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沙发就是奶茶,当电影看的都输了

天下兵马大都督
2018-05-02 15:24:15

破沙发其实就是奶茶,不华丽、不惊艳,却最舒服。两个人的生活都在前进,两个人不得不分离,只有破沙发愿意守着那个温暖并且同样破烂的隔板屋。看之前我就知道这部电影别人看不懂,我给自己3分误差,达不到满分因为我不是你。如果你觉得我能得到98、99、100这三个分数,希望你能联系我,我有话说。

影片叫后来的我们,讲的却都是曾经的事,代表的是想要得到却没有得到的过去。

周冬雨没有知识,井柏然有知识,指的就是学生和老师,老师总是比学生有知识。井柏然说你16吧,刘若英16岁陈升结的婚。周冬雨不是22,却说自己22,指的是刘若英认识陈升时是21岁,虚岁22。刘若英知道认识陈升时自己21了,但她希望自己在陈升眼里16岁,相对应的就是和陈升认识在结婚前。下火车是别人走的路我不走,别人想要的都是差的。喝二锅头一是我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二是刘若英是在喝了二锅头之后向陈升表白的。明明只是简单的走几步,却说是走过大风雪的生死之交,表达的是事实不重要,意义才重要。井柏然牵着周冬雨的围巾,是因为刘若英说自己是风筝,线在陈升手里,陈升说已经找不到线了,刘若英就在电影里给了他,围巾是缠在脖子上的线,是刘若英愿意把生命交给陈升手里

...
显示全文

破沙发其实就是奶茶,不华丽、不惊艳,却最舒服。两个人的生活都在前进,两个人不得不分离,只有破沙发愿意守着那个温暖并且同样破烂的隔板屋。看之前我就知道这部电影别人看不懂,我给自己3分误差,达不到满分因为我不是你。如果你觉得我能得到98、99、100这三个分数,希望你能联系我,我有话说。

影片叫后来的我们,讲的却都是曾经的事,代表的是想要得到却没有得到的过去。

周冬雨没有知识,井柏然有知识,指的就是学生和老师,老师总是比学生有知识。井柏然说你16吧,刘若英16岁陈升结的婚。周冬雨不是22,却说自己22,指的是刘若英认识陈升时是21岁,虚岁22。刘若英知道认识陈升时自己21了,但她希望自己在陈升眼里16岁,相对应的就是和陈升认识在结婚前。下火车是别人走的路我不走,别人想要的都是差的。喝二锅头一是我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二是刘若英是在喝了二锅头之后向陈升表白的。明明只是简单的走几步,却说是走过大风雪的生死之交,表达的是事实不重要,意义才重要。井柏然牵着周冬雨的围巾,是因为刘若英说自己是风筝,线在陈升手里,陈升说已经找不到线了,刘若英就在电影里给了他,围巾是缠在脖子上的线,是刘若英愿意把生命交给陈升手里。缠着脖子的,既可以是夺取生命的伤害,也可以是温暖生命的守护。

下火车时的一起走,是周冬雨一直暗示井柏然;下飞机时的一起走,是井柏然明着说给周冬雨。俩人被命运安排在521,又说北京(后来)不如老家(当初)更有家的感觉。井爸给他介绍了一个在北京的姑娘,但是井柏然不喜欢,同样是老家的姑娘,他也只喜欢周冬雨。周冬雨说回去是看她爸的,但是看的却是井爸。井爸叫她吃年夜饭,只有一家人才会在一起吃年夜饭。年夜饭是一个家人的仪式,而婚礼是成家的仪式,刘若英最开心的就是陈升为她穿上西装的时刻。饭桌上大家都以为他们是恋人,还互相说了年年来吃年夜饭,也就是一辈子都是家人。

井柏然说周冬雨和他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一样,不一样就是唯一。俩人散步时,周冬雨说“他们说在北京5年就算扎根了”,陈升是86年结婚,认识刘若英是91年,刚好5年。井柏然说“那我还没开始呢”,指的是没开始扎根,表明刘若英的梦想是俩人相见时陈升没有结婚。周冬雨在北京4年不想干第5年,因为第5年就代表扎根,表明刘若英只在乎有没有感情,不在乎结婚不结婚。周冬雨大声喊出“我要嫁个北京人”,北京人指的就是扎根(结婚)的人。井柏然大声喊出“衣锦还乡”,是刘若英期待陈升的梦想是回头。周冬雨说你傻呀,幸福美满的话就活在婚姻里啊。井柏然反驳你才傻呢!

