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往事

fssg
2018-05-01 23:29:51

其实根本不是剧评。营销号写这个剧的幕后很多时候就写那几点,但其实要丰富得多,就心血来潮搜了些以前的访谈。里面有些事可能大家也都知道,这里算是列个出处吧。此外主要供自己留档整理,列的是每个报道里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也不是按时间顺序,基本就搜到哪个贴一下。有兴趣可以点进链接全文浏览,可能你们更感兴趣的东西我没贴出来。另外有些旧闻对照现在来看也别有滋味。看到新资料会不定期更新。大家随便看看吧。

2014年张黎访谈 http://ent.ifeng.com/idolnews/daxierenwu/special/dxrwzl/

凤凰娱乐:如果做一个追溯,你对历史题材的情结是从哪里开始的?

张黎:1997年拍电视剧《雍正王朝》时我特别认真,那次是做前期工作,从前期剧本开发到剧本撰写,看导演胡玫和刘和平老师怎么去解读历史,怎么把历史碎片一个个连起来做成一个作品,原来摄影是不做前期的,但那次我真的很认真。从那以后,对历史开始感兴趣,一直到2001年筹备《走向共和》时,也是从文字开始做起。做剧本之前,我们汇集了大概一千多个人物的小传,四个大本子,从晚

...
显示全文

其实根本不是剧评。营销号写这个剧的幕后很多时候就写那几点,但其实要丰富得多,就心血来潮搜了些以前的访谈。里面有些事可能大家也都知道,这里算是列个出处吧。此外主要供自己留档整理,列的是每个报道里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也不是按时间顺序,基本就搜到哪个贴一下。有兴趣可以点进链接全文浏览,可能你们更感兴趣的东西我没贴出来。另外有些旧闻对照现在来看也别有滋味。看到新资料会不定期更新。大家随便看看吧。

2014年张黎访谈 http://ent.ifeng.com/idolnews/daxierenwu/special/dxrwzl/

凤凰娱乐:如果做一个追溯,你对历史题材的情结是从哪里开始的?

张黎:1997年拍电视剧《雍正王朝》时我特别认真,那次是做前期工作,从前期剧本开发到剧本撰写,看导演胡玫和刘和平老师怎么去解读历史,怎么把历史碎片一个个连起来做成一个作品,原来摄影是不做前期的,但那次我真的很认真。从那以后,对历史开始感兴趣,一直到2001年筹备《走向共和》时,也是从文字开始做起。做剧本之前,我们汇集了大概一千多个人物的小传,四个大本子,从晚清到民国起到推动或阻碍历史进程的人物小传,整理那些人物小传的时候我发现历史很有意思,历史剧也很有意思。现在我人物里几乎每个人都能够独立成传,当然最后我们选的大概是四百多个人物。

凤凰娱乐:刘和平《北平无战事》写了七年,这件事你知道吗?

张黎:我知道,因为这个戏的第一个导演就是我。后来没有做完,他(刘和平)写的比较细,我去拍别的了。

凤凰娱乐:他写得真的很慢。

张黎:他容易推翻自己,如果这块写得不满意,他就撕了,撕了重写,这个很要命,返工是很要命的。但也比较独特,每个人都不一样,他就不一样在这,有的人七年写一个,有的人七十年写一个,都有可能。

2007年刘和平采访 http://news.cctv.com/performance/20070131/100285.shtml

对于片中的主要演员,他的评价是“非常出色”。“他们真正是把我那两句话听进去了。一句就是竭力去揭示人物最深层的心理奥秘,还有一句就是去挖掘人物最隐秘的行为与动机。现在很多作品不能打动观众,就是演员为了完成任务而去表演,没有行为动机,你让他去说这个话,做这个动作。”

2007年报道 http://www.cnhubei.com/200701/ca1251409.htm

作为中国政治史上性格最为古怪的清官,谁能演好海瑞自然是个难题。最早,导演张黎属意陈宝国饰演海瑞,可他挑选了另类皇帝嘉靖。于是,张黎想到了在《锦衣卫》中合作过的黄志忠。

《锦衣卫》中,黄志忠饰演大奸臣魏忠贤,把阴狠狡黠刻画得入木三分,张黎说:“原本《大明王朝》我准备给他‘张居正’这个角色,继续试他。结果计划提前了,他适合‘海瑞’这个角色。”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黄志忠,虽然参演过多部影视剧,可始终默默无闻。他说,自己花了10年的时间,等来了能欣赏自己的导演。

张黎说:“我选演员,只看他的实力,不会去看名气。”陈宝国则公开宣称:“当今中国最会演戏的一批演员都在《大明王朝》。”

