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雨 剑雨 7.0分

三组人的双重生活

新治 شان جا
2018-04-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时隔许久,再刷《剑雨》,感叹所有人都是双重生活。

彩戏师连绳,主业在佣兵公司黑石,是业务骨干,兼职走穴演艺,戏法玄妙,武功亦有融通,最终人为戏误,绝技也终究失传;另一位高工——雷彬,酷爱面条,手上两根兵器与其说是巨针,我更倾向于认为是煮面时搅锅的筷子,伤重将死,挣扎着最后一件事竟是下面给自己吃,也算死得其所。

有云“人无癖不可交”,这二位,怕是业精而癖重,可与之交的典范了。

曾静阿生夫妇,最似无聊,一是黑石三大高工之首,厌倦职场,怀着一身武艺,整容隐退;一是官二代,家破亲亡,自己也险丧性命,也是怀着一身武艺,整容隐退。但最具戏剧性的是细雨隐身世以求平静生活,却不知夜夜同眠的相公是自己的血仇,特意寻觅而来。张人凤呢,隐藏着自己的身份接近仇人以求血债血偿,却无法控制日夜相濡以沫暗生情愫。隐情之外还有隐情,虽是电影老套路了,细嚼之下,仍有余味。

转轮王在江湖如何呼风唤雨,三大高手在他面前都如孩提,毙连绳时,打斗之余还有闲情调侃训教,“早跟你说练武功就练武功,变戏法就变戏法,你总要混为一谈,不伦不类。”雷彬、叶绽青双斗细雨时,他也要闲庭信步插嘴道:“不用打了,你们没有人是细雨的对手。”何等的骄傲自信、惬意自在。这边厢,却是一个宫内太监、送信跑腿的老奴曹锋,处处装傻充愣,对人低眉顺眼,委曲求全。张人凤约战的一场,他正卑躬举函,立于门外等一个小太监与旁人拉家常。闲时想到摩罗遗体全于己手,不日即可练就神功,再生造化,重振男子汉雄风于暮年,不禁露出庄稼汉丰收在望时的那种纯真笑容。谁曾想,会心一笑不过三秒,仇家即上门挑战,也怪他自己麻痹大意,摩罗遗体这么重要的东西,就搁在被窝一裹了事,平生是非。

再等到绽青小婊投怀送抱上下其手,往他下身一揉,才是满脸惊慌回过神来,毕竟大功尚未练成,自己武艺再深,江湖地位再高,回到自我现实,也还是一个有心无器的老妖怪,又羞又怒,直把这口不择言的小蹄子活活埋于桥下,才赴云何寺争夺做梦的权利。这样一个一等一的江湖大佬、武林高手,其梦和土豪张大鲸也无二致——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就想做个全乎人儿。

这三组双重生活,归结起来俱是使命与个人欲求。黑石三巨头工作中仗着武艺横行无阻又疲于奔命,但求业余放松;张人凤背负血海深仇又缠于背离仇恨的私情,但求了结;曹锋、张大鲸在各自领域功成名就又苦于身体残缺,但求完整。

人无完人,事无完事。影片中金士杰老师说得好:做人难呐。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剑雨的更多影评

推荐剑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