然后两个人的独白都体现了在北京的挣扎,井柏然还说我明白北京不是我的家。在北京,周冬雨有另一半而井柏然没有,是刘若英希望陈升也能站在她的身份和位置体谅一下她的心境。周冬雨的另一半说女孩喝酒不好,是刘若英希望周冬雨和井柏然才是真心的理解对方,什么另一半,只是为了妥协生活。井柏然问周冬雨,他对你好吗?能为了你什么都肯干,什么都肯给你吗?周冬雨答不上,她心里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另一半给不了,井柏然能。

陈升是带着刘若英打拼的人,可以维护刘若英的任性;在电影里,井柏然和西装男任性,发起冲突,周冬雨保护着他一起打拼。分手后,井柏然把周冬雨带到自己的小窝,这个小窝就有了特殊的意义,周冬雨在这里拥有一切优先级和宠爱。说是井柏然的小窝,却是周冬雨睡床,她在这里是主人。因为陈升喜欢吸烟,所以周冬雨拿走了井柏然的烟;有人在这里想要勾引井柏然,周冬雨也不会让。别的屋都在发生故事,表明刘若英希望这个小屋就是两个人可以做普通人的平凡世界。俩人一人一个耳机,既能听到平常人的欲望,这个世界上又有一个只对他们两个同步的声音。俩人没发生关系,如同之前,为了发生关系而在一起的感情根本就算不得感情。后来迷迷糊糊躺在一个床上,表明的是我们也可以睡在一起,但绝不是为了发生什么。井柏然即使能从床上下去,也已经产生了普通人对普通人的普通感情。

同事都是为了生活妥协梦想的人,而井柏然是一个坚守梦想的人。井柏然给周冬雨介绍客户,周冬雨的店比井柏然的店生意好,表明刘若英后来比陈升事业成功,但是这个事业包含着陈升的帮助。当井柏然要搬离小屋时,出现了一个兴趣相投的大哥,表明的愿望是每个人在这个小屋里,想的都是发生关系那点事。井柏然为了养周冬雨,给他介绍了买软件的男子;井柏然在通道卖盘时,周冬雨就带饭给他。同时剧情还有,井柏然给周冬雨介绍的,都不是做爱人的人,也就是陈升一直给刘若英介绍的,都不合适。周冬雨说“我哪段不是认真的”,实际上,她只对没有发生的这一段才是最认真的。买盘的人说周冬雨有点像某位老师,井柏然一下就怒了,因为对于他而言,周冬雨是一个可以拥有脱离肉体关系的纯感性的人。

周冬雨虽然说自己是认真的,却在和妈妈的电话里说“结婚纸”,她即使结婚了,也不是认真的。井柏然说想和自己好的女生都排到张家口了,表明想追刘若英的同样特别多,她不找那些人是因为她心里只有一个人。这一段井柏然都不能明目张胆地在周冬雨面前抽烟了,因为周冬雨可以管他,而陈升的老婆管不了陈升抽烟。周冬雨问井柏然是不是看上自己了,井柏然说没有,如同陈升从没说过爱刘若英,但是井柏然表面骗的是周冬雨,实际骗的是自己。俩人假装发生关系,是因为现实生活里别人能得到的还是会让刘若英多少有些困扰,表明的是你们让我心烦,我也能让你们心烦;你们能得到的,我也能得到,只是我不愿意罢了。

