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剧,你真的能看懂吗?如果能,进来看看!

暖心阿文
2018-05-02 16:09:40

我觉得这部剧很难看懂。至少就我看过的各种各样古今中外的电视剧电影里面,这部剧最难懂。

看了以上答主的回答,给自己弥补了很多,受益匪浅。但也有的地方我不太同意,所以自己开一个回答。

先总结一下:

《大明王朝1566》一共四十六集。

全剧的一个核心,是讨论制度与人性。

可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从1集到32集,是严党与清流的殊死对决。

第二部分从33集到46集,是皇权与民权的激烈拉锯。

四件大事缀连剧情,分别是“改稻为桑”、“织造局买田”、“六必居题词”、“海瑞上疏”。前两件事组成第一部分,后两件事组成第二部分。

两个主角,嘉靖与海瑞,站在两个端点。其余所有政治人物,都夹在嘉靖与海瑞中间。嘉靖中心,可以称作庙堂之高;海瑞中心,可以称作江湖之远。

第一部分里,他们相继出场,都发挥着扭转整个事件的作用,可是对于严党和清流,他们都是客观一方。

第二部分里,他们开始决斗,从一开始通过中间的内阁、司礼监接触,到最后终于正面对决,他们都是主观一方。

由此开来,连接万方。

再先说几个我觉得很有必要的点。

首先,《大明王朝1566》是一部历史架空剧,如果

...
显示全文

我觉得这部剧很难看懂。至少就我看过的各种各样古今中外的电视剧电影里面,这部剧最难懂。

看了以上答主的回答,给自己弥补了很多,受益匪浅。但也有的地方我不太同意,所以自己开一个回答。

先总结一下:

《大明王朝1566》一共四十六集。

全剧的一个核心,是讨论制度与人性。

可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从1集到32集,是严党与清流的殊死对决。

第二部分从33集到46集,是皇权与民权的激烈拉锯。

四件大事缀连剧情,分别是“改稻为桑”、“织造局买田”、“六必居题词”、“海瑞上疏”。前两件事组成第一部分,后两件事组成第二部分。

两个主角,嘉靖与海瑞,站在两个端点。其余所有政治人物,都夹在嘉靖与海瑞中间。嘉靖中心,可以称作庙堂之高;海瑞中心,可以称作江湖之远。

第一部分里,他们相继出场,都发挥着扭转整个事件的作用,可是对于严党和清流,他们都是客观一方。

第二部分里,他们开始决斗,从一开始通过中间的内阁、司礼监接触,到最后终于正面对决,他们都是主观一方。

由此开来,连接万方。

再先说几个我觉得很有必要的点。

首先,《大明王朝1566》是一部历史架空剧,如果对嘉靖一朝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自然更有利于看这部剧,因为里面的大部分人物性格基本是属实的,至少符合一般历史爱好者心目中他们的形象。但同时要明确一点,就是这部剧不是讲历史的,改稻为桑就是子虚乌有之事,所以不要把这部剧和历史对照,这样做一定会陷入误区。

其次,这部剧里,以嘉靖为中心轴的庙堂之高可以大致分成三个派系,严党、清流和司礼监。但这只是为了方便梳理剧情,千万不要把派系咬死,因为在看过几遍之后,会发现三个派系分得实在过于草率,而且他们之间互有攻伐,互为盟友,互为政敌,各个派系内部的人也绝对不是一条心。比如:

1、司礼监内陈洪久有异心,这个大家都知道了。

2、徐高张不是铁板一块,非得凑到一起说都不如说徐赵张,高拱跟徐阶、张居正一直都有间隙。而在剧情末期也可以察觉到,张居正比起徐阶,更靠近裕王。

3、严嵩固然是严党领袖,而且他贪污腐败,也纵容手下贪污腐败。但是,他和严世蕃虽为父子,却绝非父子同体。严世蕃有很多事都是瞒着严嵩干的,如果不是这样,严党也倒不了。

