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前任3》=《小时代》=“情绪电影”

吴尔夫
2018-05-01 看过

曾经我以为《爵迹》的扑街意味着我们的观众终于清醒了,审美上升了,粉丝电影不再有市场了。

我发现我错了。

而郭敬明,如果他想要继续靠粉丝电影挣钱的话,那他也错了。

票房成功的《小时代》从来就不是“粉丝电影”,它和近20亿的《前任3》一样,和这部《后来的我们》一样,都是“情绪电影”

“情绪电影”让人感到矫揉造作,是因为它不以问题的本质为探讨主题,只停留在感受上。

哭,失落,悲伤,配上几句经不起推敲的感情哲理,目的都在于放大情绪,引无知的观众入局。

所以这种电影的观影精髓在于:不能思考。

一思考就容易翻白眼,我试过。

感受情绪的能力是一种本能,人人都有,但是穿过重重意识形态真正的去“看见”你看到的东西,这就只有少数人能做到了。前者的人数之多注定了“情绪电影”在今后的市场上一定会依然红火,请各位投资方大佬不要错过。

但是,就算“情绪电影”在当下受欢迎,它依然不是好电影,因为观众或早或晚总有清醒的那天。

我曾经真心的喜欢过《小时代》。我记得《小时代》当时有个宣传的点,意思是“这段你和朋友一起在影院流过泪的时光是珍贵的”。

当时我也深切的同意。

但如今,我不得不坦诚的说,不是的,非但不是珍贵的,而且是可以避免的。

真正珍贵的是我的青春岁月,是身旁陪伴我的朋友,即使那天我们没有去看电影而是一起在大街上吃冰棍儿,那段时间也是珍贵的。《小时代》并没有区别于冰棍儿的特殊意义。

相反,电影对友情爱情刻画的浅薄至极,疯狂的放大主角们的情绪,然后告诉大家,这就是动人的爱情,这就是深刻的友情。

我不是在怪郭敬明为什么要灌输这种感情观给我,毕竟这是我年少时的自由选择,也是文化还没发展到一定水平所带来的限制,但我终于明白当时那些年纪稍长的公众人物为何对他进行抨击和质疑。

因为拍这些“情绪电影”不是一个成熟的、负责任的公众人物应有的担当。

所有被“情绪电影”影响和感动的人其实都是在感情中“手无寸铁”的人,他们找不到喜悦与失去的源头,看不清这个迷茫而混沌的世界,而在这个时候,一部又一部电影站出来告诉他们,感情不过就是如此简单,如此表面,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能赚人热泪。

这些电影只会让他们放弃思考的能力,在固有的价值观里越走越远,打破重塑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

如今,我真的不喜欢《小时代》了,我知道悲伤与幸福都不该是那么廉价的表述,爱与恨的意义难寻,但这也是它的珍贵之一。

我仍然好奇郭敬明到底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在扮演着“理智的无知”,还是像阿城所说的,一个处在“前青春期”的不需要对其他负责的人。

至于刘若英,我相信她的的目标不是成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她应该是个极其感性的人,甚至感情至上的人,这部电影大概也是出于对内心感情观的偏执,真诚足矣,但可惜并无才华,仍然只停留在表面,这也印证了之前的观点,“情绪电影”的受众之多,即使是一线明星也不能免俗。

若是她不仅为了抒怀,还想要成为一位成熟可靠的电影导演的话,那道阻且长。

写在最后:

今后这类电影会越来越多,请各位小伙伴一定谨慎带好避雷针,才不至于像我一样在看《前任3》的时候怀疑人生,在男主角大喊“林佳我爱你”时候尴尬的从影院落荒而逃......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