2007年报道 http://www.infzm.com/content/trs/raw/14782

张黎的前期工作就是吃透剧本,“作为导演,我们其实是在剧本的基础上做翻译工作,把剧本的总体氛围变成一个个镜头、画面,加上声音,就是这样的一个丰富过程。开拍前一般我会和编剧反复沟通交流,这个过程往往会花很长的时间。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跟一个演员谈角色的时候,我能够回答他所有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挑选合适的演员。“我挑选演员很在乎的一点就是心能不能守得住,对自己有没有要求,演员的功课做得认真不认真。塑造一个角色的时候能够全身心投入就是守得住。但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认真拍戏就意味着时间长、挣钱少。”

  张黎对陈宝国出演嘉靖最放心。因为“他有超强的解读能力和表达能力,这个剧本他只要喜欢,他一定会有好的呈现。而黄志忠演海瑞前,和我试过一部戏《锦衣卫》,让我知道他的处理能力和应变能力有多大,而且他特别用功”。

  最令张黎惊喜的是扮演严嵩的倪大宏。在拍戏的时候,他同时正在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里演武林高手蒋太医,而严嵩年老体弱,跟人握手都需要一分钟。

  “一开始这个角色也考虑过老演员,但他们在角色理解、表演处理上太格式化,后来我干脆选了能在精神上和我沟通的大宏。因为外形不像,可以靠化装加分。大宏在定装试戏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放心,但是在开拍第一场戏倪大宏说出第一句台词过后,我的心就放下来了,这个角色交给他,没错,这部戏里面,倪大宏塑造的角色成色最高。”

当陈宝国看过刘和平的剧本之后,开始觉得这跟他以前演过的那些深谋远虑、叱咤风云的皇帝完全不一样。“嘉靖一辈子没有什么丰功伟绩,多年又不上朝,黄袍也不穿,也不住紫禁城,一个人呆在西苑里修道,安安静静呆着,太有意思,太奇怪了。”他甚至推掉了原来给他安排的海瑞,决定出演这个特立独行的皇帝。   《大明王朝》留给他揣摩剧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而以前他要花3到6个月的时间研读剧本,分析人物的心理,揣摩角色。“在没有把角色吃透以前,我绝对不会站到摄影机前面去演,因为我没有说服自己,演的时候就会彷徨、游离,出来的角色也是游离的。”   除了剧本结实,人物血肉丰满以外,导演张黎也是他接戏的一个因素。他喜欢这个制作班底,因为他们以前都是拍电影的,在这个电视剧里用了很多电影手法,让他感到熟悉和亲切。陈宝国已经有好多年不演电影了,在没有电影演的时候,他就把电视剧当电影演。

有场戏令黄志忠到现在都不能忘怀。“最后一集的时候,海瑞在监狱里,得知他的妻子死了,妻子肚子里的男婴死了,然后又听说嘉靖死了,所有最沉痛的打击都集中到了一起。后来在现场拍那场戏的时候,我的心太痛了,胆汁一下子全涌上来了,心跳达到170,浑身哆嗦,心惊肉跳,从头到脚全身发麻。那场戏拍完,另一个演员抓着我说,志忠你不能这样演下去,你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没办法了,命都保不了了。这次看电视的时候,我专门看那一段戏,还是很激动,觉得挺好。”

《大明王朝》让黄志忠在影视圈的名气迅速提升。在这部电视剧播出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有6部电视剧邀请他当男主角。在湖南卫视的“春晚”上,他将与今年的超女季军刘力扬合唱《大明王朝》片头曲。

2007年黄志忠访谈 http://yule.sohu.com/20070123/n247786500.shtml

黄志忠自己对海瑞的动力也困惑

主持人:精神境界的控制,必须把所有的情感从那个角色当中剥离出来,演戏一下子是海瑞。海瑞在办这件事的时候真的没有懦弱的那一面,没有害怕吗?

黄志忠:我现在也在想,什么支持着他能做出这样的举动。

主持人:信仰。

黄志忠:我们谈到这个话题,单单是信仰吗?这个问题我跟观众朋友们互动,我也一直困惑。为官者从古到今没有一个有海瑞这样行为的,但是像海瑞这样高寿的一生侍奉三君的,没有过,我也在琢磨这个问题,一直在琢磨,很有可能拍第二部,需要观众跟我互动一下给我答案。

