟“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本文所附图片均来源于微博/感谢点赞)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