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美学之五张图带你感受《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优雅世界!

一寸禾
2018-05-02 11:32: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构图精美,叙事巧妙,童话范儿,安德森式风格影片的典型!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是电影制作大师Wes Anderson的第八部电影长片,影片延续了导演标志性的安德森风格:构图严谨,如剪纸般对称规整;色调浓郁,如塔糕般饱满明艳;叙事活泼,如童话般轻快浪漫。

影片借作家的视角和老年Zero的回忆塑造了布达佩斯大饭店礼宾员M.Gustave优雅、体贴、世故、大方的贵族精神形象,缅怀已逝的欧洲文明。以下让我们追随故事的叙事逻辑,感受影片画面色调隐喻的转换,回忆这个气质欢快,背后却严肃甚至令人忧伤的童话故事。

故事一:M.Gustave和他的世界

M.Gustave和他的世界

M.Gustave的世界永远都是优雅的。冷静、内敛、善意、理智,甚至随时都会出现的吟诗习惯,活脱脱的贵族范儿信徒。而紫色在大众的色彩认知倾向中向来是高贵典雅的象征,同时作为

...
显示全文

构图精美,叙事巧妙,童话范儿,安德森式风格影片的典型!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是电影制作大师Wes Anderson的第八部电影长片,影片延续了导演标志性的安德森风格:构图严谨,如剪纸般对称规整;色调浓郁,如塔糕般饱满明艳;叙事活泼,如童话般轻快浪漫。

影片借作家的视角和老年Zero的回忆塑造了布达佩斯大饭店礼宾员M.Gustave优雅、体贴、世故、大方的贵族精神形象,缅怀已逝的欧洲文明。以下让我们追随故事的叙事逻辑,感受影片画面色调隐喻的转换,回忆这个气质欢快,背后却严肃甚至令人忧伤的童话故事。

故事一:M.Gustave和他的世界

M.Gustave和他的世界

M.Gustave的世界永远都是优雅的。冷静、内敛、善意、理智,甚至随时都会出现的吟诗习惯,活脱脱的贵族范儿信徒。而紫色在大众的色彩认知倾向中向来是高贵典雅的象征,同时作为热情红和冷静蓝的混合色,悲伤消极的隐喻也是其特征之一。

作为故事的核心人物,M.Gustave所代表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经典紫色系构成了影片的主色调。从装潢细节的淡粉糖果紫到员工服装的原紫色,都在向宾客传达舒适、信任、趣味的饭店理念。红色作为辅助色与紫色相映搭配,极大增强了画面色调的浓郁感,高饱和的配色容易给人一种压抑紧张感,但导演将色彩进行暗调处理,同时搭配人物丰富夸张的动作,使整个画面形成了诙谐的对比,色彩上的饱和与人物精神上的富足构成了统一。影片中紫色单独出现为个体服务时,则更多的是和无色相色彩或邻近色系列搭配,以最大程度上保持紫色原有的优雅气质。

影片最后M.Gustave 关于自己饭店业起点的解释可以看出,他也有一段类似于Zero的门童经历,且他对Zero的认同和欣赏也是从Zero回答他的那句“谁不想成为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门童呢”开始。荣誉、责任、勇气、自律,凭借这些精神气质的磨练,M.Gustave成为了优雅的典范。当他目睹着年轻的Zero也在无时无刻的践行着自己所信奉的精神理念时,M.Gustave的内心是慰藉的,精神世界的同行往往胜于千言万语。故事最后他为了保护Zero被刽子手无情射杀的结局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由此始,为此终,一生的优雅也不失为一次无憾的人生旅程。

故事二:Madame.D的苹果少年

Madame.D的苹果少年

Tilda Swinton饰演的八十多岁的伯爵夫人Madame.D虽然在整个故事中只出现了短短几幕,但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着她在遗产中赠与M.Gustave的梵霍名画开始。《Boy with Apple》是Madame.D最有价值的收藏品,同时代表着M.Gustave为自己晚年生活带来的美丽时光。故事一中她例行离开布达佩斯大饭店时所携带的满车私人物品可以看出,她与M.Gustave共度的时光是鲜活生机且弥足珍贵的,谁不想为心爱的人装扮最美好的自己呢?

