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水浒传 8.4分

水浒传,皇权思想植入的胜利

萧平漠
2018-05-03 21:41:40

第一次看水浒传是6六、七岁的时候,因为既不美丽又不浪漫,只记得黑旋风李逵持两把板斧眦目而喝,觉得这电视剧毫不可爱。

第二次看是初中课余时间,看的70回简本,囫囵吞枣看了个大概,到108星齐聚,觉得这只不过一个和齐天大圣闹天宫一样为皇权和奸恶而抗争的故事,胸腔一股英雄气概荡气回肠一番,也就过去了。

十几年过去,忽然想起来这一部传奇之作,和朋友同看,看这些豪侠因背叛,因陷害,因昏昧,在迫害中一点点被打破幻想,终于末路,在无牵无挂与悲愤的穷途,发出向死而生的呐喊,挣扎着,落寞地奔向梁山。才知道,这故事从来不是宣扬义薄云天的英雄气概的传奇,而是对黑暗官场与卑鄙人性的痛斥,对英雄前途无望的悲泣。晁盖死后,朋友弃剧,他说往后的内容不痛快,叫人看到被迫害的人仍旧对皇权抱以幻想的愚忠和天真,而又必然迎来梦想的幻灭。这不是人性的弱点,是皇权思想植入的胜利。

我只好一个人融进那一场荡气回肠的悲歌。

我想,在梁山的岁

...
显示全文

第一次看水浒传是6六、七岁的时候,因为既不美丽又不浪漫,只记得黑旋风李逵持两把板斧眦目而喝,觉得这电视剧毫不可爱。

第二次看是初中课余时间,看的70回简本,囫囵吞枣看了个大概,到108星齐聚,觉得这只不过一个和齐天大圣闹天宫一样为皇权和奸恶而抗争的故事,胸腔一股英雄气概荡气回肠一番,也就过去了。

十几年过去,忽然想起来这一部传奇之作,和朋友同看,看这些豪侠因背叛,因陷害,因昏昧,在迫害中一点点被打破幻想,终于末路,在无牵无挂与悲愤的穷途,发出向死而生的呐喊,挣扎着,落寞地奔向梁山。才知道,这故事从来不是宣扬义薄云天的英雄气概的传奇,而是对黑暗官场与卑鄙人性的痛斥,对英雄前途无望的悲泣。晁盖死后,朋友弃剧,他说往后的内容不痛快,叫人看到被迫害的人仍旧对皇权抱以幻想的愚忠和天真,而又必然迎来梦想的幻灭。这不是人性的弱点,是皇权思想植入的胜利。

我只好一个人融进那一场荡气回肠的悲歌。

我想,在梁山的岁月,对鲁智深,武松,林冲这些本为朝廷命官却被迫投入梁山的人也好,对阮氏三兄弟这些本就在草泽生活的草莽英雄也好,都是人生最快活的时候。

梁山人马实际上分为两大派系:一派是自幼在江河草泽里摸鱼打猎的弄潮儿,以阮氏三兄弟为代表。他们没有受过皇权思想的洗脑,人生信条是自由,义气,随遇而安,追求的是简单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个人主义法则。他们和晁盖一样,未受朝廷“点化”,是乡野小民,和晁盖拥有一样的生长背景和人生信仰,崇尚义气和英雄气概。恰巧这些,晁盖天生具备。所谓人以群分,人们所追求的,不过是价值观的契合,因为同样的生长背景和经历,阮氏三兄弟成为晁盖的死忠粉。宋江初上梁山,吴用在群豪面前称,晁盖哥哥一直说,宋公明哥哥来梁山,要坐这第一把交椅。宋江也是胸怀大志的人,大概觉得自己的满腹才华和高明的交际手段胜晁盖这个草莽百倍,于是端酒寒暄不止,并不推辞,直至看到阮氏三兄弟面露不服,才作态放下酒碗一再推辞。晁盖死后,阮氏三兄弟经常去坟前拜祭,梁山将要诏安时,也是三兄弟在晁盖坟前痛苦道别。

这几位在江湖浪荡惯了的草莽,根本不把做官放在心上,对宋江的虚与委蛇以及对朝廷卑躬屈膝的那一套,内心是瞧不起的。他们被诏安,不过是为着义气。

梁山上的另一派,包括林冲,武松,鲁智深,柴进,花荣在内,是曾经在朝廷做过大大小小的官,为官场和小人倾轧,对官场或者说奸臣当道的朝廷完全失望了的。相对柴进和花荣的简单地遭人陷害的故事,可以说作者在对林冲和武松的描写上,是浓墨重彩的。

林冲对朝廷的态度,是忍。一开始娘子在街上被高衙内调戏,他抬手要打,却在看清那人是高衙内后手臂兀自停在半空。和鲁智深比起来,林冲简直是太能忍了。而身为八十万禁军总教头,他的顾虑无非是仍然希望可以在官场混,他把娘子被调戏这件事当做偶然,对官场,还心存幻想。现实却像电影《笑傲江湖》中所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怎么躲?