3、裕王的政治立场是坚决抵制严党、与司礼监保持距离、靠近清流。请注意,裕王绝不是清流一党。换句话说,清流可以叫清流,而绝不是裕王党,因为根本就没有裕王党。裕王的政治伙伴只有一个人,就是李王妃。

4、嘉靖本人,固然不属于任何一党。但所有人都是嘉靖党。他们都会从各自出发不遗余力的向嘉靖帝效忠,他们所有人的出发点都必须也只能是为了皇帝,谁也不能给皇帝抹黑,让皇帝生气。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海瑞。但海瑞也不是不为了皇帝,而是为皇帝,但更为百姓,也为江山社稷。

以上四点已经够乱了,这些还没算上以海瑞为中心轴的江湖之远。而且落到实在剧情上,更要“因地制宜”。

最后,

归纳海瑞的政治态度,一句话: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归纳嘉靖的政治态度,也是一句话足矣:云在青天水在瓶。

这部剧真心非常复杂,每一个点想要讲清楚都很啰嗦。我们只举一个例子。

周云逸。

周云逸事件是第一集的背景剧情,大概就是嘉靖三十九年的年末一个腊月没下雪,而这一年由于给朝廷修宫殿加上严党贪墨,国家造成了三百万两银子的亏空。裕王和清流官员认为这是倒严的好机会,于是将嘉靖三十九年的各项财政开支告诉了周云逸,让他以钦天监官员的身份上表朝廷,表明一个腊月不下雪是天象示警。

但是嘉靖帝非常生气,他认为这是底下人对自己皇权的挑战和质疑,嘉靖震怒之下,司礼监以皇帝意志马首是瞻,仗打周云逸,冯保行刑,结果把周云逸打死了。为此,裕王和徐高张都深感战栗,在周云逸之前,就有杨继盛和沈炼因弹劾严党反遭身死。

但是徐高张依然决定,不给严世蕃自己工部压在兵部的内阁票签字,并在正月十五的御前会议上从这一年的亏空下手对严党发难。这在周云逸已经因上书亏空身死的政治前提下非常冒险。

所以裕王会那么担忧,他不只是忧心李王妃难产,他更担心与此同时的御前会议上的徐高张。

而严党也只如他们担忧的,严嵩在清流们还未发难之时,就说

“凑巧,去年腊月又没下雪,有的人就借着这个诽谤朝廷。”

“这场雪,是皇帝敬下来的。”

严世蕃说高拱:

“算来算去算到皇帝头上”

“我看你(高拱),不光是你(看向张居正),还有一些人(暗指徐阶)就是去年腊月二十九周云逸诽谤朝廷的后台”

周云逸事件,是裕王及清流对严党发起的一次冲击,是御前会议之前的头阵,以及其惨烈的结尾告终,而且给之后的真正发难战役带来了一层阴影。以至于几乎人人都担心会不会御前会议一开炮,严党没怎么样,高拱张居正先倒霉了。而徐阶在后来跟裕王对话时说:

“皇帝还是圣明的,不至于会出现那样的后果”

所谓“那样的后果”,就是指从周云逸事件连追过来的反发难。

所以你看,为什么第一集开头交代清楚以后,在御前议事时会反复出现周云逸的黑白画面。周云逸被打死,表明了嘉靖此时的态度,严党洞悉了这个态度,在整个御前会议始终占据上风,司礼监因势利导,自然站在严党一边。

一个周云逸,面上剧情才三分,剩下那七分,全在剧情里面藏着。第一遍看,绝对看不懂。原因很简单,“严党事事攀扯皇帝保证自己不倒”这一层是赵贞吉直到23集才明白说破的。我们第一次看这部剧,是根本领会不到这一层的。

在周云逸这个故事里,以上还仅仅是一个层面。还有其他层面,通过周云逸事件前后的剧情,还有三个问题,值得我们去探寻一下。

第一,周云逸事件如此严重,可为什么李王妃生子,徐高张就平安了?

