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少年成长之旅—— 缺了一个,你们就不是白鹤少年了

赵瞎子
2018-05-01 17:54:0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杨贵妃第一次见丹龙和白龙时对他们说,“缺了一个,你们就不是白鹤少年了。”从这一句话引申,把白龙和丹龙看成同一个人的不同面,那么这部影片可以看成是一个内心充满困惑的少年探寻真理、自我救赎的成长过程。

杨贵妃象征着少年内心的美好和纯真。她明知尸解大法是个骗局,却心甘情愿陪唐玄宗演这场戏,连她自己也没有料到她会在棺内苏醒,在蛊毒和窒息的双重折磨下一点一点地绝望至死。整部电影里没有杨贵妃哪怕一点点后悔或控诉的体现,有的只是她的心甘情愿和痛苦煎熬。她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的,一如少年时代对世界的认知一样简单、美好、单纯、善良。

皇帝象征着某种摧毁了少年时代美好纯真的、被大众推崇的、带着虚伪本质的真理。他是个骗子,以驾驭所有的人为乐。“没有人愿意背负杀死贵妃的罪名,连皇帝也不愿意。”大众宣扬的真理从来都是客观正确的,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扼杀了少年内心的美好、纯真。

黄鹤象征着社会对少年的束缚和要求,是真理实现的工具。他帮着皇帝想法子欺骗贵妃,在白龙试图揭穿他们的谎言时打断白龙的腿,阻止他说下去。丹龙说“他是我爹,我不能戳穿他,违背他”。就像某些时候社会、家长以某一广为流传的普遍真理教导我们安分守己一样不容反驳,尽管他们所谓真理的可信度有待商榷。

白龙是少年困惑、不甘、愤青的一面。他救回贵妃,陪在她身边,甘愿为她将蛊毒吸到自己身上,化为猫身,替贵妃愤慨、复仇,都是因为“一直不舍得”,不舍得承认贵妃已死。成长中的少年,也总是不舍得丢下少年时代的美好和纯真,也经常偏激地对抗大人、反对普世真理、抗拒成长。

丹龙是少年积极自救的一面。他其实没有离开白龙,而是去狮子国求得密法,以另一种方式陪在白龙身边,并在最后一刻让白龙醒悟“那个问我们是不是白鹤少年的杨玉环已经死了”。

至于以旁观者的身份层层揭开真相的白乐天和空海,我认为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另一对白龙和丹龙。乐天是白龙,空海是丹龙。他们之间唯一不同的,是乐天和空海旁观者的身份。白龙和丹龙在某种意义上,是乐天和空海的前辈,让他们在过去中领悟、找到心中困惑的答案。“强盛时,她是帝国的象征;危难时,大唐将不再需要她。她知道,死亡来临时,她再也听不到爱的表白了。”的确,三十年后,仍然心系贵妃的,只有白乐天一个人了。白龙因此引导他一步步发掘真相。而空海在最后拜丹龙为师,向他学习密法。这些都体现了某种传承和延续。

白鹤少年的自我成长之旅是从丹龙离开白龙那一刻开始的。白鹤少年无疑处在内心与外界的矛盾挣扎中。丹龙走时说“人心这么黑暗,我想找一个不再痛苦的秘密”,于是前往狮子国求取密法,入青龙寺修行。白龙则沉溺在痛苦中,自欺欺人,非要为了过去向已遗忘了过去的人讨个说法,就像少年质问某些成年人“你们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一样。最后丹龙为白龙重现了往日的极乐之宴,让他看见最初那个尚未被仇恨蒙蔽住双眼的、为贵妃引蛊毒的自己,还有那个化身为白鹤的自己。当他说出“我不是那个身体已经很久了”,空海及时点出“这也是杨玉环想跟你说的话,她不是那个身体也已经很久了”,从而让他从仇恨中脱身、从自欺欺人中醒悟。少年长大了,不是当初那个身体里的人了,美好和天真也带着稚嫩,不能再用偏激的抵抗来留恋,而该用更好的形式来容纳它们了。于是,白龙死了。后来空海再去青龙寺,山门开了,他问丹龙,也就是惠果大师,“不再痛苦的方法,你找到了吗?”我想是的,他找到了。我想之前惠果大师说没人够得上当他弟子,恐怕多少也是因为他尚未找到不再痛苦的方法,因此也没有开山门让空海进去。

长恨歌一字不改,诗是假的,“情的真的,白龙已经证明了”“诗是白龙写的,不是我写的”。我想,白乐天已经满意了,也许诗中的君王在他眼里是白龙,在其他人眼里如何,他已经不在乎了。

至此,白鹤少年的成长之旅结束了。每个少年成长的过程中,都离不开白龙和丹龙,“缺了一个,你们就不是白鹤少年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