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那是别人的芳华

微醺的日光
2018-05-02 21:29:5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初遇 电影开头,是刘峰在瓢泼大雨中接小萍去文工团,刘峰把雨衣让给了小萍,自己却浑身湿透。还善意的提醒小萍,不要谈到自己的家庭状况。来到团里,一群年轻的、美丽的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子正在认真排练。小萍站在门口,想必心中又羡慕又欣喜,欣喜于自己马上能成为其中一员,过上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新的生活。然而她又十分的紧张,生怕自己表现的不好,因此才不顾连日的疲惫,硬是做了几个高难度的舞蹈动作,晕倒在地。或许正是刘峰那热情的笑容,温暖的眼神,关怀的话语,让小萍对刘峰埋下了好感的种子。刘峰也是唯一一个劝老师让小萍休息之后再表演的人,由此可见,他是一个十分的细心体贴的人。

文工团的日子 小萍在文工团安顿下来了,接下来影片的主线变成了文工团里的塑料姐妹情。或许连塑料也称不上,因为从一开始便没有情。自小萍来到团里,虽然穗子和林丁丁对她展现了基本的善意。但一个业已成熟的集体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新人,融入的过程本就漫长而不易,是一个个体面对一群审慎观察她的集体人的过程。如果这个新人还技艺精湛、指导老师对她赞不绝口,那么她的融入之路便会越加艰难了。又如果这个新人家庭条件与集体平均水准差距较大,性子拘谨沉默,不是八面玲珑精明能干型或是一派天真烂漫完全无害型,要想融入这个集体便绝非易事了。军装事件是必然的,就算没有军装,也会有众多诸如此类的事情。小萍在这件事情中并非完全无可指摘,借别人的东西说一声是最起码的礼貌问题。但是转念一想,她从小的生活环境让她习惯性的压抑自己,只想在完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悄悄的照一张照片,又有几分理解她了。她是有小小的过失,那么郝淑雯和林丁丁就有权利搜别人的私人物品吗。乃至于后来的海绵事件,这件事情中小萍完全没有不对的地方。郝淑雯和小芭蕾仅凭自己的怀疑就公然的批判别人,小芭蕾甚至强迫搜身。与其说是军装或海绵本身,不如说是长久以来团里众人不友好甚至敌视态度的一个集中体现。 小萍是一个表面很沉默很软但内心很坚定很有主意的女孩子,她不会伪装自己。文工团里的男男女女们也并没有一个对新人友爱接纳的态度,他们固执傲慢并充满了敌意。就算有人想接纳她,比如穗子,但为了自己不同样被集体排斥,他们同样不敢表露出来。因此,两方的冲突和矛盾越来越深,小萍被孤立了。 在写刘峰之前,穿插一下郝淑雯、穗子、陈灿的故事。在刚开始看到郝淑雯对陈灿挑刺儿的时候,我就对坐我旁边的同志说:“郝淑雯喜欢陈灿”,他起初还不相信,最后看到两个人结婚相信我了吧。一个姑娘如果对一个男生完全不在意,便不会关注他,和他吵架。这不是和小男孩揪前面小女孩的头发一个道理吗。郝淑雯如果不知道陈灿也是干部子弟,那么她的喜好便也只会停留在好感阶段上,不会有实际行动。然而心中的好感和现实的物质条件叠加,那么抢闺蜜喜欢的人的事情也就做得了。虽然陈灿和萧穗子并没有确定关系,然而作为好朋友,郝淑雯不会不知道穗子有多么喜欢陈灿。 但她依然能毫不犹豫的将陈灿抢走,可见这姐妹情也只是薄薄的一层纸,一戳就烂。不过这样的姐妹和男朋友还是不要也罢,宁可单身。 终于要谈到刘峰了。他是一个体贴而细心的人,初遇之时,就告诉小萍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家庭状况,以免受他人的议论与伤害。他是一个能干的人,舞蹈跳的好,伤了腰之后,又能做好各种修理工作,甚至自己做了一个沙发。他是一个雷锋式的好人,队里有什么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帮队员们捎带各种东西从不抱怨。抗洪救灾中无私奉献,乃至伤到了自己。甚至能够改变他命运的深造机会让给了战友。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在集体歧视小萍,没有人愿意与小萍搭档的情况下,是他勇敢的站出来做小萍的搭档。 林丁丁是个世俗的女人,虽然她唱歌那么好听,长得又漂亮。但从心灵来讲,她配不上刘峰。刘峰向林丁丁表白拥抱被团里的人发现,可以理解那个时代与环境她的害怕与恐慌,可以理解她想要自保的心情。但是,被调查之时,不能只陈述事实吗,为什么要夸张和捏造事件,导致刘峰被下放到川滇边境的伐木连,她就是这样回报刘峰的喜欢吗。另一个无法理解的是,林丁丁跑回宿舍大哭一场,此时萧穗子的旁白响起,大概是说林丁丁哭是因为无法接受活雷锋刘峰做出这样的行为。我阴谋论一点,倒觉得林丁丁哭是因为拥抱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为了凸显自己的受害者和无辜者的地位而哭。电影的最后林丁丁貌似是嫁给了一个外国富商,如此结局,只觉自然而然。

