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春光乍泄 8.8分

《春光乍泄》

K.K
2018-05-01 看过

9.0/10,电影刚刚看完其实没什么波动,结束完三分钟躺下闭上眼睛回味时眼泪默然流下。

墨镜王的拍摄手法神乎其神,蒙太奇的镜头让我联想到了另一部同性电影《卡罗尔》,本以为张国荣的会是这部电影最靓丽的一抹颜色,但却发现每个人物都不差分毫。光影的交错在梁朝伟年轻时棱角分明的脸上如梦似幻,张国荣与生俱来的韵味在烟气朦胧中尤为魅惑,张震身上的少年气息和迷茫感恰到好处。

我原以为电影色调的变幻,是为了仅仅呼应,人物内心愉悦,悲伤,痛苦与挣扎,却在黎耀辉和小张踢球时,逆光的刺痛下幡然醒悟。所有的离散都不能用悲伤一言盖之,我们彼此放过,是对爱最好的成全。与其彼此折磨,痛苦一生,不去早日放下,把过往留在世界的尽头,把回忆锁在铁床上的红旧柜子里。即使,黎耀辉会在最终到达瀑布下想起何宝荣的音容笑貌,即使何宝荣抱着黎耀辉睡过的被子痛哭出声,我都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黎耀辉起初是卑微的,无奈的,甚至自私,可他对于何宝荣又是宠溺的,放纵的,哪怕用最卑劣的方法,藏起了他的护照,也只是想用自己的小心思,让何宝荣,这个生性浪荡的人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因为这里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何宝荣与他从香港来时的梦。可到了最后,黎耀辉在夜晚的屠场一遍遍冲洗地上的血水时,他才明白,有些感情,就算你用外力再怎么费心维护,结局也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才下定决心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离开纠缠不清的何宝荣,把这段爱情彻底埋在伊瓜苏的瀑布里,学着忘记,学着重头来过。

还记得黎耀辉开始时说的那句——"何宝荣说让我们重头来过,两种意思,我却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种。"在伊瓜苏瀑布的冲刷下,黎耀辉满面不知是水是泪,他终于想通,这次的重新开始,定位不再是与何宝荣争吵前,而是从离开香港前的日子,他要回去了,却也是往前看了。

何宝荣,这个在爱里娇纵的人,在习惯性同情弱者的观众面前,总是会受到奚落。何宝荣不过是爱情里没有长大的孩子,他总以为,即使自己再疯再浪,只要他愿意,黎耀辉的门总会为他打开,打过去的电话,也总是会有回音。他和黎耀辉一样,对爱情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和占有欲,但和黎耀辉不同的是,他一方面又觉得向往自由,向往挣脱。直到他发现,黎耀辉彻彻底底地离开了他时,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偌大的城市再也没有让他身体和灵魂得以安栖的地方时,他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黎耀辉的烟总有一天会抽完,爱和耐心也总有一天会耗尽,何宝荣本能以为烟抽完了再买便是,却没想到黎耀辉再怎么也不会回来了。他也尝试过等待,尝试过后悔改过,他把他们的家一遍遍打扫干净,把一切摆放整齐,终于在看到桌上他给黎耀辉买的瀑布灯时,抱着他曾经盖过的被子,不可抑制地哭了。黎耀辉一旦把灯留下来了,就代表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张是黎耀辉期盼的最好的样子,可是,就算遇到了对的人,在不对的时间,也只能是错过。不过黎耀辉应该会感谢小张的出现,在他最痛苦纠结的时候,给了一束光。小张,在经历离别后,到达世界的最南端,而此刻,才是他最靠近家的时候。

爱是束缚挣脱交织,离散又归来的港湾,何宝荣和黎耀辉,曾一起快乐过,幸福过,争吵过,冷战过,和好又决裂过,最后分别过。一切的过往,说不出反而失言,最后化成抽涕声和两声似有若无模糊不清的话语,存进收音机里,在世界的最南端,倾泻出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光乍泄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光乍泄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