回到地下通道,周冬雨的男朋友不能陪她跨年,表明根本不是一家人,刘若英借井柏然的口说出很多心里话,能给你别人都能得到的东西的人,不是真的对你好,只有真心才是不能替代的。俩人跨年时候发现周冬雨的男朋友有老婆,也就是周冬雨原来爱的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而井柏然是没有老婆的男人,也就是没有结婚的那个陈升。同时,大荧幕上出现了两对男女,一对是夫妻,一对是井柏然、周冬雨,这就无需多说了。

陈升在现实生活里的老婆面前,不注意维护自己的形象;于是电影里,井柏然套上假发,也在周冬雨面前放弃了形象。现实里陈升的老婆可以说管不了,也可以说让陈升抽烟,于是电影里,周冬雨既可以不让井柏然抽烟,又可以让他抽烟,这个让还不是简单的允许,而是和他一起抽烟。你抽我也抽,一方面代表了好坏我们都一起,另一方面代表了学生学老师。

井柏然说要买8套房子,周冬雨不是很高兴,因为她要的只是这一间小屋,8套房子打扫起来费劲,说明物质都是负担,只有感情才是解脱。新年倒计时,是一家人的认证。互相有身份但是没感情的,永远得不到感情;有感情却没有身份的,一旦有了身份,就什么都有了。发生关系后周冬雨就走了,因为她内心一定觉得普通人都能获得的东西玷污了纯纯粹粹的感情。井柏然觉得睡了她,她就会跟自己一辈子,代表大多数人都认为在一起很重要,但是对于周冬雨,她反而会有负罪感。周冬雨再次去找井柏然说自己恋爱了,井柏然却进去了。这是刘若英在惩罚自己,她希望自己可以开心的告诉陈升,但又多么希望陈升听不到自己结婚的消息。明明恋爱了,但是除夕夜仍然陪在井柏然家里,是因为她把井柏然写到局里,所以内疚,她“构陷”了井柏然,所以她赔罪。

井柏然曾经对爸爸说,要不是你给我买游戏碟,我还不知道干什么呢,表示要不是陈升领刘若英进音乐圈,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陈升可能内疚过,带刘若英入行是不是害了他。井柏然一开始要正版,后来盗版的也行,表明刘若英想要正大光明,但即使是一个“他可能是爱我”的假象,就能让她满足。

井柏然打了有老婆的男人,是刘若英希望陈升恨有老婆的男人,也就是陈升希望自己没有结婚就好了。所以井柏然打了有老婆的男人,周冬雨就能和他在一起了。井柏然说不幸才是故事,也就是没有在一起,才成就了最特别的刘若英与陈升。周冬雨问如果游戏里男的永远也找不到那个女的了怎么办,指的是陈升说找不到那根风筝线,所以过去是彩色的,现在是黑白的。

镜头回到两个人在酒店,井柏然身在酒店心不能离开家里,是刘若英希望现在的陈升身在哪里,心都念着自己。然后周冬雨走了,表达的一是我知道你心里有家,那我可以离开你;二是希望在黑白世界(男主角找不到女主角的情况下),和陈升在一起的人可以离开他。

井柏然要生孩子,周冬雨说我还是个孩子呢。应该现实里刘若英也不想和陈升生孩子,只想一辈子在陈升面前做一个小孩。井柏然说分手后还想知道周冬雨过的好不好,这也是刘若英的心愿,即使没和陈升在一起,陈升也会一直挂念她。井柏然说让你快乐的人不是我,我肯定不会开心呀。是因为刘若英明白,每个人都有感情,但是我给陈升的感情,全世界就只有我能给。

刘若英让周冬雨一直在奋斗,因为成功的时候,就是陈升让她离开自己的时候;井柏然事业不顺是刘若英有点希望可以在事业上帮到陈升,这也是在学着他以前帮自己。刘若英希望井柏然离开周冬雨是因为他无法再帮助周冬雨,而不是不爱她。现实生活里,陈升说喜欢平凡的日子,于是电影里,周冬雨是个明明不爱俗世,却一直口头追求俗世欲望的人。这样安排第一让刘若英达成了学着陈升样子的心愿,第二她希望如果她变成一个平凡的人,陈升就可以爱她了。刘若英化身周冬雨之后,也学着陈升说自己的话,说给井柏然:你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是因为我想要什么,你他妈才想要什么!