转折 刘峰要离开文工团了,逆境之中彰显本性。刘峰平时给单位、给同事们做了那么多好事,然而在他被撵出文工团时,只有小萍一个人来送他。有人因为物质产生爱情,有人因为美丽的外表产生爱情,那么小萍对刘峰的爱情来自于刘峰金子般的品质,最美好的灵魂打动了小萍。只有美好的灵魂才能能互相打动,正因为小萍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她才能发现刘峰的美。或许林丁丁曾对刘峰有过好感,但她的好感是肤浅而善变的,因为那不是两颗相似灵魂的碰撞,他们所追求的终究是不一样的东西,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路。 继刘峰离开文工团之后,小萍也要离开了。小萍对文工团的失望,是以消极怠工的方式进行的。人真是一种复杂多变的生物,当政委劝刘峰不要放弃名额时,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然而当他就因为小萍假装生病不愿上台就把小萍送到野战医院时,我又深切痛恨他的傲慢和随意。他身为政委,知道小萍的父亲不久前才刚刚去世,知道文工团的人们都抱团敌视小萍,他没有去了解小萍为什么不愿演出,只是简单粗暴的把不听从命令的人都驱逐出去,这不是一个称职领导的表现。

越战 小萍来到了野战医院,虽然条件艰苦,并且要深入前线救治伤员。但小萍在这里过得很充实,她又有了生机和活力,因为这里虽然充满了炮火与鲜血,却没有心灵的倾轧与欺凌。当敌人的炮弹来袭,小萍义无反顾的铺在了战友身上,替他挡住了倾覆的屋顶和四散的弹片。 战争结束后,小萍被评为战斗英雄。她还没有享受到英雄的荣誉和花环。就住进了精神病院。一个人的精神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不幸的童年,文工团里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战争的巨大压力,战斗英雄的荣誉。她得到的幸福太少,而痛苦太多,当痛苦超过了她的承受限度,她就崩溃了。小萍的清醒,是看到舞蹈队那场《沂蒙颂》。音乐唤醒了她,我想她内心深处仍是那个对生活抱有爱和希望的小萍,所以,她才会被自己曾热爱过得舞蹈和音乐唤醒。文工团的人们看到精神恍惚中的小萍,不知道是否会后悔曾经这么对待一个姑娘。 看到文工团解散,大家在一起喝酒唱歌,怀念一去不复返的美好的日子。只觉得满是讽刺。我始终不能原谅他们曾经对小萍和刘峰做过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能这么轻易的遗忘带给别人的伤害,这么恣意的欢笑和哭泣。

结局 如果给刘峰安排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结局,电影就失去了它的悲剧美。或许做小生意,老婆跟别人跑了,赖以生存的三轮车又被扣了才是一个正常残疾退伍军人的生活吧。郝淑雯替刘峰出了罚款的1000块钱,完美人格的代表刘峰依然要被不完美人格的郝淑雯所救济,这意味着君子在当今社会是没有出路的吗。 电影的末尾,萧穗子感叹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岁月改变了他们许多许多。唯有刘峰和小萍显得与世无争,更加知足。 ”清贫的与世无争和知足常乐与富贵的庸人自扰,无法评价孰好孰坏。但是,从来没有做错什么的小萍和刘峰就该这么平静的接受如此的生活吗,那些曾经伤害过别人的人就该这么富贵的庸俗着吗! 最后,想提一下萧穗子。电影把穗子塑造成了一个偏正面的人物, 一般念旁白的都不会是反派。穗子在文工团解散之后上了大学,成了一名作家,结局也很好。此处单分析她在文工团众人欺压小萍时候的表现。毫无疑问,穗子对小萍抱有同情和关怀。她不认同郝淑雯等人的做法,但是她又没能站出来为小萍说话,她是一个沉默的大多数。无法指责她为何不站出来为小萍说话,因为一旦她发言,势必也会成为集体的对立面,被集体排斥。可以理解她的自保的行为,但还是希望如这样的沉默的大多数能够越来越少。

PS:鉴于本人没有读过原著,所有情节均以电影为准。如有冲突,敬请谅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