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追寻玛丽莲梦露

2018-05-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玛丽莲梦露傲人的身材可能是每位女生的向往。 玛丽莲梦露“神秘”裙摆下的天地可能也是每个男人的向往。 影片开头就聚焦在这样令男人女人都向往的人物雕像上,直接的关联了电影一个重要的主题——性。接下来便自然而然引出了高官性侵初中少女的邪恶事件种种。不同于同一题材的韩国电影《熔炉》——将儿童受到侵害时和侵害后的痛苦绝望直接给予观众视觉与听觉的冲击,《嘉年华》选择了冷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冷静。影片没有多少配乐,没有镜头切换的华丽技巧,没有柔和的色彩画面,连人物的表情都略显单一,甚至连眼泪与嘶吼的场景都屈指可数。这几乎是一部冷静克制到压抑的影片。 因为话题由性侵未成年少女牵引,引向另一个更深刻的命题——女性在这个社会的存在方式。 影片中的女性——受侵害的小文,无依无靠的小米,流连风尘的莉莉,酗酒抽烟的小文的妈妈以及唯一给人带来希望的女律师,她们大部分是社会的边缘群体,但又折射了社会底层很多女性的存在方式——低级的,找不到生命价值的,任人宰割的。 一次伤害 电影中的她们,一次又一次任人伤害。小文和她的同学被熟人——所谓的高官会长性侵,因为她们是女孩子,还是妙龄少女,冰清玉洁,又有强烈的自尊心。施害者看准了她们的娇弱,看准了她们的自尊,也看准她们的无知,才敢公然在海边的酒店做出兽性之事。在男性与女性的相处中,在男权社会中,不论女性的年龄如何,都在潜意识中被视为弱势的一方。或许在生理上,的确如此,但这并不妨碍女性得到应有的尊重与保护。实际情况呢?很多女性依然被当成男性泄欲的工具。这一点在影片中同样也得到了应证,莉莉被男朋友送去与老总喝酒,怀孕之后被迫流产;小米为了求人办身份证,也被迫做“小姐”接客。这些是赤裸裸的一次伤害,贫穷或其他窘境所导致的无知无奈,让这些底层的、边缘化的女性们或自愿或被迫物化。她们的命运几乎无法改变,为了生存而去做违背意愿之事,失去了改变自己的机会与资源,只能靠此度日。数十年如一日,说服自己沉浸灯红酒绿,生命悄然流逝。 二次伤害 如果说一次伤害的施害者,只是社会某些丧失良知与人性的群体。那么二次伤害的施害者,几乎社会各个层面与角落,甚至可能是你我。比如影片中,小文受侵害后,得到的是母亲响亮的耳光还有撕心裂肺的咒骂。少女时代的裙子被扯的粉碎,眼泪与乞求只换来一句“让你穿这些不三不四的衣服去勾搭!”;在接受警察的审问时,只有冷冰冰的询问,赤裸裸一句一句戳在痛点,不追查真凶,而追问“你有没有喝啤酒?”言外之意无非是:小小年纪喝酒难道不等着遭报应吗?至于受贿的省立医院的主任,畏惧强权而选择私了的另一家受害者父母,都在无情的蹂躏着受害者糜烂的伤口…… 而影片的处理方式依旧是冷静的,克制到令人窒息。小文从始至终没有表达自己的痛苦,没有表达自己的怨恨。但她将鱼缸放在阳光下的镜头,和她在游泳时暂时忘却痛苦的笑容,都令观众痛心至极。青春的阳光的岁月和不堪的疼痛的记忆形成强烈对比——到底怎么做,才能守护好孩子们的嘉年华? 电影没有讲述出来的小米,莉莉和小文母亲的故事,其实在小文受侵害这个事件中已经讲述的很清楚了。无声胜有声,她们三个的堕落定是曾经悲惨的回忆所决定。而她们没有像小文一样得到救助与保护,也便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追寻 《嘉年华》讲儿童性侵,但最终揭示的还是女性的生存状态。这一深刻的命题深深刺中社会的痛点——这是所有性侵背后最本质的原因。男权社会下,男性的潜意识里,女性终究是物品,工具。就像向往玛丽莲梦露裙摆之下的内容一样,是不能控制的欲望。而一旦伤害形成,社会共同认知——这种认知包括男性女性——那就是女性不自爱不自重诱惑男性犯罪。这种思想之下,女性自己都否定自己,不怀好意者自然有可乘之机。而这样的思想,从根本上混淆了女性需要保护与需要基本尊重的概念。女性当然需要自重自爱,需要自我保护,但假如这条件缺失,也不能使女性在成为受害者的同时还成了自己的罪魁祸首! 影片的最后,得到“救赎”的小米穿着白色长裙骑着电动车迎风追赶玛丽莲梦露的雕像。那一刻,她是自由的,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不当任何人盈利的工具。她要追的不是雕像,而是女性在这个社会的基本权利,需要得到的基本尊重与保护,以及追寻自己渴望生活的自由与能力!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