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2分

湮灭,向死寻生

沧澜夜帝
2018-05-03 23:37: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花鸟虫鱼历生老死灭,微草落叶知兴衰荣谢,似乎是个万物有灵的生境,美丽危险而生机勃勃——这是外星不明闪光治下的未知区域。

科幻惊悚电影《湮灭》大幅改编自星云奖小说《遗落的南境1:湮灭》,突破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类电影的局限,并未“人类中心论”得仿照人类社会创设外星文明的运行模式,而是若隐若现着克苏鲁神话式的恐怖。可惜囿于时长限制有些小说中的背景和线索来不及交代,电影中存在少许逻辑伤,但就整部电影来说仍是瑕不掩瑜,十分值得观赏。

大刘在《三体》中描绘了一个黑暗森林式的宇宙图景,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手,时刻想着隐藏自己、消灭敌人。强如歌者的文明弹指间便可以二向箔将整个太阳系二维化,而有界无限的太空中仍有更强大的存在。

《湮灭》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甚至不能称之为黑暗的无望。这里的人们进行了许多自以为有效的对未知事物的探索,而未知依然是未知

身在黑暗森林中的文

...
显示全文

花鸟虫鱼历生老死灭,微草落叶知兴衰荣谢,似乎是个万物有灵的生境,美丽危险而生机勃勃——这是外星不明闪光治下的未知区域。

科幻惊悚电影《湮灭》大幅改编自星云奖小说《遗落的南境1:湮灭》,突破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类电影的局限,并未“人类中心论”得仿照人类社会创设外星文明的运行模式,而是若隐若现着克苏鲁神话式的恐怖。可惜囿于时长限制有些小说中的背景和线索来不及交代,电影中存在少许逻辑伤,但就整部电影来说仍是瑕不掩瑜,十分值得观赏。

大刘在《三体》中描绘了一个黑暗森林式的宇宙图景,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手,时刻想着隐藏自己、消灭敌人。强如歌者的文明弹指间便可以二向箔将整个太阳系二维化,而有界无限的太空中仍有更强大的存在。

《湮灭》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甚至不能称之为黑暗的无望。这里的人们进行了许多自以为有效的对未知事物的探索,而未知依然是未知

身在黑暗森林中的文明至少知晓黑暗森林的存在,懂得交流与合作可能面临的风险,熟悉文明之间的猜疑链和偶尔迸发的技术爆炸,而身处湮灭的人们面对着一种人类完全无法理解的、看起来并不想毁灭人类甚至不带任何目的的可能是外星生物的不明物体,在无尽的未知深渊中惊惶失措、束手无策。

某种程度上,《三体》可归为“可知派”,纵然时间的终点是热寂,人类为种族的命运抗争过,并知道自己在抗争什么;《湮灭》可归为“不可知派”,一次又一次的全军覆没,穷尽人类的理性与智慧,还是不得窥见未知的奥妙。

通俗的讲,《三体》死得明白,《湮灭》死得不明不白,至于孰优孰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结局是开放式的,从灯塔中走出的女主可以认为是女主本人也可看作是闪光折射出的复制人。关于女主身份的争论实无必要,即使走出的是女主本人,她的身体和基因也在探索未知区域的过程中受到闪光影响,距离完全“外星化”只是时间问题。反正走出来的不是没进过闪光的原装版,或是复制人,或是发生了某种融合的人与外星生物的某种共生体,如果这种“融合”可以称之为共生的话。

提到共生,就想随手做个科普。通常认为生物的种间关系有竞争(competition)、捕食(predation)、寄生(parasitism)、互利共生(mutualism)、偏利共生(commensalism)和中立(neutralism)六类,其中寄生、互利共生和偏利共生合称共生(symbiosis)。

要称赞下电影对未知区域锦绣生态环境的刻画。此地不同物种间的生殖隔离被消除,随处可见连续突变并不断生长的植物,比如同一株植物上先后开出了牵牛和百合,并可能再开出一朵玫瑰;游鱼发生了离奇的变异,鳄鱼长着鲨鱼的牙齿,梅花鹿真的有了开着梅花的美丽鹿角,熊的头骨肖似猩猩,仿佛获得了灵长类的某些特性,死去的探险队员半个身子化作真菌,挂满菌丝,头顶摇曳着美丽得诡异的孢子。

前方高能预警,虽然作者菌觉得这真菌看着还蛮好吃的。

先放个房子和小树人的图缓冲下

再放群可爱的真菌二次缓冲,接下来真的高能了

其实对笔者十分小清新

是它就是它,尸体上缠满菌丝,还有孢子迎风招展

圆润肥美子实体

没看清还有清晰正面照,看这圆润肥美的 fruiting body(子实体)

回到故事情节,《湮灭》中我甚为挂念闪光在不妨碍生物继续生长条件下随性折射生物基因的能力。现有的基因工程技术已经能将人类想要的优良性状控制基因组合在一起,只是尚不得心应手。意识到人体如一具以基因为代码编程出的复杂软件的那一刻,身为软件使用者的我为没有修改代码的权限而感到些微遗憾。

生物程序中有多少表达人的基因才能生而为人呢?植物基因组中加入人类同源异形基因,就成了小树人的模样。熊咬掉一个队员脖子上连着声带的皮肉,使熊口中吐出人的哭喊。那么,人这一物种的界限在何处,基因抑或别的什么?闪光制造的复制人可以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也可以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符合伦理观念的人吗?有必要一直坚持过去的伦理体系吗,如果没有必要,该在什么情况或条件下放弃,新的伦理又将指向何方,或者根本不必有新的伦理?忒修斯的船在所有零件更换过一遍后还是不是同一条船呢?《湮灭》或许能启发对以上问题的思考。

继续说基因,闪光控制的未知区域中,基因承载的遗传和其他生物信息,仿佛被共享了一般,以“共享基因”的方式在未知区的生态系统中高效传递。有种说法认为生物的本体是基因,那如若现实中基因间的交流也可以某种更直接高效的方式进行(而不是低效繁琐的基因工程之流),世界将是何等模样?可能发生大量因基因污染、恶性交换引发的死亡,可能普天之下皆是隔壁老王(但那时隔壁老王可能成为褒义),可能基因疾病和染色体异常的治愈十分简单,可能物种的概念会消亡,可能人类社会与虫族的构架会有几分相似。这种对高等生物来说天方夜谭般的基因交换是原核细菌的生活日常。

相对高效,不依赖细胞分裂的基因交流方式在自然中是存在的。原核单细胞生物细菌拥有水平基因转移(HGT)能力,它们可以通过转化、转导、细菌接合等多种方式实现,前代抗生素面对拥有多种抗性的超级细菌会失效与这种机制有较大关联。目前对水平基因转移机制的认识较为有限。

最后发掘下电影开篇所埋伏笔,女主以海拉细胞为例授课。海拉细胞取自罹患宫颈癌的美国黑人女性海瑞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突破了动物细胞自我复制50次的海夫利克极限,无限分裂,迅速繁殖。闪光包围着的不断扩张的未知区域,是否也与无限增殖的海拉细胞有几分遥相呼应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