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徒劳是你的名字

岛村
2018-05-01 14:24:0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妻子的腿一直水肿,他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从煤矿里钻出来,独自一人踏上寻子之途。

底层人的人生有两个字便可概括:徒劳。

努力是徒劳,愤怒是徒劳,善良也是徒劳。

张保民是一个热衷于打架的后生,早年跟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不会说话,骨子里有股蛮劲儿,天不怕地不怕。看不起村长,就把补助金的信封揉成一团扔到他脸上。看不惯煤老板,把人家的车玻璃砸了也不愿点头哈腰地求得原谅。资本家的走狗来他路过的煤矿找事,他操起家伙就上。

可作为一个父亲,正如全天下每一个父亲,他也有儿子这块软肋。

于是,他便获得了一切行动的最大动力——寻找儿子的下落。面对这个荒唐的世界时总是一副怒气冲冲的神色,可只要一拿起儿子的照片也突然柔情似水。

一路过关斩将,用基本的善良和作为父亲身份的同理心解救出的女孩子,却是儿子被误杀时的帮凶之女。

抛开坏人被绳之以法的生硬字幕,才是大多数底层人遭遇不幸时的真正结局——那便是没有结局。

张保民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苍凉的黄土地上,他孤零零的,感到深深的迷茫。

哑巴的设置助力了叙事,也凸显了本片最深刻也最浅显的隐喻——底层人是持续失语的。

...
显示全文

妻子的腿一直水肿,他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从煤矿里钻出来,独自一人踏上寻子之途。

底层人的人生有两个字便可概括:徒劳。

努力是徒劳,愤怒是徒劳,善良也是徒劳。

张保民是一个热衷于打架的后生,早年跟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不会说话,骨子里有股蛮劲儿,天不怕地不怕。看不起村长,就把补助金的信封揉成一团扔到他脸上。看不惯煤老板,把人家的车玻璃砸了也不愿点头哈腰地求得原谅。资本家的走狗来他路过的煤矿找事,他操起家伙就上。

可作为一个父亲,正如全天下每一个父亲,他也有儿子这块软肋。

于是,他便获得了一切行动的最大动力——寻找儿子的下落。面对这个荒唐的世界时总是一副怒气冲冲的神色,可只要一拿起儿子的照片也突然柔情似水。

一路过关斩将,用基本的善良和作为父亲身份的同理心解救出的女孩子,却是儿子被误杀时的帮凶之女。

抛开坏人被绳之以法的生硬字幕,才是大多数底层人遭遇不幸时的真正结局——那便是没有结局。

张保民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苍凉的黄土地上,他孤零零的,感到深深的迷茫。

哑巴的设置助力了叙事,也凸显了本片最深刻也最浅显的隐喻——底层人是持续失语的。

本片中,张保民与上层沟通的唯一渠道,也仅仅是因为砸坏了煤老板昌万年的车玻璃而需与车主人进行面谈,接着,他得到了昌万年假惺惺的赦免和同情,张保民不会知道,面前人突如其来的慷慨与大方正是建立在儿子的死亡之上。也只有一个孩子的死亡,才能勾起他仅有的一点赎罪之心。

之后,他们的所有的沟通都付诸于暴力的形式,而他们处于社会金字塔的两极,也都对暴力习以为常。一个用暴力压制别人,暴力的资本来自于财富和地位。一个用暴力进行反抗,而后者暴力的资本,却仅仅来自肉体与愤怒。他独闯昌万年的办公室,一人打倒几十人,最终还是被安置在昌万年的室内狩猎场接受审讯,等待释放他唯一的利用价值。张保民正如那头等待被猎杀的鹿,死或者不死,也只在猎人的一念之间,死或者不死,都对这个世界毫无影响。

来自中产阶级的律师,从头至尾都是狼狈的,他没有底层那种表达愤怒的勇气:张保民的反抗与斗争是一干二净的,他没有顾忌,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纯粹的受害者,还因为他处于金字塔之底,被层层压榨,他人所投之机,都以他这类人的血肉为代价。

而处于中产的律师,也只有依附着上层苟活,在道德与利益中选择了后者,或许略带歉意,但相比狂妄而虚伪的豺狼虎豹恶狠狠地吞噬下食草动物的血肉,他作为虚与委蛇的狐狸,也只是迟了一步罢了。

超现实的设置,或许表达了导演的和解之愿。小孩子不知上下之分,不识贫富之沟,手拉着手,为获得新生而奔跑。可小孩子长大了,依然会从“下一代”变成“这一代”。年轻气盛时,在固化的阶层中缓慢向上爬,经历不断地滑落后,在中年时放弃,继续回到父辈的阶层中苟活。

下层人依旧贫困迷茫,对上层满怀恨意。中产不愁温饱,忙忙碌碌,碌碌无为。上层狂妄而挥霍,偶尔表演善良,对金字塔之下有所施舍。

小孩子拉起手,看似穿透了阶层之门,实则只是暂时的过家家罢了。中产之女幸存于世,底层之子独自一人站在夕阳下的黄土地上,俯瞰着苍茫大地。正如那时那刻他的父亲也在现实时空中迷茫地站在荒野之上,他做了能做的一切,也没能拯救那个早已经注定死不瞑目的儿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