红色是活力、热情、生命、欲望的象征,红唇、红装、红漆指甲,映照了晚年Madame.D对生命和情感的渴望,而大面积的使用红色往往给人造成一种强势的感觉,众所周知,M.Gustave与她甚至更多像自己一样的女人的情谊更像是一场金钱与爱情的交易。Madame.D的儿子Dmitre对M.Gustave关于“专门以虚弱老太太为猎物的投机者和骗子”的描述直接讲这个公开的行业秘密挑明,但M.Gustave的回应“我与所有朋友同床共枕”一方面反应了他的机智,另一方面说明了他完全以自己的工作职责为荣。M.Gustave真诚的对待每一位饭店宾客,Edward Norton饰演的军官多年后仍旧对在自己孩童时代提供过帮助的M.Gustave记忆犹新说明了这一点。克己自制,尊严优雅的活着大概是最好的底气。

故事三:第十九号检查哨的萌系越狱

第十九号检查哨的萌系越狱

“萌”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一股流行文化,或许是商品经济时代下人们的压力普遍高涨,萌系人设越来愈快与大人世界达成共识,近段时间从儿童世界跳过来的小猪佩奇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人人都想戴着这些轻松愉悦的童话面具寻求第二身份的归属感。

倒退回影片上映的2014年甚至追溯到更早的时候,导演Wes Anderson的电影便形成了以表现孩子眼中的大人世界,大人内心的童真这样反差设定的风格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导演另一部影片《月升王国》里面感受这一主旨设定。而这一次导演将镜头对准了越狱这个看似很严肃悬疑的题材,而且玩出了通关游戏的轻松刺激感。

相比于前两个故事中饱和浓郁的背景色调,本章节故事的色调背景主打小清新的设定。相比于《美丽人生》和《肖申克的救赎》中表达监狱生活的黑暗和艰辛,十九号检查哨的狱友们之间相处的模式简直可以称之为梦幻的乌托邦。即使M.Gustave也同狱友们走过争执,但是导演却将这些不和谐完全淡化了,人人都是有爱心的天使宝宝,甚至在越狱关键环节伸出援助之手的刀疤狱友也仅仅是M.Gustave此前曾礼貌性的同他打过招呼而已,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那几位被一块曼德蛋糕收买后就一起越狱的可爱狱友们。

社会生存法则第一条:不要轻信你身边的任何人!也许导演所要传达的便是人与人之间真诚信任的交流才是当下社会最匮乏的吧,所以M.Gustave的故事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一部妥妥的童话了。

故事四:十字钥匙结社的部落主义

十字钥匙结社的部落主义

这是一群可爱的人,构建起来的,优雅的世界。

团结、理智、处事不惊,来自牛矛国十字钥匙结社的真诚问候。

终于来到我最喜欢的故事环节,十字钥匙结社,一个以饭店客房钥匙为标识联络信号的社团,贴切形象的设定类似于我们儿童电影中的鸡毛信、信鸽等。

M.Gustave在逃亡中得到了同业礼宾员的帮助,这群人来自于代表团结和部落主义的十字交叉钥匙结社。影片中那段同业礼宾员们单线联络快节奏的协助剪辑片段简直不能更精彩,这个团体在他们所熟悉的世界建立了一个国际网络,搜寻信息、运送物资、完成使命,此刻他们已然化身成为了最职业范儿的特工们。

相比较故事一中,M.Gustave和Zero构建的小世界,如此庞大的复杂交叉体系,带动了整个故事的节奏感和理性因素。相比较淡粉紫色的优雅暖意,故事四的色调运用更偏向于趋向冷感的红紫色系,色相范围也从紫色扩展到红、橙、绿、蓝、茶色,几乎涵盖了大众认知倾向色彩系统中的所有范围,也象征了那些优雅的文明精神曾经在世界的某个时间段普遍存在。更耐人寻味的是,导演为每一位同业礼宾员都配备了一位与Zero相似的小门童,加深了影片中传达出的优雅传承的意味。

故事五:最后的布达佩斯大饭店

最后的布达佩斯大饭店

故事总要落幕。

自古美景不易留,但见冬寒倒回春。拉远了,回归主题。

影片最后一幕,当老年Zero缓缓取出M.Gustave的门牌号,这一幕与之前Zero和M.Gustave都只睡在顶楼的小隔间相呼应,他们都是那个优雅文明世界的坚实守护者。通过影片最后作家的交代,Zero用所有的财富积累与政府达成协议换取这座已经无盈利价值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所有权,我想这个结局应该在所有人的意料中且高度认同的。

日落暖光黄色调总是引人深思,夕阳下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如老人迟暮般审视着这个新兴的世界。如同影片最开始介绍的那样“这间饭店优雅华丽,曾名倾一时,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荣光”。而布达佩斯大饭店所承载的旧日文明精神也不是金钱或者俗世物件可以衡量的了,令人悲伤的是,在文明消亡前,那些M.Gustave们深信的优雅世界早就已经在历史的滚轮中消失殆尽。或许导演Wes Anderson也是希望通过M.Gustave来铭记那些在历史长河中曾出现的瞬间吧,正如影片中M.Gustav坚守的那样:在野蛮的屠宰场上,还是有些文明的微光存在,这就是人性。而我们谦卑地以自己的方式服务着……

故事到此,回忆结束了。

那个世界的优雅,这个世界的我们,你,感受到了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布达佩斯大饭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