谈上个采访中提到的那场戏

黄志忠:到时候有感而发,有一根线牵着你往那个地方走。心惊肉跳这个词我是知道的,自己的肉啪啪跳,浑身发麻,从头到脚浑身发麻。

谈演员碰撞

黄志忠:实际上我在读完剧本之后这个人我已经演完了,这个人在屏幕上的呈现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样了,那么具体的细节的东西谁也想不到,有一句老话,戏从对手来,对手给你多大的刺激,你接受了再反馈回去,你不知道对手给你什么刺激,所以跟这个团队合作特别有幸。实际上演这个角色就怕就事论事,那样是特别蠢的演员,一定要有破坏感和游戏感,这两个感觉要作用于人物身上,作用于角色身上它会很生动。

主持人:有没有哪一场戏比如原定不是这么拍的,但突然您和您的搭档……

黄志忠:比比皆是。没有一个是这样的,到哪儿一看这个场景,一看道具一看位置,咱们从这儿吧,这样来吧,没有说都想好了再演,它不像话剧舞台。

2007年黄志忠采访 http://yule.sohu.com/20070120/n247732726.shtml

戏拍完了,当时感觉很失落,怎么就演完了,就必须要从那个情境里跳出来了,很不适应,拍完这部戏我歇了半年,因为心还在其中,现在还没有完全出来。

2007年张黎访谈 http://yule.sohu.com/20070123/n247793074_1.shtml

张黎:刘和平写这个戏,人就剩一口气了

我有很多编剧朋友,刘和平不用说了,钟维生(注:这应该只是个注音,不知道是谁)、江奇涛等等我有一批这样的编剧朋友都是十几年二十年的,都挺苦的。刘和平写这个戏,人就剩一口气了,就是极度疲惫,他从调养到现在都还没有过那个劲,就已经吐血了那样。作为历史正剧的编剧,一定是高见的,对问题的评判、看法,所以说,好的大的历史剧编剧或者正剧编剧首先他们是神经制,他们人格上的东西有接近分裂的东西。否则他窥不透也看不准那些东西,真正大牌演员一定是具有强迫症的。一个平时四平八稳,你吃我也吃,你喝我也喝的人就不会这样。一定要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

2007刘和平访谈 http://v.sohu.com/20070301/n248432640.shtml

刘和平:不是的,我中间曾经一度说过,这个戏拍的顺得我心里不安,太顺了。

刘和平:张黎是大将之材,这个制片人当得我自己,学嘉靖,悟到一个道理,我给嘉靖说无为无不为,从老庄里面悟出来的道理,甩手大掌柜,大掌柜一定要甩手。为什么甩手?这个事情人家都在那儿干,大掌柜什么都管的话一定乱了,肯定乱。所以在前面有了大将像张黎,整个主创班子都是他的人,特别团结,他特别善于拍戏,特别善于管理剧组,往那儿一坐韩信将军,所以他在那儿一弄,这个剧组很顺。我说的是实话,我们在横店的时候几十个剧组,我们剧组最大,但是一到拍完戏,没有人上街唱歌喝酒,基本都回到宿舍准备第二天的工作。

刘和平:一顺百顺怎么说,一顺百顺反而不是好事。遗憾怎么说,最大的遗憾就是现在收视率还不是很高,不像当年的《雍正王朝》,《雍正王朝》基本上就是小学毕业之后就都能看到,这个更多的是高端人群比较多。

魏君子:《大明王朝》有一个会不会六新居变成六必居,这一点是不是跟六必居打招呼?

刘和平:没打招呼。第一就是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现在六必居是一个国营单位,而且早在很多年以前六必居自己那个家族就已经早就不经营这个酱菜店了,我现在写的这个和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关系。这是第一。第二,我是正面的在肯定这块金字招牌,所以以至于第二天马上就有重庆或者哪个报纸说了,这个广告打得太明显了。

魏君子:有人认为是做广告。

刘和平:有人认为是拿了它多少钱。我说了绝对不能够要他们一分钱,拿了一分钱就不纯了,一分钱都不要,而且我不认识六必居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不认识。

2009年张黎采访 http://news.sina.com.cn/s/2009-01-16/120117058978.shtml 

张黎:其实和平是没有任何权谋的人,但他懂得体味和欣赏权谋。这个片子他兼做制片,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我老说他掌不了财,一颗心又大又软!