在严党这个大阵营面前,裕王跟徐高张都是一伙的。也等于说徐高张都是裕王的人。而倒严总也不倒,因为嘉靖不倒严,反而倒倒严的人。当时的情况莫说徐高张,就是裕王都有因周云逸一事被牵连的可能,结合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看出来,严党覆灭前夕,在嘉靖态度没有明确之前,裕王都认为嘉靖这次还是要处理自己处理徐高张而不是处理严党,裕王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

但这个第一个皇孙的降生,在此刻让裕王的地位大大稳固了。嘉靖非常高兴,“枣栗子”更坚定表明了立裕王为储的态度,平常都不愿意见儿子的嘉靖为了看孙子亲自跑到裕王府里来,所以裕王和李王妃要“磕谢天恩”。但就像上一段说得,即使如此,裕王在倒严的过程中都是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

我们开上帝视角可能会觉得他完全不必,因为他作为剧中嘉靖惟一的儿子,生了嘉靖惟一的孙子,嘉靖只有这一个继承人,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了严党把儿子干了。而且剧中两大阵营的首领:严嵩和吕芳都早早的就看透这一点了,所以严嵩问严世蕃:

你想想裕王是谁的儿子?

而吕芳派冯保去裕王府时说:

如果真有裕王入住大内的那一天,干爹这条老命还得靠你。

不过如果真有那一天,裕王在这之前,一定也只能老老实实谨慎小心,生了皇孙的平安,也只能给他,给他身边的大臣们暂时的平安。而原因也在严嵩和吕芳的话里:

我大明朝只有一个人能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

在我大明朝只有一颗太阳,能照着两京一十三省,那便是皇上。

只要嘉靖还活着,天下有十分,十分就都在他手里。天下有一百分,一百分就都在他手里。一点都不会分给任何人。

第二,为什么严世蕃说高拱、张居正是周云逸的后台,而严嵩说,内阁里没有周云逸的后台?

严世蕃说得话上面已经解释过了,这是攻击他的政敌们最有力的手段,逼得张居正大惊失色,高拱无话可说,徐阶回头看嘉靖。

那时候的镜头给的很乱,除了以上的几个人,还有严嵩。严世蕃大义凛然的说他们是后台的时候,严嵩一直老神在在坐在那就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严世蕃大喝一声:怎么样,敢做不敢认?严嵩回过头,看了徐高张他们一眼。

然后嘉靖就走出来了。

大家看,周云逸这件事多厉害,刚才他们那么争三百万两银子的亏空,嘉靖翻折子上厕所打坐一点不在意,一提周云逸,撩开帘子就走出来了。

那么既然嘉靖这么在乎这个事,严嵩为何不依着严世蕃的口径,借着周云逸的事打他徐高张一耙,反而在嘉靖问的时候就以“朝廷无私账”开脱清流;而且在父子与嘉靖单独会面时,仍旧说内阁里没有周云逸的后台?

我认为,有这么几个原因。

其一就是第一点里面说得,面对严嵩的时候,徐高张背后是裕王。严世蕃已经点名说内阁里高拱张居正是后台了,可碍着徐阶的地位,徐阶也确实没直接开炮,他没点徐阶。那既然打高拱、张居正,打不打徐阶?如果连着徐阶一起打,那么打不打裕王?严嵩绝不可能去打裕王,他连徐阶都不会去打。

其二是嘉靖为什么会保严嵩?因为严嵩是唯一一个既能无条件满足嘉靖、又能震慑住绝大多数满朝文武同时还能任用一些贤臣真正做事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大明朝只有一个人能遮风挡雨,那就是他严嵩。这一点上,无论严世蕃罗龙文鄢懋卿、无论吕芳陈洪黄锦、无论徐阶高拱张居正、无论胡宗宪赵贞吉、无论海瑞,他们都做不到。

这里必须说明白,我们不是讨论我们觉得以上的人谁更好,而是谁更符合嘉靖心目中的好,在这一点上,剧中的严嵩,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他能为嘉靖最好服务。

