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立春 8.1分

电影《立春》:日常生活如何容纳艺术的存在?

渐悟之于
2018-05-02 看过

《立春》是顾长卫导演十年前的作品,讲述一群小镇青年的寻梦故事。王彩玲(蒋雯丽)、黄四宝(李光洁)、胡金泉(焦钢)……他们走在艺术的道路上过着艰辛的生活。又一年春天即将过去,艺术与生活仿佛仍在并存中彼此冲撞。倘若你也正在此前行,不妨先看看《立春》里的事。 其实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些慕春情结。对于眼见周遭之事物,愿念之盼之,在心中萌发一块春的天地,祈祷它终有一日万物勃发,色彩斑斓。这样对于“春”的追寻,就是生活中所向往的艺术存在,是基于现实事物的美化与升华。 整部电影讲述了一众青年在艺术追寻过程中苦苦求解的故事。艺术与现实的矛盾、艺术与世俗的矛盾……种种苦痛折磨直扑而上。他们之中,有的留下来,有的走开了。是为了艺术,也是为了生活。有关日常生活与艺术,他们能动亦或被动地做了不同的抉择——

王彩玲和黄四宝是一类人,他们不甘平庸,对艺术事业有所坚持、为之奋斗。但在艺术水准上,他们只是小城中的精英,尚不作超高水平的艺术家。有人为他们鸣不平,认为现实残酷,大城市不接纳他们,不给有才之人以更大发展空间。但命运确乎给过他们机会——黄四宝与王彩玲都是不止一次去过北京的人。

周瑜是其中最务实生活的,就连对艺术的追求也带着一丝目的。对于艺术,他喜爱但不是热爱,没什么天赋,学习唱歌也只源于冲动。随后,艺术的影子在他生活中日渐缥缈,往后的种种举动都仅为现实生活服务。艺术在生活中荡然无存,他也以最平稳、最实际的方式追求着他的人生。 电影中从一而终执着追求、献身艺术的青年只有胡金泉一个。他为舞蹈成疯成魔,将舞蹈视作生活的全部,哪怕生活不容他,也愿付出一切代价只为求全艺术。“我是这个城市最大的悬案”,人们不能理解他的芭蕾、用泰国人妖讽刺他、喊他“二胰子”……非议、偏见、嘲讽加之现实生活的压力都一股脑让他背在身上,他给王彩玲下跪、不惜堕入监狱以正其身,甚至一时不顾了需要赡养的老母亲,都只为艺术。 由此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是否日常生活越是远离艺术追求,就越能获得幸福呢?艺术追求难道就等同于不切现实的幻想吗? 王彩玲热爱艺术,她的终极目标是唱到巴黎歌剧院去,唱到万人都起立鼓掌为她欢呼。是否可以这样说,这已然不是一种纯粹的艺术追求。她的追求中掺杂了功利,饱含着优越感的自我实现观念,她最终需要得到的,只是别人的认可与敬仰而已;黄四宝也是,脱离了艺术世界,他昧着良心做起生意,如鱼得水,完全不同往日模样;周瑜更不待说,满脑子现实,他不懂艺术,也未有此追求。在他们那里,艺术早已不是纯粹的艺术,这里有金钱、户口、样貌…… 这些东西在潜移默化中决然生长,渐渐击碎了往昔的艺术之梦。假装癌症的女孩成功了,不过,只是名利上的成功而已。她的行为恰恰完美演绎了这一众人的所思所欲,艺术的追求已然不纯粹,其中还掺杂着“我要证明自己……”的欲念。如此行为是虚伪的,早已脱离艺术的范畴。功利的艺术不能长久存在,于是它会经磨砺后自行消亡,更不必说如何叫它融入生活。 艺术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修行,它能让人愉悦,或许还可以带来一定的利润、成为谋生的手段,但你不能想着让它为你达成这样那样的目的。胡金泉不失为一悲剧,但不得不说,唯有如他一般对于艺术单纯的向往能让艺术在生活中永久存留。艺术源自于生活中的审美,是一种超脱功利的、自然生发的状态,它心性高傲容不得半点不纯良的勉强。 其实,即便是对于最不懂艺术的劳苦大众也一样,艺术既是源于生活,就可各自从生活中取得。感观所至之处自然生出情,情深之处便有流露,流露将引发新的创造,由此即是一个艺术化的过程。艺术与日常生活相互交融作用,区别只在艺术的多与少而已,这就全凭个人的修炼了。 另一个问题,如果王彩玲等人艺术之路的毁灭源于性格缺陷、心性不良的咎由自取,那么胡金泉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我是这个城市的一桩丑闻”,其实也不尽如此。当他帮助工厂职工排练舞蹈时,还是有一众学生愿意尊他为“胡老师”的。可是,在那个年代,当他跳起专长的芭蕾舞,众人都笑他、不愿看、不愿理解,将他当作嗓子里的鱼刺。普通大众更需要日常生活,但绝非完全拒绝精神世界的陶冶,人们也愿意观看中国传统民族舞的表演、工厂职工也乐意去排演舞蹈演出、茶余饭后会在阴凉处聚集,一起跳跳舞。 中国的黄土地能吼出秦腔、黑土地能扭动秧歌,但阳春白雪的芭蕾距离他们太远了,远到成为一种不小的冲击。可见大众更愿意认可自己能够接受的艺术形式,太具视觉冲击东西,哪怕是世上最高雅的艺术,也会成为笑柄、成为众人不齿的对象。 艺术不同于独自取乐的游戏,它具有社会性,具有需要被广泛流传接纳的诉求。所以,我们总需要有那么一两个偶尔跳脱日常生活的艺术人,引导大众的审美眼光,带领不断更迭审美潮流的前沿。 如同朱光潜先生所述,艺术家与审美者之间应存有适当的距离,重点在“适当的”三个字。“’距离’不及,容易使人回到实用世界,距离太远,又容易使人无法了解欣赏。”同时,“凡是艺术家都须有一半是诗人,一半是匠人。他要有诗人的妙悟,要有匠人的手腕。” 所以他们需要学会用温和的方式,循序渐进地给普通大众注入新元素,而不要企图一蹴而就的天翻地覆。 于此看来,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追求艺术的心性纯良,随心而动,美的艺术追求即可自然融入日常生活;而对于艺术家,需要考察与审美者之间的适当距离,方不会互相致伤,共同和谐进步。不禁要引《慕春》中两句歌词:“那温柔的春风已苏醒,空气清新,大地欢腾,可怜的心哪,别害怕! 文 | 忭林

微信公众号:章鱼说电影

在这里等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立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立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