人生在世,并不是所有人都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条,有的人贪婪成性,偏偏喜欢别人的东西。于是高衙内威逼利诱陆迁帮助自己再一次掠夺林冲。尽管没有造成可怕的后果,林冲看到娘子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地倚柱哭泣,恨透了陆迁,也恨透了自己。

他在陆迁府上摔打一番,却仍旧没有做任何措施,他再一次的忍了下来。他忍了,陆迁却间接开始反过来诬陷他。为什么?因为陆迁怕了。他对高衙内说,林冲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不如我们及早动手。这个桥段,从侧面也反应出,林冲是在忍受一个连陷害他的人都觉得忍无可忍的事情。于是就有了误闯白虎节堂。

我想,如果是鲁智深,按他一贯的做法,看到苗头不对,应该一早收拾包裹跑路了。但林冲不。他是一个武艺高强,优柔寡断,缺乏客观冷静地掌握事实走向的人。或者直接说,他是一个悲伤的乐观者,从来对生活抱以天真幻想。他忍,是因为他以为还有希望。

所以被打,被烫,被虐待,他都忍。野猪林几乎丧命,鲁智深要杀差官,他不让,让他走,他也不。他知道自己被诬陷,指望认栽来了却诸多事端,图个清净。

火烧草料场之前,林冲对自己的命运仍然是全盘接受,毫无怀疑的。他打酒,吃肉,盘算着天气好了把草料场修补修补。他坦然接受着本不该承受的这完全人为的命运。

直到清楚地知道再也无法躲避,除非死。林冲面对厄运,一直奉行忍让退步的策略。直到最后忽然明白,他这一生,要一直遵照客观事态的发展,只剩下一条路,就是死。他完完全全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一直到最后关头,在生死面前,林冲才看清这世界的本质。

宋江有一句话说得好,我们哪一个不是被逼上梁山,哪一个是天生的强盗草寇!林冲,是真真正正被逼上梁山。他曾经对鲁智深说,总不能落草为寇。而奸佞作乱的命运,却让他实实在在沦落为草寇。所以他,是决计不会和朝廷讲和的。

有时候我想,作者让林冲在诏安之前就气病而绝,是有两层含义的。一者,林冲当初被逼得那样惨,对朝廷的诏安会持什么样的态度。他是温厚的人,不会像武松一样快人快语明目张胆地表达对诏安的不满,但他又恨足了高俅与朝廷,什么样的选择才是符合林冲的呢?二者,林冲之死,是诏安之后列为英豪归宿的一段序曲,注定这场诏安,是一个悲凉的结局。

另一个人物武松,和林冲的性格完全相反。他性格多疑,孤傲,刚直,狠绝,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但他忍受的不公,不比林冲少。

大郎之死,引起他的冲冠暴怒。这样一个狠绝的人,必然要来去痛快,所以有别于林冲的一忍再忍,他一开始就对不公的人和事发起挑战。他手刃仇人,如果是鲁智深,必然又当卷铺盖跑路,但是他不,他请邻里作证,逼凶犯到官府认罪,自己也甘愿自首伏法。这时候,对朝廷的官府,他是相信的,他还抱有天真的执念,以为官府是主持公道的地方。

他的厄运,是从醉打蒋门神开始。即使后来知道自己是被陷害,他仍旧没有跑,没有反抗,他像林冲一样选择忍受。直到飞云浦差人取命,在生死面前,武松彻底将所谓官府看清,人家要取他的命了,他终于反抗了。血贱鸳鸯楼是他与朝廷与官府的彻底决裂。

这两个人,是身家性命都被恶人迫害的。是决计不会心甘情愿诏安的。不是因为他们心灵通透看透了现实,而是现实硬生生用血肉擦亮了他们的双眼。

但还有一队人马,是对朝廷仍旧抱有幻想的:以宋江为首,吴用尽力撮合,卢俊义,燕青,花荣坚决拥护,王英,顾大嫂等人盲目认同。

诏安是宋江一贯以来的想法。他还没有被逼到众叛亲离家破人亡的地步,所以仍旧深深相信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做官,光耀门楣。用现在话说,就是公务员迷。他两次入狱,却遇到李逵,戴总,张顺这些人的照顾,可以说他的牢坐的相当安稳,相当舒服。人的通病是,不见血肉往往不明白现实的残酷。宋江接受的忠君爱国的思想实在太根深蒂固,公务员瘾又太过严重,所以以区区一人,误了整个梁山。

而吴用,这个同样自小深受皇权思想熏陶的穷书生,在听到宋江的想法之后,自然一拍即合,全力支持。因为他自己,就是对朝廷十分向往的。

卢俊义,实在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梁山好汉。他外形魁梧,相貌堂堂,家世良好,颇有名望。上梁山,其实是上了宋江的一个大当,他自身的命运,甚至就是因宋江的一己私欲而改道。他是被哄骗上梁山的一位。所以自然仍旧心心念念希望回归到之前的生活轨道中去。甚至卢俊义,只是宋江诏安朝廷的一个幌子,一块金字招牌,一种营销手段。

王英扈三娘张青顾大嫂等,本来的生活无风无波,既未入世,不知朝廷深浅,在原本的生活中,也因为颇为强势未吃过什么大苦头,难免过于乐观。他们生长于乡野,对成为朝廷的人甚为羡慕,也觉得自己一腔豪情未尝做不得官。所以抱着见者有份的心理凑着热闹。

所以梁山为什么会诏安?

实际上是被皇权思想的默认和苟同和艳羡。以宋江为首的一伙人,被忠君爱国的营销手段洗脑,岂不回首相顾,身在庙堂的,又有哪几个是真正的忠君爱国的?宋江等人,为皇权误,甘而为奴,至死得以明世,然悔之晚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水浒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