2007年刘和平采访 http://news.nankai.edu.cn/nkrw/system/2007/03/13/000005056.shtml

刘:我对海瑞有不同的理解。我在给演员谈海瑞角色理解时,说了三句话:海瑞是当时封建腐败官场的一个恐怖分子,他走到哪儿,哪儿官场恐怖;海瑞采用的行为方式是自杀式袭击,跟你拼命;海瑞一生全面宣战,临死时一看,原来是跟一架巨大的风车作战,丝毫未能改变封建专制统治。但不管他胜利还是失败,至少还有一个海瑞精神在。争一分是一分,如果大家都不争了,这个民族就完蛋了。他向当时腐败的朝廷和官场全面宣战,甚至直接挑战皇上,这样一个与包拯、狄仁杰等不同的清官,最后却能善终,这让我着迷,这是我写戏的出发点。

刘:湖南卫视做了几千套成本价1080元的精装版,给各级领导干部。广电总局个人手里的碟都被别的部办委局拿走了。

记:我觉得《大明王朝》整个拍摄、审查到播出的过程特别快,你这个制片人做得还是很顺利的。

刘:主要是支持的人特别多。但在拍摄早期的时候,事无巨糜,我都要去做。服饰、道具、场景,包括不同衙门挂的牌匾,我都要和导演、总美术师一起去看。后来我还要和每个演员谈人物塑造。我一到剧组一谈就是几个小时。

刘:在拍摄开始没多久,张黎(导演)给我打电话,说你来跟宝国谈一下吧。那是拍了两天还是三天吧,他们俩在现场对角色的把握上有个别不同见解。张黎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导演,他从来不跟任何演员说过重的话,从来都是沟通。下午四点他就安排拍别的戏,让宝国回宾馆休息。我就赶过去了。我和宝国一直谈到半夜三点,第二天早上五点他就得起来化妆。那一晚上谈得很投机。宝国一点就通。好演员就是好演员,不一定要去读书。你也不能要求他重新去读《明史》。

刘:宝国是越演越好,特别是演到嘉靖的晚年,简直可以用“附体”来形容。好演员最后就是“附体”,到那个时候就不要去琢磨那么多了,他就是嘉靖。

我跟他谈的时候问他,我说你准备怎么演嘉靖。他用了四个字“深不可测”。我说,深不可测怎么演?(笑)他说还没有想好。我说你不能这么去揣摩嘉靖,深不可测是没法演的。你可能有这么一个感觉,表现出来可能让观众觉得深不可测,但是还是具体一点好。我后来告诉他两个字,那就是“雄猜”。嘉靖长期把自己关在丹房里打坐,但宫内外的事情不敢不知道,也不能不知道。他不敢失控。耳目有,政府的机制有,一个内阁,一个司礼监,都有。但是嘉靖对这些人会放心吗?不放心。所以他用的法子叫“雄猜”。反过来,大家对嘉靖则是“猜雄”。

宝国问我,那么“雄猜”的表现是什么?我说,那就是“政不由己出”,而是从老子那里学到的:不可明言。一句话,你没说出来之前你是它的主人。而一旦说出来,你就变成了它的奴隶,你得为这个话负责任。嘉靖明白这个道理。在他执政早期有将近十年与文官集团的斗争,所谓“大议礼”之争,可以说两败俱伤,弄得嘉靖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白天吃不好,晚上睡不着。他后来明白,退居二线,暗操独治。把房门开一个缝,写几个字,或者拿一个器物,给大臣们拿去猜。弄得满朝“猜雄”。这个嘉靖,是封建中央集权统治者中最懂太极政治的。

记:我看你的《大明王朝》,我觉得你对其中每个人物都寄予了十分深厚的情感和深切的理解。即使是严嵩这一类人物,也被你赋予了人性的温暖。这是为什么?

刘:写剧本,首先要解放自己。我特别喜欢把各种宗教的情怀和哲学的思考揉在一块来看待问题。你说我特别能理解那里面的人物,我就是借用佛家的观念来看待他们。佛家讲,愿人得乐为慈,愿人离苦为悲。搞创作的时候,你对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啊,你都要有慈悲心。冯尔康老先生在看了这个戏后评价的两个字让我很感动,他说和平啊,你写的东西很“厚道”。

记:听说你的工作室挂着嘉靖和海瑞的画像,还供奉着海瑞的上疏。

刘:感恩心和敬畏心,是我一刻都不会丢的。电视剧拍摄完毕,剧组关机的前一天,我去了永陵。当时风雨大作,我们开的车连雨刮器都没用。我对司机讲,你慢慢开,没事的,一到十三陵,肯定会雨过天晴。结果一进十三陵,雨果然停了,云也开了。我找到嘉靖的永陵,没有开放,辗转找到工作人员打开了门。我自己带了香烛进去祭拜,那里面的草有一人来高。自从我父亲去世,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流泪。