井柏然在工作上总是脾气臭,和陈升一样,因为这个吃了很多亏。井柏然对外人脾气臭,而不会对周冬雨脾气臭,就像现实的镜像一样。两个人的小屋所有的东西都是井柏然的,大概是刘若英对自己太严格了,所以在电影里只是一个破沙发。破沙发其实就是奶茶,不华丽、不惊艳,却最舒服。周冬雨是刘若英梦想中的自己,梦想中的自己想把现实中的自己带进梦想中两个人的生活。破沙发想进这个小屋,但是它进来了,这段关系就要结束了。两个人迫于生活压力,必须离开小屋,也就是结束关系。离开小屋,留下的是那个沙发。两个人的生活都在前进,两个人不得不分离,只有破沙发愿意守着那个温暖又同样破烂的隔板屋。

电影中一切都是相对的,相爱时,井柏然在地铁里,周冬雨在地铁外;分手时,周冬雨在地铁里,井柏然在地铁外。刘若英很希望陈升能站在自己的位置,这样她就能得到陈升给她的,和她给陈升的一样的感情。

接下来的一段是全片的核心,所有的如果里,两个人都没能在一起。其实陈升越不敢爱刘若英,刘若英才越敢爱陈升,她从来没有100%决定要和他永远在一起。俩人奔回房间,因为还有另一对情侣,所以周冬雨不要回房间了。别人都能得到的,我才不稀罕!

在车上周冬雨说的是刘若英的话:本来可以当正宫,结果被当小三了,遇见我你是真倒霉啊。所谓的火车停开、飞机停飞、路都没法走,是因为刘若英想要的就是去走别人都没走过的路。刘若英不那么喜欢陈升的时候,是看见陈升平凡的一面的时候,她不满意陈升的,也是他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甘愿活成一个普通人?

分手后,刘若英希望陈升可以做和自己分手后一样的事,这样一来达到了感情对等,二来她还可以学他,这件事就是拼命工作,忘掉感情。而所有的伊恩,都在留言区说着对不起。这一段,井柏然成了刘若英,刚开始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只有陈升给了她希望。井柏然的成功,靠的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伊恩和凯莉的故事。所以刘若英大力宣传《后来的我们》,这是只有她和陈升才知道的故事。停电爬楼梯,是希望只属于两个人的这条路,永远都不要走到尽头。

井柏然事业成功是刘若英希望陈升的事业可以超过自己,这样他永远都是老师,自己永远都是学生。刘若英希望可以做过去的自己,所以有了售楼小姐,也就是过去的周冬雨。井柏然认为破沙发配不上隔板间,而当他买新房的时候,是对隔板间的抛弃和对破沙发的二次抛弃。所以破沙发出现在了大街上,井柏然无论如何联系周冬雨,周冬雨都不会再回到他身边了,而且这时,井柏然在售楼小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也就是说,这时候别人也能给井柏然一个周冬雨的感觉。既然不是唯一的,那在不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即使井柏然让父亲和周冬雨一起搬来,也就是要给周冬雨一个家人身份,她也不在乎了。这一段周冬雨没有说话,而是井柏然爸爸替她说出了心里话,你去过你的好日子吧,这里再破烂,都是我的好日子,所谓的家人,不是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而是永远有一个感情连接。如果你要给我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别人也可以给别人,通过这种方式来爱我,你是不是有病啊。

井柏然补上了陈升没给刘若英的那一个拥抱。由快递小哥送来的信就是曾经的井柏然送来的信,也是家人的一段话。儿子曾经的老师是爸爸,信中提到儿子总说爸爸什么都不懂,现实里刘若英的老师是陈升,但是到底什么是感情,刘若英比陈升了解的深多了。

伊恩找到了凯莉,现实变成了彩色,表达的心愿是现实如果也像游戏(电影)里一样就好了,而做游戏的井柏然,替伊恩给了凯莉一个刘若英真正想要的家。最后的一幕,两个人在楼顶像傻子一样大喊,终于都做了小孩子。

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