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形 方形 7.7分

奶茶在“不体面”地挣票房,金棕榈《方形》早已超越了“体面”

基督山伯爵
2018-05-03 看过

《后来的我们》的票房已突破十亿,但“票房造假”的丑闻愈演愈烈。制作方、宣发方都说与自己无关,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云云。难道跟我们观众有关,这一届观众不行?中国电影什么时候能“体面”地挣钱呢?去年的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方形》就是讲述的关于“体面”的故事。

《方形》是艺术品,是拍给知识分子或中产阶级看的。你得有耐心,曾能体会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在此用个场景作为类比。

当你兴冲冲地走进一家星巴克,一位乞讨者端坐在座椅后面向你伸手。你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没有带现金”。那位乞讨者说,“那你给我买个面包,奶油不要放太多”。你一脸尴尬,应着要求买了,放在乞讨者面子的桌子上,并不想碰她的手。你扬长而去,那位乞讨者因为面包撒了一些碎屑骂了一句脏话。

很有意思吧?你受过高等教育,工作美好,生活富足,为环境忧心,为话语权太少而愤慨。你自认教育不仅仅是获得更多的知识,而是要有教养,要有礼貌。特别是对边缘人士要保持最大的善意,比如街头的乞讨者,比如有色人种,比如少数族裔,比如异教徒。

对于个人来说,是教养和礼貌。对于社会来说,则是公平与正义。所以,我们的社会政策会多向他们倾斜,更好保障他们合法权益的法案会出台。我们也会多做义工,捐钱捐物,在生活中对他们以善待。

在中国,倡导城镇化,鼓励越来越多的农民子弟到城市就业,给他们解决居住和医疗保障。在欧洲,移民政策越来越宽松。发达国家的居民敞开大门欢迎中东难民他们前来,给他们解决国籍、医疗、教育。主流社会媒体会宣扬这些“政治正确”,平权运动屡屡涌现。

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欧洲恐怖事件层出不穷。原来那些中东居民生活得并不开心啊,他们仍然觉得社会不公。他们本土的恐怖主义势力利用了这种不满,并在他们心里燃起复仇之火,让他们把复仇之火烧向欧洲的平民。

欧洲的中产阶层慌了,包括他们的领导人在内。但他们的领导人仍然要强调“政治正确”,为了少数族裔的选票,更为了他们的施政理念“公平与正义”。他们谴责这些恐怖行为,但必须强调,这只是异教徒极端势力,这只是他们中的一小撮人。大多数中东移民还是好的,我们不会制定排外的移民封锁政策。

但如果那些移民做的更过分呢?比如在大街上宣扬他们的极端主义主张,到处建清真寺。比如通过移民选民在政坛中获得一席之地,甚至成为国家领导人呢?你们这些中产阶级在瑟瑟发抖吗?

我们再回到国内。北上广的中产阶级可能经常会遇到这种问题,比如老家的“穷亲戚”来访,家长嘱咐要好好接待。你起了个大早,兴冲冲做两小时地铁去火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他们出站了,一脸疲惫之余,眼睛到处瞟,“你怎么来的呀?你的车呢?”你只好说,汽车单双号限行,坐地铁方便之类。

你帮他拎包拎得气喘吁吁,陪他们逛商圈游迪士尼累的半死。请吃饭,陪聊天,安排住宿。回头,他就跟你老家的其他熟人说,他在那边混的也不行,安排的很不好。听到父母转过来的“差评”,你下次还愿意敞开胸怀接待他们吗?

西方的主流价值观告诉你,要和平友爱,善待少数族裔。东方的爸爸妈妈告诉你,要有素质要有礼貌,他们毕竟是亲戚,从小看着你长大,照顾你不少云云。

电影里的博物馆馆长就有这样的遭遇,为了宣传自己的展会一不小心嘲笑了一下少数族裔。他就被董事会“切割”勒令辞职,失去了优越的工作,还得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所有“正义记者”的质问。

要保持“体面”又不想“尴尬”,代价真的很大。所以你能怎么办?你只能被这些“正确”的价值观绑架,继续接待下一波老家来客,满脸笑容,不敢有丝毫不满。如果你万一爆发了,不欢而散,甚至开他们的玩笑嘲笑他们。则整个老家群众会孤立你,孤立你的“家庭”。老爸老妈会悔不当初,心想还不如不让你去外地读大学去北上广工作呢。

艺术是没有国界的,《方形》也做到了这一点,它让东西方观众都能感同身受。西方观众看到了少数族裔的威胁与挑衅,而国内观众却看到了贫富分化和阶级固化。虽然视角不同,但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好莱坞来说,电影是工业产品,顺带输出主流价值观。对于欧洲来说,电影是艺术品,戛纳是艺术品的展览馆,也是导演的避难所。对于东亚电影来说,电影是商业,要服务观众,要最大程度地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中国电影呢,对于他们制作方来说,要千方百计地骗你进电影院。电影的质量与票房并不能等同,宣发才是重要的,哪怕是不择手段地宣发,毕竟票房是硬道理,“笑贫不笑娼”。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方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方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