但这三条里有一点,那就是嘉靖容许严嵩杀人、罢人的前提,是他要为嘉靖服务。

嘉靖对严世蕃针对高拱等人那番话的态度非常明确:

如出一辙,也没有什么不好。

所以在严嵩,他明白嘉靖不会因此迁怒于徐高张,更不会因此迁怒于裕王。所以他也只能静观其变。这一点,是在他和严世蕃单独与皇帝在一起时没有出手的原因。

其三就是,嘉靖非常清楚,朝廷离不开严嵩,也离不开牵制严嵩的徐阶等人。严嵩不是贤臣,嘉靖更清楚,但在嘉靖能控制住严党,不让严党毁了大明王朝、威胁自己统治的前提之下,他绝不会倒严;可他也不会让严党一直坐大,所以不倒严的情况下,只有清流不针对嘉靖自己,清流就更绝不会倒。

而以上的事情,严嵩是非常明白的。他非常明白嘉靖到底怎么想,到底怎么看待自己,他绝不会在没把握的时候出手。他只能等待,等待清流们触怒皇帝。这就是严嵩一开始竟然开脱清流“泄露开支”的原因。

这个问题啰嗦了点,但这里将嘉靖与严嵩的关系基本说明了,而且这个关系,一直维持到“织造局买田”事件爆发。之所以“织造局买田”改变了他们的关系,是因为那个时候嘉靖发现,严嵩已经控制不住严党了。

第三,司礼监老祖宗的态度。

很多人看这部剧总在纠结司礼监到底是个什么群体,他们的态度到底靠向谁?就说周云逸事件里的吕芳吧,吕芳的态度就非常暧昧。他对周云逸固然持反对态度,但是又认为冯保打死他不对;正是他在内阁会议上明显附议严党的态度,使清流们的攻击全部落空,可是他随后通过裕王又一点点靠近裕王。

其实这个问题最好回答。杨金水说得很明白:

你们地方官可以这山望着那山高,我不行。我头上只有一片云,这片云在宫里。

这句话适用于剧中所有公公,公公们在嘉靖年间之所以扮演了不同角色,是由于他们个人性格和能力导致。但是,他们的心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忠于皇帝一个人,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皇上想怎样,就要怎样;皇上的态度,就是他们的态度。只要不符合皇帝的意思,只要隐瞒了皇帝,就是错的。

杨金水的云是吕芳,吕芳的云,自然就是皇上。其他人大不了辞官回乡,公公们却没有退路。他们必须保持对皇帝的绝对忠诚。吕芳有吕芳的忠诚,陈洪有陈洪的忠诚,黄锦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这个态度,适用全剧。

关于周云逸事件,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但说实在的,周云逸这个事在整部剧里也就是个三等事件(改稻为桑是一等、御前会议是二等)。可是这样一个三等事件,当我们细细拼读与这有关的所有台词和剧情,无不与整部剧的政治格局相关联相暗示,而剧中类似的事件太多太多了,每一个如果细究,都可以探究出整盘棋的很大部分。

这部剧还有一个特别“坑”的地方,经常会有剧中人物挑出剧情,好像是给读者阐明剧情一样,剖析一些时局:比如徐高张在裕王府的密谋、严党在严府的密谋、郑何二人对高翰文行事的判断、沈一石对朝局的看法、赵贞吉与谭纶关于倒严的对话、海瑞对王润莲所说赵贞吉的心机等等剧情,第一次第二次看的时候,极容易被他们误导。可是通篇看下来,他们是站在他们有的信息之上归纳总结的,可是,要么不完整,要么干脆是错的。有的时候分不清了,或者前面某个细节忘了,一下子对剧情把握就歪了。

这样的电视剧,实在难得,太难得了。

这部剧我到现在整体看了四遍,每天吃饭、写实验报告的时候就听,闲着的时候就想,越想越累。这种剧,有一个就够了,太费脑细胞。

不过,当真回味无穷。

摘选自知乎问答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