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8.8分

欲望的支点

大绵
2018-05-02 09:51:43

提起黑泽明的电影,相信很多人会以“晦涩”、“拖沓”等暧昧不明的形容词蔽之,然而愚以为,黑泽明在描写人性、战争等问题上一直是浓墨重彩,毫不含糊的。其代表作之一《乱》,仍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原因很简单,若只是单纯的《李尔王》倒也罢了——它不愧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文辞的渲染力虽然强烈,然而它并未转换为情景式记忆,我们可以乘机将它放在角落,以免太过裸露地观察到人性的私密处。但黑泽明将它搬上了荧屏,并且用极为夸张的手法——强烈对比的视觉色差,由弱及强的悲怆音乐,令人过目难忘。当电影播至末尾,最令我唏嘘的竟是一个配角,好似所有祸患皆由她起一般。但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起到这个作用,却着实令人疑惑。

故事的起始,乍起的山风带领一文字首领一行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狩猎活动。我们可以将之视作暴风雨前的短暂安宁。但潜在的危机却是隐形的。黑泽明是一名反战人士,虽然他的电影被许多人称为“暴力美学”。但他的几乎每一部战争电影都在着重表达战争的“劣根性”。显然,这是一项严峻的工程。基于“战争”这一点,电影开头几乎是没有一点涉及。但是从后续的内容我们得知,一文字家的第一、第二城是经过杀戮得到的。既然有过

...
显示全文

提起黑泽明的电影,相信很多人会以“晦涩”、“拖沓”等暧昧不明的形容词蔽之,然而愚以为,黑泽明在描写人性、战争等问题上一直是浓墨重彩,毫不含糊的。其代表作之一《乱》,仍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原因很简单,若只是单纯的《李尔王》倒也罢了——它不愧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文辞的渲染力虽然强烈,然而它并未转换为情景式记忆,我们可以乘机将它放在角落,以免太过裸露地观察到人性的私密处。但黑泽明将它搬上了荧屏,并且用极为夸张的手法——强烈对比的视觉色差,由弱及强的悲怆音乐,令人过目难忘。当电影播至末尾,最令我唏嘘的竟是一个配角,好似所有祸患皆由她起一般。但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起到这个作用,却着实令人疑惑。

故事的起始,乍起的山风带领一文字首领一行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狩猎活动。我们可以将之视作暴风雨前的短暂安宁。但潜在的危机却是隐形的。黑泽明是一名反战人士,虽然他的电影被许多人称为“暴力美学”。但他的几乎每一部战争电影都在着重表达战争的“劣根性”。显然,这是一项严峻的工程。基于“战争”这一点,电影开头几乎是没有一点涉及。但是从后续的内容我们得知,一文字家的第一、第二城是经过杀戮得到的。既然有过杀戮,就避免不了仇恨,而仇恨早在太郎的妻子枫夫人心中生根发芽。这是战争的第一步,当然它不是本质原因,更不是必备条件。这是循环中的一个过渡环节,就像鸡与蛋的关系,仇恨产生战争、战争又产生仇恨,诸如此类。

从表象上看,大郎性格中的“怯懦”恰好被枫夫人的阴狠弥补了。枫夫人的怂恿仿若一把把利剑,对大郎的冲击是巨大的。如果没有枫夫人,单凭大郎,这个故事似乎很难进行下去。但我们必须承认一点,如果对方是三郎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自己的父亲赶出城去。三郎虽不见得真的“有勇有谋”,但对自己的父亲确然敬爱有加。当日狩猎之时,只有他怕父亲着凉将枝条插在他身旁为他挡风,可惜这个细节未被城主察觉。再说大郎,他将父亲赶出城外的举动并非偶然,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一个完全由权利意志支配的人,是丧失良知的。枫夫人在这里仅仅充当了一个支点的作用,她将大郎的欲望支撑起来,并将其不断扩充。然而这个支点,即使只是个三角架,权利的欲望照样能傲然挺立;毕竟,意念是没有重量的。

与枫夫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二郎的妻子末夫人。她选择用宗教麻痹自己,但她也未能躲过权利的追逐游戏。欲望好似无处不在的空气,没人能看清,也没人能置身事外。二郎的支点是他的一群臣下,原来没有悍勇的妻子,欲望也会滋生。

由此可见,枫夫人顶多只起了催化剂的作用,而欲望才是大郎和二郎内心真正的火苗。权利的争逐,必有输赢,输的一方就遭人鄙夷。然而黑泽明说,其实这些欲望,生灵涂炭的欲望,只要你内心住着火苗,无论输赢都是在“玩火自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乱的更多影评

推荐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