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造假这种事都是观众给惯出来的

大卫·独处尼
2018-05-01 看过

不谦虚地讲,我也算得上是一个资深影迷了,去年支付宝弄的那个消费账单显示,我去年在电影票的消费上超过了2000块钱。但资深如我,一直也没研究明白一个问题,就是怎么退票。你知道有时候为了抢占好座位,都提前一两天买票,但偶尔临时有事去不了,可我就是找不到退票的按钮,最后只好把票转给朋友了事。

但刘若英的处女作《后来的我们》的神操作让我们开了眼,原来不仅能退票,而且能大面积全方位退票,退得院线欲哭无泪。

其实票房造假这种事在中国电影市场不算新鲜事,新鲜的是刘若英他们这次票房造假造的也太抠了。完全是想空手套白狼。大概的操作是这样的,首先在电影的预售阶段,通过爬虫软件,用大量账号购买不同地点和时段的电影票,制造预售票房一片大好的繁荣景象。

这当然是虚假繁荣,有多假呢?在电影预售阶段,猫眼上有超过91万的人想看《后来的我们》,而想看《复仇者联盟3》的人只有82万。中国人什么时候这么文艺了?

虽然假的如此明显,但仍然误导了院线和消费者,院线一看预售票房这么火,那就赶紧增加排片量吧,观众一看预售这么火,赶紧买票进场吧。等到电影上映后,高预售、高排片的大好局面形成了,操作方再利用影院的退票渠道退票。而这个时候,院线已经无法取消排片了,这就相当于被锁场了。于是乎,操作方几乎没花几个钱,就达到了绑架票房的目的。

其他票房造假,这笔钱投进去就当做是宣传费了,也让院线尝了甜头,心甘情愿地给影片排片。但刘若英这部电影,却把投进去的钱又给撤了回来,空留下一个繁荣的票房数字,这感觉就好像有阴阳两本账,而买单的却是电影院线。间接买单的则是同期上映的电影,他们因此无法获得应有的排片。至于说网友,可能就被忽悠和恶心了一把。

新闻里有个细节挺有意思,就是这次退票主要的操作平台是猫眼电影。4月29日凌晨,猫眼电影发表了一个措辞强硬的声明,强调“猫眼平台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这种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也绝不姑息和容忍此类事件。”

说实话,这个声明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因为在这部电影的制作方和发行方列表中,都出现了天津猫眼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名字,作为有着直接利益的相关方,猫眼难以摆脱瓜田李下之嫌。当然我们也只是猜测,一切还要等调查结果。

至于奶茶刘若英,恐怕也没办法洁身自好了,她并不仅仅是导演,她们家公司也参与了影片的投资,也是利益相关方。有网友引用了电影《让子弹飞》里的一段台词:“先让乡绅捐,乡绅捐了百姓才会捐,得钱之后,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刘若英也是乡绅的一员啊。

以上就是我所了解的《后来的我们》的来龙去脉,他们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想问题的关键还不在于这些电影商人想出什么样刁钻古怪的办法骗取票房,而在于我们对这种行为还是太宽容了。不仅仅是政策上宽容,舆论上更加宽容。而商家害怕的,不仅仅是被法律制裁和罚款,还有被观众抛弃。被法律制裁,失去的是现在,被观众抛弃,失去的是未来。

可问题是中国的观众好像特别宽容,他们好像对票房造假这类事不大感冒,封杀抵制?不存在的。想想于正和郭敬明,即使打输了官司,缴纳了罚款又能怎么样?书照写片照拍。

这次甚至还有些粉丝为刘若英辩解,理由特别搞笑,有的说有黄牛囤票,我从没听说还有人囤电影票。还有粉丝说是对手恶意买票房,对手疯了,花钱给别人买票房?这帮粉丝真是有点“为爱痴狂”了。 照着粉丝的脑残程度,赶明个刘若英再拍个片,他们还会买单。

前些日子看《圆桌派》,里面谈到了戏剧票友和明星粉丝的区别。所谓戏剧票友,就是一帮业余的内行,台上的名角如果真牛,票友就捧,台上的名角如果演砸了,对不起,我得喝个倒彩。而如果台上的名角弄虚作假,那您肯定要被票友们抛弃了。

我想,这个才是明星与观众正确的互动方式,你容忍度越低,就能得到越好的东西,而如果你容忍度高,对不起,人家就只能奔走相告,这边人傻钱多速来。

241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条

查看更多回应(26)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