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你的“此生”,我们有我们的“这辈子”

李锡百
2018-05-02 06:44: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都说这部电影的某些台词刻意到矫情,达到极致的大概要属男主父亲信里那句“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据我所知,也可以说是众所周知,一个文化水平有限,上了年纪的东北老爷们儿,通常不说“此生”。他们会说——“这辈子”。

不真实的作品分两种,一种是原始形态的爽文爽电影,通过主角走上人生巅峰来娱乐受众,但这类作品的粗野平庸也是一目了然的。于是,更有追求的文艺青年们开发出新的品种,让其中的主角处于人生低谷,或者是心灵的痛苦中难以自拔。这种手法看似可以在表面上增加“深度”,但假的就是假的,只要作品的基础是不真实的,“痛苦”也不过是另一路数的“痛快”——一种直接让受众痛快,另一种先让创作者自我陶醉,而后再让受众于这样的陶醉中痛快。

真实感的关键在于对个体的尊重,这也是为什么不少以爱情为主题的作品里有一种甩脱不了的非真实感。在幻想的世界里,最小的单位是“两个人”,而在真实的世界里,最小的单位实际上是“一个人”。这使得只要人与人之间存在关联,亲人也好,友人也好,情人也好,都会产生摩擦。这种摩擦,也可以说是一种“不配合”,它在大部分情况下都细微而隐秘,甚至连自己也难以察觉,但却真实的存在着。毕竟人在考虑或筹谋一件事的时候,永远会先站在自己的角度。

而在这部电影中,几乎看不到这种因为重视自身而产生的龃龉。男女主角虽然生活不如意,但他们之间是一派苦中作乐且融为一体的温馨。女主角忽然之间就全然放弃了努力嫁个北京人,留在北京的愿望。男主角也从未在暗地里怀疑过对方是否拿自己当过渡的备胎,将来要另攀高枝。其实如果男女主角真的是现实人物,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总希望事态更有利于自身,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或许还能令人感同身受,毕竟这是人性难以避免的一部分。但男女主角共度了一年又一年,周身环绕着真实,两人的脑内却好似一片真空。

当然,导演也试图为他们的生活添上一丝现实意味,于是制造了工作上的波折与男主QQ里的女网友。但以这些来解释二人的分手实在不能令人信服。毕竟情侣也好,夫妻也好,实质上是一种团体,而团体的结成与解散并不完全由情感来左右,它的背后总能见到利来与利往的身影。至于男女主角一起磨合了几年,还有一份激情,也可以说闲情,在无人的地铁站里上演“风儿飞过天山去,沙儿追过天山去”的一幕,只能长叹一句——你有你的“此生”,我们有我们的“这辈子”。

“两个人”的不真实,必然建立在“一个人”的不真实上。虽然导演试图为主角们添上现实主义的色彩,但那现实只不过是梦幻的前奏。女主角对未来期许的转变猛然而彻底,以至于后来男主角带着她心心念念的房子,请求和她共度人生时,她竟然变成了情感至上的理想主义者。不过还是要说一句实话,面对一份很有保障的未来,即使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也难免会有那么一个内心缴械的片刻。这不纯粹但真实。

至于男主角在事业成功后更加懂得了爱,以怀念旧人的情圣姿态出现。比起这样的故事,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故事是,一个获得成功的男人,正沉浸在他那痴情种的幻想里自我陶醉,正当此时,他缅怀的故人却真的出现在他的身边。男人不知对方来意,怀疑她是来图谋自己什么,惊讶间又生出一腔愤怒。毕竟对方的出现令自己再保持不住缅怀的姿态,这“痴情种”的光辉以后是不得沐浴了。虽说男女之间可以错开利益来避免深仇大恨,但此刻,这个男人却真实地恼恨起了这位故人。

请无视我上面那段一时兴起,瞎编乱造的故事,继续回归正题。许多故事讲的是两个人,但所有“两个人”的故事,关乎的都是“一个人”。一个真实的人并不是纯粹的物质,人在不断变化,而人的身上也会同时蕴涵着相反的特征。但不论是变化还是相反,应该是渐变的、朦胧的、混沌的、不定的,绝不是一下黑一下白,如同连日落都没有出现,就猛然进入黑夜。为了配合这奇异的梦幻,连其他角色都难逃抻拉和涂抹。就像男主角那个文艺腔的老父亲,他不过一年才见到儿子的女友一次,却在心里把对方看得仿佛儿媳甚至女儿一般,小情侣自己都已经分手,他还把女主角时时挂念在心。再想起诸如婆媳关系、新家庭与老家庭相处矛盾一类的事,还是喟叹一声吧——你有你的“此生”。我们有我们的“这辈子”。

如果一位创作者打定主意要让主角拥有可以扭曲真实的超能力,那主角身边的环境也一贯是最先遭到毒手的。比如男主角那位于一栋老居民楼里的小单间。这种小单间通常是一套房子隔成的,而且大体上无法改动房子原本的建筑格局。反观电影里的房子,房间数过多,卧室挤在中间,外面还环着一条奇怪的长走廊,哪有一点正常户型的样子,分明是摄影棚里臆想的产物。大概当上了主人公,就算是潦倒的破衫,也会时刻笼着金色的斜晖。

至于男主角在女主走后,突然发奋工作,终于独自制作出震动全国的游戏,引得街头巷尾的小店里都在播放相关的报道。见到此情此景,奋斗在游戏业内的人士不知会不会涕泪千行。在这里,剧情终于暴露了导演真实的意图,最终的成功来得如此轻易,那最初的种种挫折大概也只是作为一片冷色的配菜来点缀一盘热腾腾的美食。既让男主角拼搏事业,却又抽走他事业的重心,或许他存在的意义只是一片纸偶,演出强定的爱恨离合。不过即使是纸人,创作者也为他配齐了纸杠铃,旁人艰难地一举在他那里也好似轻巧地一拈。主人公无需真正为面包和白水担忧,造他的人总会及时奉上佳肴与美酒。想到这里,除了哀叹也再没有什么可以表达——你有你的“此生”,我们有我们的“这辈子”。

一个虚构的故事,原本就是假的,如果连仿佛真的存在的错觉也消失,假上造假也实在没有什么必要。看电影的时候,我特别期待电影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左右结束,这样虽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总却好过剧情每况愈下,从及格的边缘流落到不及格的境地。好在电影主角的“此生”最后定格在两个小时,而可以很长很长的是“这辈子”。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