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这是一部具有教育意义的影片

Bruce Bane
2018-05-01 17:13:19

看过影片肯定会被这样一个细节所打动,井柏然饰演的林见清制作出了一款注入自己情感、梦想以及所有心血的游戏作品《伊恩和凯丽》获得空前的成功并激荡起影片里一众“玩家”的群体共鸣——对前任的缅怀。且不说这种群体怀念前任的心态是否正确,但影片中给出的一个游戏中弹幕刷屏“xxx,对不起”的镜头确实打动了我,倒不是因为我从中获得了很深的情感认可,而是影片对于游戏这个第九艺术魅力的表现实实在在激起了我的认同感。作为一个伪资深游戏迷,国内这样一个未开化的游戏市场大多数人尤其是父母辈始终认为游戏是一个茶毒青少年并害他们成绩倒退的罪魁祸首。

田壮壮试演的父亲对儿子梦想的不理解其实代表了绝大多数中国家长的一种心态。他们始终不认可游戏能够作为一门艺术而存在,就像相当一部分家长不认可电影也是一门艺术一样,只有看书才能给他们一种孩子在学习的“安全感”。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刘若英给出了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的正面案例,我觉得对于国内观众更深入地了解这些起步较晚的利用新型媒介产生的艺术形式是具有一定教育意义的。

先来大体阐述一下我对这部电影的感受吧,刘若英这部处女座显然是合格的,无论是故事还是美术摄影甚至演员表演层面,毫无疑问都是水准之上,有人拿它比对《匆匆那年》、《左耳》之流,我觉得除了美术可以排在一个档次外,其它的都不是一个水平。当然我不是为了黑那些前几年的青春片,也不是为了捧《后来的我们》,如果单说电影,本片至少是六分的作品,而前者显然不管是表演还是剧本都是严重不及格。在本片中,周冬雨并没有同她近几年的高口碑表演作品相比而产生水准上的脱节,而且井柏然此次的表演应该是我对他最佳印象了,算是一个惊喜。田壮壮的催泪弹都值得给他一个最佳配角提名。影片前半段在节奏上,黑白和彩色相间,同时带出游戏设定上的戏中戏,伴随着多次转折,周冬雨和井柏然的恋爱因此也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整部影片的问题出现在后半段,分手以后的戏份明显拖沓且冗长,在本该嘎然而止给人沉思的时候,强行拍成公路片,而且给人一种凯迪拉克SUV超长广告片的既视感。

我给出四星,应该是7分,多出的一分完全是加在刘若英对游戏内容的处理上,前段时间我看过一部纪录片叫《独立游戏大电影》,里面就是讲各个国家做出过爆款独立游戏的制作人们,他们在身份上其实就是井柏然饰演的角色设定,里面的一个个制作人在成名前都是带着一股批判思维和一贫如洗的家当过着整日宅在家写编程的日子,虽然有的人收货了婚姻,但也有的人忙的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其实现实中的独立游戏制作人在没有做出成功作品前,大多都是林见清曾经的样子,只是《独立游戏大电影》大量篇幅在描绘那些制作人创作上的思路历程,而不是如何摆脱贫困。《后来的我们》其实拍出了一个做出现象级作品的制作人背后的个人经历,用俗话说,“艺术其实来源于生活”。在这个层面,我并不认为这是一部讲北漂的电影,因为这个背景设定明显是把北京架空在现实世界之外的,这样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依靠过人的智慧和深刻的情感经历做出一部十分杰出的游戏作品从而一夜暴富,这种励志故事在国内当下都不可能发生,更何况是人们思维更保守,游戏市场更封闭的08年前后。那个年代即便做出优秀作品,也会被盗版打的满地找牙。

后来的我们这样的故事设定放在国内,显然是架空世界观,但这样的故事放在游戏产业成熟,群众思维开放的发达国家,那可以说是十分接地气了。制作人们的游戏发售,引起轰动,一天的收入顶的上过去六七年的收入总和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因此,这部作品带给我们的更多是对于国家游戏产业发展和人民群众游戏观转变的教育意义。这一点其实也是我对《后来的我们》认可,对《头号玩家》不喜欢的关键原因。刘若英没有就这个方向深挖,而是浪费大段篇幅给凯迪拉克拍广告,这是十分令人惋惜的。同样,《头号玩家》里,斯皮尔伯格对游戏元素尤其是游戏观的处理给人满满的广电总局“教育片”的即视感。尤其是最后做出的所谓的停服规则,说明斯皮尔伯格根本就没有把游戏当做第九艺术看待,而是和世界大部分中老年家长一样,把游戏看做是引起青少年甚至中年人上瘾的兴奋剂。许多人说斯皮尔伯格懂青少年,但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曾经的九零后青少年,我觉得斯皮尔伯格懂的应该是七零后八零后青少年,这一点在《头号玩家》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那么什么是游戏,什么是正确的游戏观?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答案,我不谈什么是正确,因为这种主观的东西没有绝对的正确,就像独立游戏《Braid》的制作人Jonathan Blow怒斥《COD6》是一坨狗屎,而大量的玩家包括我都认为《COD6》是绝对的神作。了解Jonathan的游戏观,其实也不难理解他对一些3A大作的极度不喜爱之情,但这也丝毫不影响《Braid》是一部杰出的游戏。

既然游戏观没有绝对的正确,那么错误呢,我认为是有的,那就是所有把游戏和上瘾,兴奋剂,虚度光阴这种词汇划等号,从而一杆子打死整个游戏产业的想法是绝对错误的。那么说斯皮尔伯格的游戏观的是错误的,刘若英就是有自己独立的游戏观的,这就是一个不懂游戏的人和一个懂一点游戏的人处理游戏元素,带给人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往细地讲,《后来的我们》里通过描绘井柏然整日游玩网游从而给出他丢失人生方向的挫败感,并在网游的游玩中被周冬雨分手,这块细节的处理其实就是刘若英自己游戏观的展现,井柏然成功是因为寄托着自己真情实感的独立游戏《伊恩和凯丽》被制作出来,他的失败和人生的低谷映照的是沉迷网游。这不难看出刘若英喜欢什么样的游戏并讨厌什么样的游戏。这样的观点展现是具备其本身逻辑性和因果关系的。往大的说,对游戏有一定的了解,其体现就是具有一定的游戏审美体系。就好比有的影迷喜欢好莱坞爆米花,看不进去慢节奏文艺片,也有的影迷喜欢法国新浪潮,讨厌特效片,这都是审美体系的一种体现。也是电影、游戏能够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的体现。具有正确认识的人不会说喜欢这些东西就是不务正业。

因此,这些细节的展现,更增加了我对本片的喜爱,我也希望更多观众能够在这样的细节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认同感,因为当下我国游戏市场正在逐渐开放,游戏产业正在逐渐高速发展,正确的游戏观养成是十分重要的,这直接决定着未来游戏产业能不能健康地在国内生根发芽。同时我也希望更多的导演们能够用更智慧的方式去把其它非电影的艺术形式嫁接在自己的作品里。在游戏内容嫁接的纬度,《后来的我们》是具有一定教育意义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