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式喜剧的哲学意味

Alexa
2018-05-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视剧原名叫 Der Tatortreiniger,字幕组翻译成“疯狂清道夫”,我觉得却没有“清理人”这个翻译来得实在,原因很简单,主角的职业是犯罪现场的事后清理人,这部剧以这样平凡却对大众来说有点儿陌生的职业为切入点,讲述他在工作时的遭遇,并没有说明职业的“疯狂”性,也没有强调男主角本人是否疯狂。

德式喜剧,看看便会陷入略微沉闷的对话中,每一集一个新故事,或者像《屌丝女士》那样干脆把一集切成几段小品,这样不断抛出的新鲜噱头,反而打破了叙事观赏的连续性,随意播放到哪集或哪个片段都可以接着看,我认为,这可能看做德国喜剧制作人对自身喜剧模式缺乏一些信心,或者说大部分的观众应该是缺乏耐心的。

但其实德式喜剧的优点恰巧也是那些略显沉闷的对话,暗藏大量的哲学意味。首先我认为是社会身份认同的问题,这部剧常以其他人对主角职业上的疑惑,来解释“清理人”这个工作是干什么的,主角不知道是被问了太多遍还是怎样,甚至整理了一套说辞:“我从事的工作,是多少人会因为反胃而望而生畏的,或者多少人因恐惧而拱手相让的事。”言外之意好像是,别人做不了只有我能做的事,但深入了解情况却好像是,只有他能做这个,是因为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所以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儿累活儿,他就来做。

第一季总共四集电视剧中,没有出现重复的身份——出售领带的销售员(第一集死者)、妓女、作家、上层名流(第三集老太太具体职业不详)、心理医生、高级餐厅厨师,而每一集男主角都因为他们对自己职业上的误解而不断解释,他会抛出很多专有名词,甚至现场展示如何清理羊毛大衣的咖喱污渍,来凸显自己的专业性。

我觉得整部剧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在对话的逻辑中推导出来的结论。比如第一集男主角解释为什么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不认为清理是恶心的,他说到“污物只不过是放置在错误位置上的物质而已“,紧接着就说“分子结构一直在变,它们不断分解、结合”,用很微观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工作,或者说是自我安慰?再比如第二集中,作家的婶婶意外死亡,清理人对他说节哀顺变,马上引起了作家的愤怒,他认为互不相识的人假装说一些客套的话很恶心。

还有一些设计巧妙的情节,作家对清理人的三明治产生浓厚的兴趣,近乎荒唐对它描写一番,作为观众看来,他不是疯癫了也是精神有问题了,结果他从三明治的香肠竟联系到刚死去的婶婶,写出了一个“我们终将一死”的人生哲理……

在第四集中,男主角和心理医生幽灵的对话也颇有意思,他们讨论人生中一些机遇出现时,我们该如何感知,甚至怀疑我们如何能够判断那就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机遇?

男主角应该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总是期待生活中偶然出现的惊喜,宁愿被动地接受命运随机性的安排,也很少主动把握生命中已经存在的美好。

在爱情方面,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常常用着这样的偏见去否定别人,却忘了自己设定标准的初心。

最后的眼泪肯定是为自己而流的,毕竟自己种的果子得自己尝……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场清理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现场清理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