2014年刘和平采访 http://www.haozuojia.com/wzzx/zjdt/282117.shtml

刘和平:《大明王朝1566》筹拍的背景,是海南省政府希望通过电视剧来宣传海瑞,把我请去写这部电视剧,但是后来发现没有这么多钱投资。我从写剧本到融资,到为了这个电视剧建立公司,成了公司的法人代表。我用融资融来的钱请了张黎导演和他的团队,组了演员班子,所以我是名副其实的总制片人。整个过程历经数年,到现在想起来,我仍心有余悸。作为制片人,我有很多自己的坚持,需要说服打动很多人认同我的想法,也需要整合很多社会资源,难度可想而知。一路走来,我的态度是,遇到困难,不抱怨也不埋怨。我和大部分湖南人一样,比较懂得经世致用,书呆子气比较少,能够出世,也能够入世。我觉得只要自己愿意吃苦、义无反顾,未必要搞多少人际关系,因为很多人就是冲着你这种态度愿意和你合作。《北平无战事》这部戏也是如此,制片人侯鸿亮就说过,有刘和平在,凝聚力就在,无形之中就凝聚了这么多优秀的演员和工作人员。

记者:您曾经任南开大学中国思想政治史研究中心兼职教授,您对于天津、对于南开大学的印象如何?

刘和平:南开大学有两位我特别景仰的学者,一位是刘泽华先生,他是我国政治思想史上继杨荣国之后的一面旗帜,是中国最权威的政治思想史学者。另一位是中国社会史学会会长冯尔康先生,也是明清史专家。在断代史里,我主要研究明清史,两位老先生都算是我的老师,都特别喜欢我,他们觉得我对于历史有独特的认识,就特别聘请我做兼职教授,邀请我到南开大学讲课,为学生们输入一些新的思想。所以我经常来南开,我所接触的南开的老师也非常有真才实学。比如冯尔康先生,我去拜访他时,他家三居室120平方米的房子,家里看不见人,都是书。我俩就坐在书堆里、矮凳上,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后来他为了研究中国社会史,70多岁还背着包、骑着自行车到处跑。这些老一辈学者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跟他们比起来,我做的这些创作能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我已经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了。

2007年报道 http://ent.sina.com.cn/v/2007-01-05/16171398463.html

黄志忠表示刚拿到剧本看过之后立刻被吸引了,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在中间演一个角色,开始的时候他非常想演嘉靖,无奈年纪的问题,后来他又盯上了海瑞,本来剧组是考虑让他演张居正的,但是一次剧组谈话的时候,总制片人刘和平和总导演张黎发现,所有的演员在谈话时候态度都很谦恭,只有黄志忠一人的眼光咄咄逼人,显出一股锐气,和海瑞的感觉非常神似,这也让他成功拿到了海瑞这个角色,并且成功地塑造了这一民间流传甚广的清官形象。

2007年报道 http://ent.sina.com.cn/v/m/2007-01-19/03561417328.html

刘和平说,当初选海瑞是剧组最难的一件事。“我和张黎导演有个约定,海瑞这个角色一定要我们一同商量后定是谁演。”而在深入剧本之后,张黎一度觉得海瑞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演。后来他发现了黄志忠。刘和平说:“对这个海瑞我十分满意。黄志忠呈现出来的就是我们想看到的海瑞,张黎好眼力,选对了人!

2007年刘和平采访 http://news.sina.com.cn/c/2007-02-14/154412318573.shtml

刘和平:本来我还想把女人写得更多一点,比如芸娘,可以色彩更丰富一点,但因为扮演芸娘的演员王雅捷还接了另外一个戏(担任主角),所以很多地方只好省略了。

新民周刊:剧中芸娘是大老板沈一石花了20万两白银买来的,这个价格是不是太贵了?

刘和平:我这是“明知故犯”。我当然知道那时买一个女人不要这个价,几千两已经很贵了,但是如果写几千两,今天的观众会觉得太贱了。20万两,是为了给现在的观众一个感觉,说明这个女人贵,让他们大概有这个概念。为了今天的观众能更好地体会,我把数字都放大了,包括里面的国民收入也是这样。符合艺术真实,观众才会接受,这是我的选择。考证历史,才知道这是贵了,但我不是写给有考据癖的人看的。

2017年报道 https://zhuanlan.zhihu.com/p/32137049

2007年,当张黎导演和刘和平老师带着《大明王朝1566》剧本找到姚昱竹时,彼时她还是湖南电视台交易管理中心前主任,在快速了解项目之后,三个人一拍即合,商榷着共同做一件“大事”。或许是天赐良机。2015年,姚昱竹在阔别影视制作4年之后,无意中遇到了现在的《大明皇妃》,碰巧的是,这是她心心念念的明朝历史,她邀请来了《大明王朝1566》的张黎导演担任监制,后期又加入了对明史了如指掌的张挺导演参与编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